淡然,書庫;

一世浮華,只一瞬,看盡繁華;一樹繁花,只一眼,便是天涯。

HP [HP/DM] Promise and Travelling

開篇: [本文HE,非悲文]

“Harry,如果有一天我不見了,你會不會去找我?”
“當然會,Draco,為什麼這麼問?”
“……你能找得到我嗎?”
“會的,一定會的,因為我們可以彼此感應。”
“真的?”
“是的,我以Harry James Potter之名發誓。”
“可是……”
“沒有可是,Draco,你掉進了名叫‘Harry Potter愛你’的陷阱裡,永遠逃不掉了。”
“Harry,你會找到我?”
“是的,我的殿下。”
“無論我在什麼地方?”
“是的,無論你在什麼地方。”
“無論你會找多久?”
“是的,無論我會找多久。”
“你會一直愛我?”
“是的,我會一直愛你。”
“………”
“不信啊……”



回憶著令人微笑的記憶碎片,慢慢吐出一口氣。蒼白的金髮微微晃動,帶起的是心臟被揉過的疼痛和酸澀。那些美好真的就像風吹一樣飄向遠方?

再也回不來了。

打顫著,他突然清醒,像是從夢魘中逃脫那麼清醒,真的……不再回來了?
是的,不再回來。

Harry他……被送到了戰爭的最前線,然後像所有被遺忘的英雄,消失。

他無法承受下去,即使在食死徒訓練營中的那些令人恐懼的黑魔法練習,也比這要好得多!

哦!不!Harry他……回不來了!

是誰先放棄找尋的?Hermione Granger?Ron Weasely?Albus Dumbledore?

不,是他——Draco Malfoy——據說是Harry最愛的那個人。

Promise and Travelling

開章:Start travelling

“Harry,如果有一天我不見了,你會不會去找我?”
“當然會,Draco,為什麼這麼問?”
“……你能找得到我嗎?”
“會的,一定會的,因為我們可以彼此感應。”
“真的?”
“是的,我以Harry James Potter之名發誓。”
“可是……”
“沒有可是,Draco,你掉進了名叫‘Harry Potter愛你’的陷阱裡,永遠逃不掉了。”
“Harry,你會找到我?”
“是的,我的殿下。”
“無論我在什麼地方?”
“是的,無論你在什麼地方。”
“無論你會找多久?”
“是的,無論我會找多久。”
“你會一直愛我?”
“是的,我會一直愛你。”
“………”
“不信啊……”



回憶著令人微笑的記憶碎片,慢慢吐出一口氣。蒼白的金髮微微晃動,帶起的是心臟被揉過的疼痛和酸澀。那些美好真的就像風吹一樣飄向遠方?

再也回不來了。

打顫著,他突然清醒,像是從夢魘中逃脫那麼清醒,真的……不再回來了?
是的,不再回來。

Harry他……被送到了戰爭的最前線,然後像所有被遺忘的英雄,消失。

他無法承受下去,即使在食死徒訓練營中的那些令人恐懼的黑魔法練習,也比這要好得多!

哦!不!Harry他……回不來了!

是誰先放棄找尋的?Hermione Granger?Ron Weasely?Albus Dumbledore?

不,是他——Draco Malfoy——據說是Harry最愛的那個人。

他開始帶著一個被Granger稱之為“比死人還要無情”的面具。面對那些對他投來同情、憐憫、鄙夷或者嘲笑,他並沒有像他們期待中那麼崩潰、悲傷或者痛苦。

他的確痛苦,但沒有必在這些偽善的人面前表現。他是Malfoy、他是Slytherin、他是巫師近代史上最成功的間諜之一、他是最會隱藏自我思想的年輕巫師,他是被教科書上稱之為“絕對無法想像的大腦封閉術大師和魔藥大師”。

即便他只有十九歲。

對於這個魔法部都無法忽視而選擇討好的頭銜,作為擁有者,他沒有像任何一個Malfoy應有的姿態高傲著。對他來說,那是必然的。他或許會高傲,但只在Harry的面前炫耀,因為他喜歡看到Harry窘迫和無奈地讓著他的神情,那讓他真切地感到他是被Harry愛著的……

哦……不!停止!為什麼又想到Harry了?!他已經不在了!他已經從你的生活中消失了兩年了!

深深吸了一口氣,Draco阻止了自己越來越無法控制、越來越往過去的記憶中沉溺的思想。在Harry Potter這個可惡的混蛋自私地從他眼前、他生活中消失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要忘了這個該死的混帳!

他不是“絕對無法想像的大腦封閉術大師和魔藥大師”嗎?很好,那麼要忘了他是很容易的吧!

可是……

他錯了,無論什麼樣的魔咒,無論什麼樣的魔藥,他都無法忘記那已經滲入血液、滲入思想的最核心的名字。

就像那時一樣,他逃不掉了,他根本無法逃出那名為“愛情”的陷阱中,那毒藥叫做“Harry Potter”。

再次深呼吸,他轉身看了這間屋子最後一眼,然後什麼也不帶的走進了倫敦清晨的霧氣中。

黑色的影子拖曳著沉重的哀傷……



“Harry,你說我們結婚後去哪裡?”晶亮的銀色眼睛閃耀著璀璨的光芒,人們把那叫做幸福。
“我啊……很想去羅馬看看。”勾起的笑容中有著嚮往的意味,Harry低頭吻上了另一個男孩的嘴唇,似乎傳遞著什麼。
鉑金色頭髮的男孩很自然地回吻,仿佛這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
“那麼……”結束一吻,柔軟而整齊的髮絲有些散亂,幾絲白金沒入黑髮中隱約可見,“羅馬……就去羅馬吧!”
環住他腰際的手收緊了一些,綠色的眼睛將自己的視線移向銀藍中,不可思議和溢滿的愛戀毫無隱藏地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可是,Draco,你不是很討厭去麻瓜的城市嗎?”
伸出胳膊把Harry的頭埋在他的頸間,感受著來自愛人的溫熱呼吸,有種錯覺,他好像幸福得忘了自己……
“可是……Harry,你很想去……”
驚喜出現在了Harry的臉上,黑色的頭髮再次覆蓋在白皙的胸前。



面對著通往各地的飛機指示牌,Draco在看到羅馬的時候,閃了神。心碎的回憶再次襲上早已千瘡百孔的心。

又想到了啊……他失笑,卻是那麼得苦澀,怎麼樣都無法忘記的,怎麼樣都無法忘記的……

那麼就……

羅馬……


*****


首站 我的願望之都——羅馬

I just wish I would find him whoever is my love. If it is just a wish,please do not give me hope and promise.



中午抵達,Draco木然地下了飛機。
這就是羅馬。似乎是被麻瓜們稱之為“永恆之城”。



“Harry,戰爭結束後,你想做什麼?”Draco把玩著Harry的頭髮突然問道。
“我想和你去旅行,到處去看看。”Harry親吻著他的嘴唇說道,“世界很大,我想和你一起旅行,那感覺一定很棒。你會和我在一起的吧?”
“怎麼突然這麼問?”Draco的眼神暗淡下來,其實原因很清楚。
“Draco,這你給我的承諾麼?你……在Voldermort那裡要當心……”Harry抱緊了他,他知道他們每次相見都是那麼危險而困難。
“放心,Harry。我不會忘記離開之後服用遺忘藥的……”Draco淡淡地笑著,回抱了Harry,“另外……Malfoy是不會給承諾的。”
“Draco……為什麼要那麼做呢?我怕……”
捂住他的嘴唇,Draco溫柔地笑著搖搖頭。
“不,我不會忘記你的。忘了誰我也不忘記你,因為只要我見到你我就會想起來……”
“不。”
Harry拿開了他的手,綠色的眼眸中彌漫著淺淺的絕望和深深的愛戀。
“我怕……你會記得。”



深深地吸了口氣,停滯幾秒,再緩緩地呼出。簡單的動作,卻讓他感到巨大的釋放,有種錯覺,似乎隨著這樣的呼吸,身體裡已經放不下的痛苦就會跟著消失一樣。

在去往最有名的景點的路上,飛揚的景色讓他想起了和Harry相處的點點滴滴,那些被遺忘藥侵蝕的記憶逐漸顯露。

他突然想到了在某一次的晚上,Harry曾說過的話。現在他才明白為什麼Harry會說出這樣的話,為什麼他會有那麼複雜卻又淺顯的眼神。

我怕……你會記得……

只是當時他不懂。



“旅客們,謝謝您來參觀羅馬,羅馬最值得人們去的地方當然是競技場。只是,今天我們旅行社的第一站是許願池。”

親切的女聲讓Draco回過神來,這才想起他身處何處——他隨便坐上了一個旅行社的車,只是希望他們能夠隨便把他帶到哪裡。

“哎~聽說許願池……”
“是啊~~會願望成真的呢!很靈驗的……”

唧唧喳喳的談論熱烈展開,夾雜著抱怨、興奮和期待。



許願池?這世界上真的會有成真的願望嗎……
沒有可能。
所有的神早已安睡,無視於來自渺小人類的願望。

“知道嗎?許個願望就是給自己一個希望,一個永遠存在的希望。即使不一定實現,那也至少有一個不讓自己放棄的目標。”

一個不會讓自己放棄的目標麼……突然,Harry的話讓他似乎重新獲得了一種勇氣。他看著周圍的風景,仿佛一切都不再是死氣沉沉的拖曳著悲傷與凝重。它慢 慢地鮮活起來,是在給他新的希望嗎?可是希望不是引人墜入痛苦的誘餌麼?不是引誘夏娃的蘋果麼?不是潘朵拉手中的錦盒麼?可是,為什麼他會感覺有一股新的 力量湧上來?就像是他一定會找到Harry一樣……

但他知道,這根本就是妄想。

和Voldermort的決戰,Harry連一片可以證明他還生存著的東西都沒有!同樣的,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證明他已經死了……

可是他知道,他可以確定一件事。那就是Harry他沒有死!不是幻想,不是自我欺騙,他是真的知道!

因為……

“我們可以彼此感應……”
“我們可以彼此感應……”

他笑了,淡淡地笑容舒展。



“…………許願池是羅馬最後一件巴羅克傑作,有教皇克裡門七世命Nicola Solvi設計建造,共花了30年才完成。它是羅馬的象徵之一,也是頗受人們喜愛的景點。大家看,在幸福噴泉後面的是波里侯爵宮殿,正好襯托出了噴泉的氣勢。”

導遊笑咪咪地向他們介紹著。

“而在池中有一個巨大的海神騎在一輛由海馬所拉的兩輪馬車上,是的,沒錯,就是這個。而在它的四周則環繞著深化中的諸神。傳說許願時必須背對著許願池,然 後右手持錢幣往左肩方向丟入池中,每丟一個錢幣許一個願望,而第一個願望必須好似重回羅馬才會靈驗。大家試試吧!雖然是傳說,但是說不定就會成真哦!”

順著導遊的視線,Draco看向許願池。然後,他的嘴角上揚。

很漂亮。

淡藍色的泉水流動著,勾畫出一圈圈的漣漪,金色的、銀色的反光從池底忽隱忽現,無論是年紀輕的還是年紀大的,都滿懷希望地背對著許願池許下一個個願望。仿佛即使無法實現願望,那都是他們的一個美好的寄託。



“大姐姐,你是不是需要錢幣?我猜你是沒有零錢了吧?我可以給你哦!”一個幼小的女聲從他右邊傳來。

Draco低頭看去,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大約7、8歲的樣子。梳著兩個辮子,一身白色的洋裝襯托出了她的甜美可愛。

好可愛的孩子。Draco蹲下去,溫和地說道:
“我不是大姐姐,我是男的。而且,我不需要錢幣,我自己有。”

“大……大哥哥?”小女孩似乎是不相信,但是對於自己如此驚訝又感到不好意思,粉粉的臉頰上出現了尷尬的紅雲,“對不起,大哥哥,可是,如果你不是沒有錢幣許願難過,那是為什麼呢?”

面對孩子稚嫩的聲音和純真的表情,Draco有些訝異。

“你是怎麼知道我難過的?”

相信他根本就沒有表現出來,為什麼眼前陌生的小孩能夠輕易地看穿?
“因為,因為大哥哥給人的感覺很傷心……那麼漂亮的人不應該傷心的。”小女孩噘起嘴巴說道,“如果大哥哥沒有錢幣的話,我可以給你哦!”

傷心?
一個小孩子也能看出來嗎?他傷心?

“大哥哥?大哥哥?”小女孩擔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不,我沒事,我有錢幣的。”Draco溫和地回答。

“Silver!Silver!你怎麼那麼喜歡亂跑?!”另一個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是一個男孩的聲音。

“Jade?我看見這個大哥哥一動不動地站在噴泉旁嘛!我以為他沒錢幣呢!”女孩撒嬌地跑向男孩的方向。

“真是!就知道你會這樣!”

男孩說完,抬頭看向了Draco,結果愣住了。

“你是……你是那張畫上的人!”



“你在哪裡看到過我的畫像?”
Draco的聲音是冷靜而平穩的,但是Merlin知道他現在有多麼緊張!

“啊,就在不久前,我和媽媽去畫廊的時候看到的,不過那家畫廊現在關掉了,真可惜呢!”小男孩具實以報,“其實我見過畫你的那個人哦!他……”

“他戴了一副眼鏡,頭髮亂糟糟的,像是從來沒整理過一樣,綠色的眼睛很漂亮,像是天然純淨的祖母綠,而且,他的額頭上還要一道閃電的疤,對不對?”

“沒錯!沒錯!不過後來我就沒看到過他了,你們認識嗎?”男孩奇怪地問。

“笨蛋Jade!如果不認識會說嗎?!”女孩涼涼地嘲笑著,然後對Draco說,“他是你的朋友嗎?”

“不,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哎呀!時間到了!Silver,我們要回去了,不然媽媽要說了!”Jade看看表之後,叫起來。

“知道了啦!知道了啦!” 女孩立刻和小男孩跑開了。然後,他們兩個突然是想起了什麼,轉過頭看著Draco。

“大哥哥!真誠地向許願池許願,上帝會聽見的哦!”

“對了,他曾經對著畫著一堵牆的畫看半天呢!我記得他那時好像說什麼‘哭牆’,不知道這是不是對你找到他有什麼幫助。”

“謝謝。”

哭牆嗎……那是耶路撒冷……他會去那裡嗎……不管怎麼樣,至少有他的消息了……Harry……太好了……你真的沒有死……

從口袋裡摸出一枚加隆。卻不是真正的加隆,那是Harry為他特別製造的通訊裝置。它承載著的,是他們之間那根看不見的命運之線。



神啊……

請讓我……



身後,揚起一道美麗的弧線。金幣在落入泉中發出了安靜的響聲,然後,慢慢地沉入湖底,和成千上萬的其他的錢幣一起躺在了泉底。

而躺在它旁邊的,則是另一枚相同的金幣。



Draco轉身離去,他的願望會不會實現,他不知道,但是,他有了希望。他會找到Harry。

不論多少時間、不論多麼遙遠。


*****


第二站????我的信仰之都——耶路撒冷

I stand alone in the darkness. The winter of my life came so fast. Being always enemies, we would not feel sorrow and pain.



傍晚來到耶路撒冷,第一的印象是肅穆、莊重、悲傷和信仰,或許是夕陽的橘色光芒才會讓他有了這樣的感覺。他不知道到底應該在這個城市的哪一塊角落可以找到Harry,但是他不會放棄。

銀色的眼睛不再有之前覆蓋的死氣沉沉的哀傷,現在,在那裡的完全是一種淡淡的堅決和溫柔。

白色的耶路撒冷讓人感到寒冷,冰冷的白雪將整座城市增添了一份凝重的寂寞和孤獨。而此時在夕陽下的耶路撒冷更是讓他從心裡湧現出懷念和感傷。如果說羅馬讓他感到微笑和希望,那麼也路撒冷則讓他知道了什麼叫做平靜的戰爭。

戰爭……

無論是麻瓜的戰爭還是巫師的戰爭,所有的戰爭都讓人失去了溫暖和依靠,讓人被迫長大,讓人為了生存不顧一切。



“為什麼我一定要這麼做!Draco!不要逼我!”Harry痛苦地看著他的愛人,Draco滿不在乎地轉過身面對Harry,仿佛沒有一絲留戀。
“嘿,Potter!你以為我會真的愛上你?太可笑了!那不過是My Lord的一個計畫而已,一個為禮讓你陷入痛苦的計畫。”
拿起魔杖,Draco慢慢地在Harry的額頭上那著名的傷疤邊緣輕輕地沿著它的痕跡滑動。動作之輕柔,讓Harry以為這只不過是Draco開的一個玩笑。可是他眼中冰冷和無情徹底摧毀了Harry的信念。
“為什麼現在不動手?我根本無法殺了你,Draco,你確實讓我陷入了痛苦。你讓我知道了什麼叫做被背叛。”Harry痛苦地閉上眼睛,魔杖從他的手上掉落。
“我為什麼要動手?我是Malfoy,一個Malfoy不需要自己動手!”魔杖離開了Harry的傷疤,如果Harry能夠睜開眼睛的話,他一定可以看見Draco的魔杖是顫抖的。
“當然了,Potter,雖然My Lord很想解決掉你,儘管他也吩咐我這麼做。”Draco的聲音是如同以往一樣的庸懶,“可是就這麼解決掉你也太不好玩了,所以我決定這次我就當沒看見你。繼續和My Lord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吧!那才有意思!”
然後,Draco帶著優雅離開了陷入痛苦深淵的Harry。



在著名的猶太人第二聖殿遺址的哭牆下,虔誠的人們撫摩或者親吻著哭牆,祈禱著、失聲痛哭著。在這裡,祈禱成了人們生活的一部分,一個民族將一種壓抑前千年的傾訴化做了對和平永恆的呼喚。

Draco看著這一切,心臟奇異似地抽痛。仿佛能夠切身體會到那種靈魂無法與之共用的痛苦。

被風雨侵蝕成班駁的城牆依稀告訴著人們遠古的榮耀和歷經苦難的屈辱,一塊塊巨大卻殘缺的石塊堅毅地壘起一個民族的自尊。

如此莊嚴,如此哀傷的堅定讓他似乎失去了掩藏的必要,沒有什麼能比失去Harry更加讓他痛苦,如果神真的要和他開這樣一個玩笑,為什麼不告訴他最終的結局?

手指深深地抓在有些鬆軟的石塊上,淡金色的頭髮在夕陽的照耀下近乎成了橘紅色。柔軟的臉頰貼在冰冷的表面,慢慢摩挲。粗糙的觸感讓他想起了Harry的雙手。

只是,當時,那麼溫暖,只是,現在,那麼冰冷。

他想哭泣,卻是無論如何也哭不出來。仿佛失去了哭泣的原因,仿佛沒有什麼可以哭泣。如果心已經麻木到無法感覺,是不是就不會哭泣了?

他想哭啊。哭出來才會好受一些。兩年沉浸在悲痛中,是不是只是在催眠自己?其實自己根本就不愛Harry?其實自己真的只是在執行Voldermort的命令?

這怎麼可能?!

內心最深處的聲音大聲地反駁,讓可笑無稽的狡辯更顯得蒼白無力。



Harry……

我好想你……



閉上眼睛,Draco靜靜感受著來自牆壁的冰冷觸感。



“為什麼你還願意相信我?Potter?!”Draco顫抖地看著眼前血流不止的黑髮男孩,他唯一的愛人。
“你知道原因的,Draco。你知道的。”Harry捂著腹部平靜而且溫和地看著他。綠色的眼睛裡是那熟悉的愛戀和溫柔,即使在Draco傷了他之後。
“我……”那麼激烈卻又那麼溫柔的眼神,Draco奇異地停止了顫抖,就算在他傷了他之後。雙腳不由自主地走到他面前。
“Harry……我們為什麼不像過去一樣是敵人……”
銀色的眼睛彌漫著哀傷和無奈,對於Harry那麼洶湧的眼神,他迷茫了。
如果他們是敵人……那該多好……
這樣他們就不會悲傷和不忍了……
“Draco……因為我們相愛了……”



“孩子,你不是猶太人吧?什麼事使你這麼悲傷?”

慈祥得猶如天主的聲音響起。

Draco立刻睜開了眼睛,眼前的老人衣著並不是很光鮮,但卻十分得體和令人感到舒適。

尤其是那雙黑色的眼睛,那是歷經了滄桑後的透徹和沉澱。

“我沒有悲傷,我只是在回憶一些過去的事,一些……一些讓人無法忘記的事。”

Draco笑著回答,眼前的老人似乎有讓人平靜的力量,之前那麼壓抑的感覺慢慢平靜下來,似乎他的那雙眼睛有魔力一樣,讓人平靜的魔力。比睡眠咒更加讓人寧靜的魔力。

“那麼那些回憶一定讓你刻骨銘心,無論是痛苦的回憶還是開心的回憶,那些都是可以讓你的內心感到平靜和安寧。”

老人的話他聽的不是很懂,為什麼痛苦的回憶可以讓人平靜?

“你還年輕,孩子,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痛苦就否定了曾經的快樂,即使是痛苦,那也是你的生活,沒有人不可能沒有痛苦。仔細想想你們的曾經,一定是很幸福,否則你不會感到如此悲傷、如此痛苦。”

老人微笑著,就連額上的皺紋都似乎在訴說著自己的故事。

“我……”

Draco低下頭,想起過去,那些回憶……

“……曾經真的是很幸福……”

老人的笑容更加舒展。

“孩子,能告訴我叫什麼名字嗎?我們能說上話,就是緣分。一定是上帝看見你這麼悲傷所以才會安排我們見面。”

“Draco Malfoy。”Draco小小地微笑,老人的話讓他再一次感到了尋找下去的力量,讓他更加堅定的力量。

“Draco?真的好巧……前兩天……”老人的表情是驚訝的。

“有什麼問題嗎?”Draco疑惑地看著老人。



“啊,你跟我來吧,就在這段城牆的不遠處……”

老人帶著Draco走到了前面一點的地方,指著一處。

兩年來,從來沒有哭過的他,在這一刻流下了眼淚。

“那上面寫著你的名字……”


Draco,我愛你。



“Harry,如果換成是你,你會不會忘記我?”每次的見面,Draco都要問這麼一個問題。
“不會,我不會忘記你,就算忘記我也會用我的方法想起來。”親吻著他的手臂,那個有著黑魔標記的地方,Harry堅定地說著。
“哦?什麼方法?”被他弄得很癢,Draco抽回了手臂,將頭靠在Harry的肩上問。
“……呵呵……秘密……”溫柔地看著他的愛人,Harry笑了。
“這麼神秘?”小小地打了個呵欠,Draco終於抵擋不了睡神的來訪。
“一個全世界都會告訴我的方法。”
Harry輕輕地將他們腰際的被子拉上來,蓋在了Draco的身上。
最後一句,Draco沒有聽到。



“孩子,你現在還感到悲傷嗎?”老人緩緩地問著。

“……其實,我仍然悲傷,因為……我怕我再也不能找到一個比他更愛我的人了……而我……現在失去了他……他一點消息都沒有……”撫摸著刻痕,Draco仿佛能感受到他當時刻下這句話的心情。複雜而又堅定,溫柔而又哀愁。

“那麼,就不要放棄希望,相信自己能夠找到他。”老人溫和看著他,“孩子,你現在的表情很好,比我剛剛看到你時那麼哀傷的表情要好很多。”

“……謝謝,真的很謝謝您。”

Draco微微彎身下老人施了個禮節,然後走了。



“上帝讓一個天使悲傷了啊……”


*****


第三站????心中的花園——坎培拉

We were walking through the beautiful garden. We were dancing in the moonlight. There was no sorrow there was no pain. How happy I was then.



“親愛的,你叫什麼名字?如果你要去最美麗的花園,我可以帶你去哦!”

因為這句話,他渡過廣袤的海洋,從白色的耶路撒冷來到了色彩繽紛的這裡——坎培拉。據說,這裡是世界上最大的花園。

果不其然,整個城市幾乎就像是一個綠色的世界,讓人以為來到的不是一個城市,而是一個只不過被花卉和樹木裝點的花園。

一路上,甚至沒有什麼人,眼睛看到的地方,沒有一處不是有著漂亮的植物裝飾。只要是有著房子的地方,無論是別墅還是小宅,都或大或小的配帶著一個花園,明亮的、宜人的、五彩繽紛的、淡雅從容的,凡是能夠想到的形容詞,這裡都找得到相適應的主人。

而這座城市,幾乎帶著香味的。深深呼吸一口氣,吸進來的就是讓人微笑和舒展憂愁的溫和的香味,淡雅而美妙。

“Draco,我還是想不通,你怎麼會這麼輕易就相信我啊?”打扮妖豔的女孩看不出她的實際年齡其實只有18歲。

“我不知道,Mione。”Draco淡淡地回答。

或許是因為她的名字,或許是因為她說的“最美麗的花園”……

“你真是一個沒有防範之心的人哎!要不是遇上我,恐怕你就會遭殃了!你難道不知道你的容貌會引起多大的反應嗎?”女孩不可思議地看著Draco。

沒有防範之心?Draco好笑的想著,如果沒有防範之心,他或許就不會站在這裡了。Mione怎麼會知道他在她的這個年紀親手殺了多少人,兩年前的事,甚至更早以前第一次殺人的感覺……

“謝謝你,Mione,我想我們就此別過吧。”下車,優雅的舉止。

Mione的眼睛閃了閃。

“Draco,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和我來這裡,但是,如果想要放鬆心情的話,你只要饒著坎培拉緩緩步行,身心自然就會得到放鬆。或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

“謝謝。”



“Merlin!Malfoy莊園竟然有一個這麼漂亮的花園!你真是幸運!能夠和這麼美麗的花園一起長大!”Harry驚訝地看著眼前他絕對無法想像的美麗花園。
“嘿!Harry!說話聲音小一點!就算我父親不在,你也不能這麼大膽!這裡的魔咒陷阱可是很多的!”Draco小心地將兩人隱藏在隱形衣下。
“Draco,我沒想到你說要給我個驚喜是這個!我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你是怎麼想的?你家的花園?!”Harry從後面抱住了他,兩人的身體完美的契合。
“是啊是啊,偉大的Saint Potter不滿意?”Draco用手肘頂了一下Harry的肋骨。
“怎麼會?!真的是很漂亮啊!”在他的後頸落下細膩的親吻,Harry滿足於現狀,“我想就算你現在把我送到Voldermort的手上我也會點都答應的。”
“你……你開什麼玩笑!”Draco的身體有點僵硬,“我才不會!”
“是麼……”Harry有些落寞地說著,“不要騙我,Draco,千萬不要騙我……”
Draco假裝什麼都沒有聽到。



其實……那時候……Harry就已經知道了吧……自己是因為Voldermort的命令才會接近他的,為的就是要打擊他……結果……

記得那時,Harry是那麼緊得抱著他,仿佛是在宣誓著他的所有權。只可惜,那時,自己完全被自認為的“無上的榮耀”給沖昏了腦子,什麼回應都沒給他。

有些不適應突然降臨的回憶,Draco努力將自己從這些回憶中抽離出來。雖然那位老人說不論是痛苦的回憶還是快樂的回憶都能使人的內心平靜,但為什麼他現在仍然感到無法抑制悲傷?仍然感到不可名狀的痛苦?

不管怎麼樣他都失去了從那些痛苦的幸福中逃離出來的方法,陷溺在裡面,以為這樣他的Harry就會回來,即使在夢中也好!


忽然!Draco感到一陣強烈的心悸!這種熟悉的感覺是……

Harry!


眼前的景色消失無蹤,一片黑暗,完全的一片黑暗。仿佛所有的感官都失去了他們的能力。那種心臟就快跳出口的喜悅和害怕讓Draco幾乎不能動彈!

“Harry……”
“Harry!”

強迫自己清醒過來,Draco站在原地喃喃自語,然後想起他應該做什麼而急速地奔跑起來,不顧街上悠閒的行人投來的詫異目光。

街上的秀麗閒適的風景他無暇顧及,飛揚的彩色碎片消散在身側帶起的風裡,變成了塵埃。

“Harry!你給我出來!我知道你就在附近!Harry Potter!”

在體力達到極限的時候,他不得不放棄繼續追蹤這股氣息。然而,好不容易感覺到現在卻又失去的體驗讓Draco拋開他的優雅用盡力氣地大聲喊出來。

然後,仿佛失去了支撐Draco跌倒在地上。被痛苦扭曲的臉深深埋入了顫抖的雙手中。

就在此時,一雙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身體一僵,他猛然抬頭,發現不是自己所期望的人之後,失望和痛苦再度出現在了他的臉上。

“Mione,是你。”

“Harry Potter,這個人就是你滿世界亂跑的原因嗎?”Mione皺起好看的眉,饒有深意地看著仍舊坐在地上的Draco。

“你不適合悲傷的表情,Draco。”

Mione的話讓他震了一下。

你不適合悲傷的表情,Draco……

他突然想到了Harry曾經對他說過的相同的話。

“Draco,你跟我來!”

眼見Draco痛苦,Mione立刻把他拽了起來,這才發現,他竟然輕得不可思議!
“Mione,你要帶我去哪……”

不由分說,他被拽上了她的車。



經過了一個小時的旅程,在他被眼前的女孩帶到這裡來的時候,他確實是震驚的!他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這個如此熟悉的花園!

“Mione!這是……誰做的……這是誰做的!告訴我!求你告訴我!”Draco的聲音顫抖著,他發覺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澀。

那並不是什麼很大的花園,但是十分的溫馨,淡淡的花香縈繞在鼻間,沒有豔麗的玫瑰,有的只是一些清香的風信子和月見草……對稱的設計是他的想法,因為受過良好教育的他不喜歡奇形怪狀的東西。

那是他們的家啊!那是他和Harry家裡的花園啊!

“……其實,我也不知道,誰也不知道,這個花園是怎麼出現的。它就好像是一夜之間突然冒出來的一樣。我也是前幾天發現的,很漂亮吧!不過……” Mione沒有再說下去,她的身邊變得空蕩蕩的。

因為Draco已經身處在了花園中。



“混蛋Potter!你到底想怎麼樣啊!你確定一定要是現在嗎?!外面在下雨哎!”Draco不情願地抬頭看了看外面正處於朦朧小雨的花園。
“別這樣嘛!難得我們的家裡多了個花園!那可是我們辛辛苦苦弄的哎!”Harry笑著說道,“我想和你在裡面跳舞!”
“你瘋了!Harry!現在?!就算只是小雨我也不想淋濕自己!我只想待在屋子裡研究魔藥!Merlin知道清醒劑已經快要用完了!現在受到食死徒攻擊的人越來越多!所以……喂!該死的你在幹嘛?!”
Harry受不了地翻了翻白眼,然後突然把Draco扛到了肩上走出了屋子。
“Harry Potter!你該死的放我下來!”Draco惱怒地掙扎著想要下來,無奈Harry力氣大得就像是大猩猩。
“不要,難得抓到你休息,我要好好利用!和我跳舞又不會死!”Harry開始耍無賴。
“你……算了,反正我是該休息一下了,不過你幹嘛想到這麼俗套得只有Gryffindor才能想到的事情。”Draco看到他眼中的寂寞,或許這幾天是太忙了一點……
Harry把他放了下來。然後毫無意外的,細密的親吻落到了他的頭髮上、眼睛上、嘴唇上。
“好啦!好啦!”Harry把他的雙手圍在自己的脖子上,而他自己的則圍上了Draco纖細的腰上。“貼身舞。”
Draco無奈地看著他,然後認命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腳步緩緩移動。雖然看起來好像是那麼不情願,其實,只要仔細看的話,那抹嘴角的笑容是多麼溫柔而美麗。



“Draco……”

熟悉的低沉聲音讓Draco不由自主地顫抖。

“Draco……Draco……我愛你……”

被施了魔法的月見草在Draco碰觸到的時候自動播放起當時的聲音。

“Draco……對不起……可是……現在的我……你可能不會愛了……”

雖然只是冰冷地重播,但是那其中哀傷的意味讓他的心臟痛得像是要爆炸了,就連Mione也捂住了嘴巴,既因為這不可思議的情景,也是因為那低沉聲音的悲傷。

然後就在她想問什麼的時候,黑暗侵襲了她的感覺伴隨著縈繞在鼻間的淡淡花香。在那之前,她聽見了Draco口中出現了一句她聽不懂的話。

“Obliviate……(一忘皆空)”



Draco轉身離去,落寞的身影灑下了一地耀眼的光亮。



Harry

我會找到你

因為

我們能夠彼此感應

不要說你不值得我愛

一旦Slytherin獻出自己的心

即使是神與魔

也無法阻擋

要我停止

除非

你不再愛我


*****


第四站 真主寵愛之城——大馬士革

I know that he loves me cause he told me so. I know that he loves me cause his feelings show. When he stares at me, you know that he cares for me .You see how he is so deep in love .I know that he loves me cause it is obvious.



站在城郊薩利西亞小山上俯瞰,大馬士革的景色一覽無餘。

平坦的原野上蔥綠一片,玉帶般的巴格達河波光閃爍,蜿蜒其間。

岸邊一排排白楊樹挺拔秀麗,周圍散佈著一座座花園和果園。草木蔥蘢,鳥語花香的綠洲景色,與遠處茫茫無際的沙漠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綠蔭叢中,掩映著一幢幢別致典雅的白色房屋和清真寺的尖塔。夕陽西下,落日的餘輝把樹木、房屋、寺院抹上一片橙紅。

悠然而安寧。

真的很美……美到他不敢踏進其中,深怕會讓自己無法抬起腳步離開這裡……因為寧靜和安詳會讓人失去尋找的動力,更因為他知道他有些累了……即使他決不會放棄繼續尋找,但是……

他真的累了……



“Draco,我們會勝利嗎?”空白的面具出現在Harry的臉上。
Draco感到自己的心臟似乎被人在狠狠地揪著,那麼疼,那麼痛。
他走過去擁住滿身血跡的Harry——就在剛才他殺了一個食死徒,而那個食死徒曾經也是一個Gryffindor。
“哦,Harry,我們會的……”
即使他是活下來的男孩,即使他曾經三番四次地阻止了Voldermort的計畫,面對這些昔日的朋友而如今他殺了他們的事實,Harry的心裡遭受了不小的打擊,他從不曾想過會在戰場上碰到他們,那些曾宣誓著要讓巫師界和平的夥伴。
在無情的現實面前,Harry仍然只是一個孩子,一個和他一樣還未成年的孩子。
“Harry,我在你身邊……”Draco抱緊他,那曾經帶給他安全的肩膀現在是那麼得脆弱!Draco在他的頸項輕柔地吻著,就像過去所有Harry對他做的那樣。
“Draco,很癢,可以了,我沒事了。”那張面具出現了裂痕,然後慢慢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無力。Harry反手抱著他,把他帶進自己的懷抱裡,緊緊地抱著他,仿佛懷裡的人是他唯一的信念、勇氣和支柱。
“Harry……如果……如果我在戰爭中……”Draco的臉上有著穿越現在的迷惑和悲傷。
“沒有如果!你不會有事的!就算你是食死徒又怎麼樣?!誰也不會把你從我身邊帶走!我只剩下你了!我只剩下你了……”
“Harry……為什麼你願意相信我不是Voldermort派來的間諜?其實我……”
Harry粗糙的手點住了他將要說出口的話。
“Draco……我只知道……我們是相愛的……”Harry低頭,吻住了柔軟的嘴唇,祈禱著所有的一切都儘快過去,祈禱著他們能夠沒有悲傷、沒有哀愁地生活在一起。
只是,現在是不可能的。



有人喜歡日出,有人喜歡日落。只因為刹那的芳華。
同樣的紅色卻以為時間的不同而讓人有不同的感覺。日出帶給人們希望,而日落正正好相反,絕望。

“Harry……為什麼說我可能不會愛你了呢……那是不可能的……”

Draco輕柔地說,雙眼透過遠方的落日回到了過去,似乎在獨自回憶著那幸福的時光。

那時他們爭吵,那時他們相戀,那時他們欺騙,那時他們原諒,那時他們背叛,那時他們信任,那時他們放棄,那時他們努力。而在這一切之後的然後……

他們別離。

他溫柔地笑了,似乎終於明白了那老人所說的話,即使是痛苦的回憶,只要曾經幸福,都會讓焦慮而疲憊的心平靜下來。

他現在體會到了,那些幸福而快樂的回憶讓他重新擁有了力量。



天空漸漸轉為紫色,然後變成了深藍色。星子在其中努力地閃爍,尤其是他的星座——天龍座。

那四顆星子孤傲地與其他的星辰分離,漠不關心地獨自閃耀著屬於自己的光輝。
仰躺下去,仰望天空,竟然一切都是離他那麼近,仿佛伸手就可以摘到。張開雙手,身體以最自由、最放鬆的姿態躺著,似乎一切煩惱、憂愁、悲傷和痛苦都沒有了。

其實……愛情並不能成為一切。

可是,如果沒有Harry,他想他的生活可能就和“沒有一切”差不遠了。

所以……

“Harry,就算你是林中的輕風,就算你是風中的塵埃,我也會找到你……因為,沒有了你,就等於沒有了我自己……”

喃喃自語地閉上眼,他沒有考慮會不會生病,沒有考慮會不會發生什麼不測。

唯一的感覺就是讓感覺自己去感覺,追尋他的愛人留下的氣息。



“Draco,Draco,Draco,Draco……”
一聲聲的呼喚毫無作用,蒼白的金髮第一次在他面前失去了生命力,泛著清冷而冰涼的冷光,將月的淒冷反射得讓人心酸而悲傷。
“Draco!他媽的如果你敢給我閉上眼睛我就把Malfoy莊園給燒了!”
Harry狂亂地搖著Draco的身體,試圖讓猛烈地搖晃激起愛人睜開眼睛的欲望。語言上的威脅似乎並不能起什麼作用,他的Draco仍然固執地閉著眼睛,不肯睜開哪怕只有一個針尖大小的縫隙。
“天殺的!你要是再不睜開眼睛我就和你一起死!”
Harry絕望地抱住了冰冷的身體,絲毫不願意承認從Voldermort那裡送回來的人已經“死”了。
很好,非常好!這就是Voldermort給他所謂的“讓你快樂的禮物”?!
Draco的死讓他崩潰了,為什麼上天要這麼對他?!為什麼他所愛的人都會離他而去?!為什麼他不能只是一個平凡的男孩?!為什麼他沒有拯救愛人的力量?!
為什麼……為什麼沒有給他保護Draco的力量……
為什麼……
“啊啊啊啊!!!!!!!!!!!!!”
悲愴而淒厲的叫聲回蕩在Hogwarts的上空,沉重的烏雲翻滾著,悶吭隆隆作響的雷聲似乎也在為Harry的撕聲叫喊而哀鳴。
就在當夜,Harry獨自一人去了Voldermort那裡。
然後,再沒回來。



嘴唇上有著不同於自己體溫的溫暖,那熟悉的味道和感覺讓他不自己地流淚,他知道他總算出現了。

而在他能夠想到這些事之前,他的手已經先於他的思想環上了他的頸項,緊緊地,仿佛怕這些感覺只是他一個又一個的幻想,他承受不起睜開眼睛時空無一人的失落和孤獨。

“Harry……”緊緊地抱住他,不給他逃走的機會。壓在身上的重量讓他莫名的安心,似乎這就是他那麼辛苦尋找的一切。

“嘿……Draco……你快勒死我了……”比以往更加低沉的聲音讓Draco既陌生又懷念。

“你是混蛋!你是白癡!你是世界上最狠心的人!你的心根本就是石頭做的!你根本就不是以勇氣和冒險精神而著稱但其實愚不可及的Gryffindor!天殺 的混帳!你當我是白癡嗎?!看到我這麼痛苦你很開心嗎?!是不是一定要等到我不顧自己的身體你才會出現?!媽的!你這個自私自立完全沒有一點良心,當然 了,你的良心早就不知道被丟到哪裡去了的智商有缺陷的全世界最不可饒恕的狗熊!為什麼你這麼可惡?!為什麼你要消失了兩年?!你知不知道我等得有辛苦?! 你知不知道我曾經想就這麼死掉!你讓我變得不再像是我了!這該死混亂的一切原因都是因為你!Harry Potter!”

大口大口地喘著氣,Draco不受控制地流著眼淚,看到他時的喜悅讓兩年多來的痛苦全部宣洩,甚至沒有了一向的優雅和措辭的嚴謹。

“呃……Draco……累不累?”Harry伸手拂去了Draco臉上的眼淚。

“Harry,說你是混帳!”Draco雙手托著Harry的臉強硬地命令。

“呃,我是混帳。”

“你是白癡!”

“恩,我是白癡。”

“你是世界上最混帳的王八蛋!”

“我是世界上最混帳的王八蛋。”

“Harry……你讓我好找……不要離開我了……”

Draco感到他的身體明顯地一僵。

“對不起……Draco……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Draco立刻坐起。

“你說什麼?!”

Harry的眼神中有著複雜難懂的光芒。

“對不起……可是我們不能在一起……”


“Harry Potter!!!”


“對不起……”

俯下身來,Harry再度吻上那柔軟的嘴唇。

一陣黑暗侵襲了Draco。

最後看到的是Harry憂傷和隱忍的眼神。似乎還在說些什麼,可是,他聽不清楚了……

只知道……華沙。



最後,他是在溫暖中醒來的。身上被施了溫暖咒的衣服告訴他昨夜不是一場夢,他是真的找到Harry了……他是真的找到Harry了!

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要從我身邊逃走,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說你不值得我愛,只要我找到了你,我就會讓你回到我的身邊!

起身,Draco再次眺望了那個他還未踏進過的城市,眼睛中流轉著一些不知名的光芒,是激切,是堅定,也是毫不懷疑的愛戀!

最後,他慢慢走下了山坡,沒有了彷徨和不安,有的是決心和他熟練的微笑。



穆罕默德曾說:“人生只能進天堂一次,大馬士革是人間的天堂,如果我現在進了這個天堂,以後怎能再進天上的天堂呢?”



而被玷污過的他,是沒有資格走進天堂的。


*****


第五站????哀傷的英雄之城——華沙

You are a heero,who is excepted by all of people. But you never show your pain and sorrow. I know that is your the largest error,though you always pretend that you feel gleeful.



壯麗的維斯瓦河日夜奔流入海。寬闊的河水時而激蕩咆哮,時而輕柔婉轉,裹挾著情思、月光、彤日,見證著歲月的安寧與動盪、人民的歡樂與慟哭,流過這片美麗的蒼茫大地。

Draco瞄了瞄身邊的人,確定他已經不會再突然離開。而那個讓他好找的混蛋現在卻盯著周遭的風景欣賞。

他以為這樣他就放棄?!好不容易追著他的氣息來到華沙,並非常意外地在蕭邦紀念碑找到他的時候,Merlin知道他是有多麼激動!

不由分說,即使在那麼多的麻瓜下,他動用了魔法,管他魔法部會不會派什麼人來警告他,在那一刻,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讓Harry再離開他了!

咬著嘴唇,Draco現在真的很想質問他這兩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一觸及那雙哀傷的綠色眼睛,所有的話卻又都說不出來了。

忿忿地低下頭,Draco突然覺得原來親密無間的兩人因為時間的隔閡變得有些陌生。那雙會說話的眼睛,說著“我愛你”的綠色眼睛即使現在仍然那麼清晰可見 深刻的感情,但是在那其中流露的更多的是害怕和不敢靠近卻又乞求他在他身邊的複雜光芒,那眼神太複雜,仿佛所有的蒼涼都進駐在裡面,仿佛所有的幸福都浸隱 在裡面。

Draco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能將那個他認識的Harry找回來,歎氣。他像他一樣,將目光調向遠方。

金黃色的羽扇豆叢和茶褐色的田野;暗銀色的山澗河床和斑斕的果園;悲哀悠長的牛叫和翅影飛動的烏鴉。篝火藍色的長煙在已經抽芽發葉的淡紅色澤的農作物上飄過,一個光頭赤腳的人正從容不迫地撒灑麥種,金色的種子以半圓形紛紛落在他的周圍,仿佛神聖的祝福。

最為平凡的生活卻讓他們嚮往。他們是不可能擁有如此簡單的平凡。

一個英雄,註定了最後要被遺棄。在不被人們需要了之後,所有的榮耀不過過眼雲煙。但是卻承載著所有最痛苦、最無奈的記憶。



“Draco……”

一直沒有說話的人低沉的開了口,夾雜著悲傷和哀愁。

“……為什麼要來找我?”

回過頭,他有衝動想要給他一個惡咒。

“不是只有你放了真心,我也是。”

他訝異自己的聲音竟是如此冷靜,好像面前的那個人只是一般的陌生人。

Harry看向Draco,第一次發現那個驕傲優雅的Slytherin竟然能如此坦呈他的感情,這樣赤裸裸的,這樣毫無隱藏的。

“……為什麼……”

“因為我知道你愛著我,因為我知道你捨不得我一個孤獨地活著。沿途那麼多的線索那麼多的印記,都告訴我你是多麼得愛我!那無法作假!Harry!你還要逃避到什麼時候?!”

Harry怔怔地看著著他,似乎像是從來都沒有認識過他一樣。他以往都以為Draco不瞭解他,原來真正不瞭解的是他自己……

“Harry!如果你真的……真的不再愛我了……大可以不必到處留下關於我的東西!大可不必叫費盡周折的去重新呈現我們的花園!大可不必出現在我的面前!”
最後一句,Draco幾乎是吼出來的。

“我……可是我我知道……你若明白了一切的話,我看用不著我走,你就會掉頭離開我了……我受不了你離開的背影,就像那時你瞞著我回到Voldermort那裡一樣……你知道當時我是多麼憤怒、傷心、痛苦和……感到被背叛嗎?”

幽幽的話語仿佛珍珠白的幽靈低吟淺唱著過往的心痛曲調。

“……同樣的現在,我也一樣啊……Harry……”當驕傲的面孔不在那麼驕傲時,當偽裝的一切堅強被狠狠地敲碎時,隨之而來的是彌漫在兩人之間的悲哀和傷愁。

浮動在兩人之間的氣息仿佛被施了魔法,是那麼得緩慢而悠長,纏綿得那麼哀傷,輕緩得令人哽咽。

“Draco……”最終,綠色的眼睛輸了,第一次面對他所堅持的堅持時輸了,輸給了Draco對他的感情,那麼決絕。

“為什麼我會想要逃開……是因為在最後的決戰中……我和Voldermort同歸於盡,然而……那兩隻同宗的魔杖讓我們復活了……”

銀色的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那雙充滿魔力的綠色眼睛,他被他的話給擊潰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思考。

“Ha……Harry……你是說……我們?你的意思是……Voldermort他……沒有死……”

移開眼睛,Harry將頭轉向一邊,而這個舉動直接表明了肯定的回答。

“是的,但是……更確切的是……他和我共用一個身體,即使他已經被我封印了。”

深吸一口氣,Harry將更殘酷的事實告訴了他。



在聽完的那一刹那,Draco失去了力氣跌坐在了地上,低垂的頭顱不知在想什麼,失神空洞的眼睛穿過了時間,回到過去。

冰冷的手指,尖叫與沉默……

突如其來的溫暖讓他渾身僵硬,在察覺到是誰的時候,猛地掙脫了擁抱。

“不要碰我……”

沒有聚焦的銀色雙眼泛著最直接的害怕和恐懼。

“所以……我說你不知道事實反而更好……”

抬起的雙手在看到他恐懼的神色之後,僵硬地收了回來。

歎氣,轉身要走。

然而一雙並不溫熱的手死死地抓住了他。

“抱我。”

抬起頭,即使臉色發白,嘴唇仍然在顫抖,他還是固執而強硬地命令著。

Harry有些心痛地看著他,將他帶到自己的懷裡,懷中的僵硬是誰都沒法忽視的。

“不行,你曾經被Voldermort……傷害過……你會感到恐懼,不行。”

“不……Harry……你知道了?!”

驚恐的神色,再次僵硬的身體,Draco不知道現在應該做什麼表情了。他知道了,Harry知道了……那極欲隱藏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Harry抱緊他,仿佛給予勇氣,仿佛給予信念,仿佛給予最深的內疚。

“Harry……Harry……Harry……”

痛苦,像缺了口的堤壩,如潮般的屈辱和壓抑的恐懼完全被釋放,他像是一個沒有依靠沒有力量的嬰孩抱著唯一的救贖失聲痛哭。

“沒事了……沒事了……”

輕柔低沉的聲音安撫著受盡瘡傷的心靈。



“Harry……”停止了哭泣,Draco靠在他的肩膀上輕輕地說道,“我不管你體內是不是封著Voldermort的靈魂,我不管你是不是為了我好,請你答應我一件事。”

雙手環上他的脖子,Draco輕輕柔柔地在他耳邊說著。

“不要再離開我了。”

Harry的眼底有一絲猶豫,因為他不知道Voldermort的靈魂會在什麼時候醒過來,這兩年為了找到壓制他靈魂的方法幾乎是費盡了方法,如果在某一 天醒來,他發現他不是他的時候,Voldermort侵佔了他的身體的時候,他不知道Draco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而任何反應都不是他想看到的!他不要看 到那雙那麼漂亮的眼睛對他流露出恐懼和害怕!

“我……”

“Harry……求你……”

他竟然聽到了Draco在哀求他,那顫抖的聲音幾乎能夠融化他的堅持。

要不要給他們一個機會?要不要給自己一個機會?可是如果和Draco在一起,那麼他就必須面對Draco可能隨時的恐懼,或者Voldermort對他的 任何時候的反抗。他無法做出決定啊!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最好的結果!他寧願他和Draco分離,獨自承受著回憶的折磨,但換來的則是Draco永遠尋找 的痛苦……

可是如果他們在一起了……



“Harry……”

面對著愛人的乞求,他無法硬下心腸說出“不”,但是做為一個被期望著戰勝邪惡的“英雄”他又不得不承受著負擔著這個使命,不僅僅是因為這個是使命,而是如果他拋棄了他的責任的話,巫師界就會像所有人類的戰爭那樣帶給無辜的人傷害。

這兩年來,在各地四處的奔走,每個地方都無可避免的帶給了他關於戰爭的新的看法,那是他之前從未想到過的事情。一直狹隘地以為他只要贏了 Voldermort就可以了。但是,那只是欺騙,因為只有親眼見過了戰爭的殘酷、廢墟、空曠、孤寂和無奈,才能真正體會到他身上的擔子是多麼沉重和無可 替代。

他無法下這個決定……

既然不能自己決定,那麼就交給上帝來決定吧!

“Draco……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夠理解我,但是……我想給我們一次機會。”

“Harry……?”

喜悅和疑惑出現在了臉上,Draco此時只是一個害怕愛情離他而去的膽小鬼,甚至你叫他懦夫都可以。

執起他的左手,Harry在無名指上落下很輕的一個吻。

“Draco,我往北走,你往南走,隨便到什麼地方,如果我們能遇上,那麼我就不再離開你。當然不能用任何魔法,可以嗎?”

Draco銀色的眼睛不敢相信地放大,然後想起什麼,又很溫柔地閉上。主動吻上了那厚實也熟悉的嘴唇。

“我答應。”

離開他的嘴唇,Draco笑了,在兩年以後第一次笑得那麼燦爛。


*****


尾站????最終的停留之地——你的身邊

Love is strong and clear. No one else has ever been out in its own. when we are together truth and love are more true. And I know you will always by my side.



一站又一站,似乎在這兩個月中,他總在不停地追著他的腳步,一步又一步。
他沿著Harry留下的印記慢慢體會他們之間的感情,或者,是在重新感受,重新體驗,重新思考。

“Draco……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夠理解我,但是……我想給我們一次機會。”

“Draco,我往北走,你往南走,隨便到什麼地方,如果我們能遇上,那麼我就不再離開你。當然不能用任何魔法,可以嗎?”

想到這裡,他就笑出聲。銀灰色的眼眸映滿了濃烈得化不開的溫柔和愛戀。

Harry……你真是個傻瓜啊……

兩年的親密相處、六年的諷刺敵對,他早就摸清了他的思維方式,竟然還給他在最後一刻出這樣的題目,Harry一定不知道在他說出來的同時,他就知道應該在哪裡能夠找到他。

這是他的自信。對他們愛情的自信。即使……銀灰色的眼眸稍稍黯淡下來。他沒有忘記Harry的擔心和害怕,Voldermort……一想到他,他就渾身發涼,脊背僵硬。那個夜晚太恐怖,以至於在那失去Harry的兩年中夜夜噩夢。

但是,Harry還活著,只要他能活著,只要他能在他的身邊,他可以克服掉對Voldermort的恐懼。他可以的,只要Harry在他身邊。

他從未想過Harry已經死去,在那沒有Harry的兩年中,他憑著對他的執著和信任和愛戀,將這個信念堅定地執行。從未懷疑過,從未。

會找到他的……會找到Harry的……當他在那時放棄和Granger和Weasely去盲目尋找他的時候,不過一個星期。他能夠清楚地看到 Granger和Weasely那兩個Harry最親密的朋友的臉上露出的那種不敢相信的神色。死人般的面具讓那兩個傢伙認為他並不是真地愛著 Harry。

這怎麼可能?!

他們怎麼會知道在失去Harry之後他的生活?那些熟悉的擺設、事物每時每刻都提醒他關於他們兩人幸福的曾經,太恐怖了……他甚至於曾經想要放火燒掉這棟讓他心痛到無法呼吸的家。可是……

他發現他不能,火焰咒在他的喉嚨裡來回的滾動,可是他就是沒辦法將它念出來,握著魔杖的手顫抖得厲害,那前端幾乎能看到火焰那青藍色的星子……只差一步他就能脫離那麼多的痛苦……可是……

他的膝蓋支撐不了身體的重量,跌落在了地上,風信子的香味飄散在鼻間……他大口大口地喘氣,阻止自己哭出來,他知道一旦哭出來,他就會瘋掉的!

那麼難熬的時間……那麼難熬啊……

銀灰色的眼睛中有著傷痛,可是很快就被溫和覆蓋了。

他會和他在一起的。

絕對。



十天的時間,他用了十天的時間到達了這裡,他最初開始尋找的地方——羅馬。其實,他用不了那麼久的時間,只需幾個小時就可以了。但是,他想重新再體驗一下最初開始尋找的心情。

他往回走著,仿佛時間在倒流。從彌漫著濃重英雄色彩的華沙到純潔得讓他未曾踏進的大馬士革,從風景迷人的坎培拉到凝結著厚重哀傷的靈魂的耶路撒冷,最終,他饒了一個圈子又回到了這裡,好像是宿命的註定。

短短的行程讓他感受到了他們之間那從未消散過的感情,之前那些注意到的和沒有注意到的都讓他再一次肯定了他們的感情,Harry是那麼用心地在愛他!

而他們從未放棄過彼此,感情從來都是那麼濃烈不曾消失。
就算Harry選擇離開,就算他曾經選擇遺忘,但最終,他們沒有放棄。



羅馬的許願池,那是他唯一許過願望的地方。那時,他記得他許下了一個願望,不知道,能不能實現啊……

應該能吧……

他微笑地想著。靠近,再靠近,伸手觸及到了淡藍色的泉水,沉在那底下的是交疊了又交疊的各式錢幣,閃爍的光暈就好像是一個個希望,隨著水波的流動折射出彩虹的光芒。

他想,如果Harry現在就在身邊那多好,他們就可以一起許個願了。以後一定要把他拖來……

美麗的地方,天空是透明度很高的藍,令人舒適。許願池映照著天空的顏色,變得透藍,白色的大理石映襯著水潤的藍色,真的非常非常的漂亮啊……

Harry,快點來吧,很想和你一起分享啊……



“啊!大哥哥!”驚訝但高興的甜美女聲從身後響起,“真是太好了!Silver又見到你了!”

轉過身,和他印象裡的那個小女孩一樣,還是那麼可愛,像個洋娃娃,像個天使。

“真高興,又見到了你,小淑女。”優雅地彎下了腰,Draco微笑地執起小女孩的手施了個吻手禮。

“大哥哥,你的表情真好呢!”女孩的小手放在了他的臉上,甜甜的微笑洋溢著她的純真。

“Silver是第二個這麼說的人呢!”捏捏她的臉頰,Draco寵溺地說著,他很喜歡這個孩子,非常喜歡。

“看到大哥哥很開心,Silver也很開心哦!之前大哥哥讓人感覺好難過呢!”女孩噘起嘴巴,不滿地說著,“讓大哥哥這麼漂亮的人難過的傢伙一定是個壞蛋!”

“呵呵……他一點都不壞,他也很難過啊……”聽到她這麼說,Draco笑了出來。


“連一個小孩子都知道我那麼‘壞’,看來我真的是讓你很難過啊,Draco。”低沉的聲音混合著複雜的感情,可所有的感情都隱沒在微微的顫抖裡。

當聽到那聲音的時候,他沒有一點點的驚訝,有的只是嘴角更加美的笑容。

“是啊,我很難過啊,所以,你說你要拿什麼來補償我?”起身,轉過來面對他,微笑不可抑制。

“這真是難辦啊……我拿我以後的時間來補償可以嗎?”綠色的眼睛不再有擔心和害怕的神采,同樣堅定地迎向那雙讓他魂牽夢吟的銀色眼眸。

“如果我說不夠怎麼辦?”走到Harry面前,抬頭看著他,認真,沒有玩笑。

那雙眼睛太認真,他終於知道原來他和他一樣痛苦。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似乎被針尖刺到,微微的疼痛,為那雙受傷太深的眼睛,漂亮得是世界上任何鑽石都無法比擬的眼睛。

緊緊抱著他,仿佛要把他融進骨血,不再分開。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一聲一聲,那三個字在Draco的耳邊一直輕輕地低訴,那麼輕柔卻又那麼沉重。用盡一生的力氣,用盡所有的感情。

眼淚落下,不是因為難過。
眼淚有兩個伴侶,一個是難過,而另一個是快樂。

回抱著Harry,也是那麼得用力,同樣的深情,同樣的不願再次別離。



“你是怎麼知道我會來這裡?”不舍地放開,Harry問出了他最疑惑的問題。他自己也是無意識的來到這裡,但為什麼Draco好像一早就知道了的樣子呢?

“因為這裡是你我最初開始旅行的地方。”Draco告訴了他答案,笑容是狡猾的。

“可是,為什麼你會到許願池來?羅馬這麼大,我可能在其他地方。”Harry吻著他的頭髮問道。

“因為我在這裡許下了一個願望。”Draco閉上眼睛享受暌違已久的親吻,淡淡地回答。

“……真巧啊……我也在這裡許了一個願望。”Harry笑了起來,或許他們之間的默契真的太好了,好到讓所有的不可能都成為了可能,“……或許我們許的都是同一個願望也說不定。”

“哦?那你許的什麼願望呢?”Draco挑高了眉。

“請讓我再次看見你眼中的我。”

愕然,Draco的臉上沒有一處不是說著驚訝。

“果然……Draco,上天真的不讓我們分開……”

主動吻上他的嘴唇,那熟悉的感覺讓他想要微笑。周圍充斥著人們的鼓掌聲,羅馬的天空藍得透明,仿佛壓抑後的清明與清澈。



他知道,這次,他們不會再分開。



end
  1. 2014/03/23(日) 19:18:42|
  2. [HP/DM]
  3. | 引用:0
  4. | 留言:0
<<HP [HP/DH] Malfoy Child 上 | 主頁 | HP [DM/HP] 格蘭傑的錯誤Granger's Mistake>>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osetteanalissa.blog.fc2.com/tb.php/11-e8d96cc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Analissa

Author:Analissa
這裡放的是我看過的或是感興趣的文章
文章都是未授權的
所以我們要低調...
另,文章以耽美為主
請不喜歡的大大自動避雷~
---------------------
如侵權請告知,會立刻刪文
(鞠躬)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類別

=未分類 (0)
=現代 (7)
都市情緣 (5)
遊戲網遊網配 (1)
靈異奇幻 (1)
=古代 (7)
架空古代 (3)
武俠修真 (4)
=未來異世 (2)
奇妙異世 (1)
未來科技 (1)
=重生穿越 (21)
重生穿越--現代 (4)
重生穿越--古代 (10)
重生穿越--武俠修真 (2)
重生穿越--未來異世 (5)
=HP同人 (139)
[無差] (5)
[HDH] (18)
[HP/DM] (40)
[DM/HP] (34)
[HSH] (3)
[SS/HP] (28)
[HP/SS] (3)
[LV/HP] (1)
[HP/LM] (2)
[其他] (4)
HP同人文總目錄 (1)
=公告 (2)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Chatting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搜尋欄

計數器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