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然,書庫;

一世浮華,只一瞬,看盡繁華;一樹繁花,只一眼,便是天涯。

HP [DM/HP] The Deepest Secret

因為Harry的好奇導致Draco和Harry的靈魂交換進彼此的身體,在無計可施之下他們只好開始扮演對方,並且一起尋找對方心中最深的秘密以便回到自己的身體。
在這段期間,他們開始慢慢了解對方,了解對方的處境,並更誠實的面對自己和彼此。
那麼,他們心中最深的秘密又會是什麼呢?
The Deepest Secret
By.雪兒

第一章(2011/1/4)


「Potter,如果你是大半夜叫我出來喝茶我就殺了你。」占星塔上,Draco套著毛皮大衣,冷冷的看著眼前黑髮的男孩,還有他手上的兩個長頸瓶,裡面裝著淺綠色的液體。

「不不,我是叫你來看這個的,我相信你會有興趣。」Harry遞給Draco一本厚重陳舊的書籍。

「這什麼…..能讓你了解最深秘密的魔藥?」Draco瞇起眼睛看著那彎彎曲曲的古文「還是禁書區拿來的,你想幹嘛?」

 在伏地魔死後,他們已經不像以前一見面就開打,畢竟Harry救過Draco一命,而Draco的母親Narcissa在伏地魔在逼她檢查Harry是否真正死亡時她欺騙了伏地魔,救了Harry一命。但是他們也沒要好到變成朋友的地步,就是一種冷淡有禮的關係。

 因此Draco今天收到Harry的貓頭鷹郵件叫他半夜來占星塔上時他還十分困惑這小獅子又想幹嘛了。

「喔,其實就是…..我很想試試什麼叫最深秘密的魔藥。所以我今天借用了一下魔藥教室,禁書區很多魔藥真的都只要用學生儲藏櫃的材料就可以熬出來了,實在很恐怖。喔然後,我找不到人可以陪我試,所以就寫信給你了。」

「你幹嘛不找你那兩個跟班或是那一堆恨不得替你粉身碎骨以便得到你青睞的女生?」Draco挑眉看Harry「或是,你想知道我的什麼秘密?」

「不!!我是──好吧,我不是很想讓葛萊分多的同學再知道我更多秘密了,你知道的,分散風險嘛。」Harry自己都覺得這些話毫無說服力。

「伏地魔已經死了,你還有什麼祕密?暗戀Snape?」Draco諷刺。

「這也是我所好奇的,我覺得自己已經沒什麼祕密了,那喝了這個魔藥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你喝啊,然後就會知道了,叫我來幹嘛,傾聽你心底最深的秘密嗎?」

「Malfoy…..你沒把說明看完?這個藥要兩個人同時在月圓的夜晚喝才有用。」

 Draco瞄了一下他沒看完的後半頁,露出一個假笑「好吧,我看完了,所以你找我來是希望我能陪你試這個藥?然後我們會知道彼此最深的秘密,再然後我們要替對方保密?」


「我聽說史萊哲林是完美的保密者。」

「是的,但是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有什麼好處?」Draco聳聳肩「你要提供什麼條件來讓我答應你的愚蠢提議?」

「我會答應你一個合理範圍的要求。」Harry說「這樣可以嗎?」

「什麼叫做合理範圍?太籠統了。」

「不合理的就是比如用索命咒殺光學校的所有人,和Crabbe上床,飛到月亮上,或是放火燒了魔法部這類。」Harry搔搔頭,覺得自己的舉例能力有點差。

「兩個。」Draco瞥了Harry一眼「要不要隨你。」

「兩個!」一個他就覺得很恐怖了!「我──哦,好吧!」Harry痛苦的呻吟,他覺得日後他一定會為了這兩個要求後悔到死。

 Draco露出陰險的笑容點點頭,向Harry伸出手,Harry把一個長頸瓶遞給他,然後看著書說「呃….我們要在月光下同時喝下去,這樣就可以了。」

 Draco點點頭,拉著Harry移動到占星塔的牆邊,兩個男孩靠在牆上看著對方。

「好,一….二….三….!!」兩個人同時將瓶子移到嘴邊,一口氣吞了下去。

 明亮的月光照映在他們身上,溫柔和煦的似乎是在愛撫著他們。




…..
………..
……………….





「Malfoy,你有什麼感覺?」Harry揉揉眼睛,方才眼前瞬前一片黑,不過倒是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

「噢────Potter!!」但是Draco卻發出了驚恐的尖叫。

 他們正看著"自己"。




「搞什麼!!我們為什麼會在對方的身體裡?!」Draco氣急敗壞的看著自己,喔不,是Harry的身體上破舊的衣服和矮不隆咚的身高,非常憤怒。這傢伙的斗篷根本就是破布!根本沒有保暖的功效!他冷死了!

「我……我不知道……」Harry低頭看著自己變成187的身高和身上昂貴的服裝,那件毛皮大衣還真暖,Malfoy真是會享受!!

「Potter,你該不會是設計我!」Draco整個臉都扭曲了「你想幹嘛!」

「我沒有!我用我父母跟我的姓氏保證,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Harry連忙撿起地上的書說「Malfoy,冷靜,看看書上有沒有說什麼。」

「好吧!過去點!我也要看!」

 兩個男孩湊在書前研讀了很久之後,Draco終於發現在最底端的用手寫的一行極細的拉丁文。


 一切的變化都是為了瞭解與追尋,當再也不必追尋些什麼時,一切將恢復原狀。


「這有寫跟沒寫一樣。」Harry暴躁的說,伸手亂耙自己--不,Draco整齊光滑的耀眼金髮。

「Potter,別弄壞我的髮型!!」Draco生氣的說「難怪你成績那麼爛,你都不用腦思考的嗎?這劑魔藥是為了讓人了解自己最深的秘密,所以現在的變化是為了讓我們去了解自己最深的秘密,當我們都了解的時候就會變回去了!」

「喔,噢,所以現在我們來告訴對方自己的秘密,看看會不會變回去?」

「我不知道,試試看吧。」Draco無奈的嘆了口氣「你先開始。」



「其實我喜歡男生。」Harry猶豫了一下,這是他目前能想到最驚人的秘密了。

「這就是你跟Ginny Weasley分手的原因?」

「對,我告訴她我真的把她當妹妹,沒辦法和她有更多的進展。」

「喔,我是男女都喜歡。」

「Malfoy….這不是秘密…..全世界都知道這件事……」Harry生氣的說「我知道你是史萊哲林的性感之神還是性愛之神還是什麼天殺的鬼!」

「你應該高興你現在在性感之神的身體裡。」Draco哼了一聲「我卻困在你又瘦又乾的身體裡,我真的懷疑你因為想要我的身體而設計我。」

「你以為我喜歡這個毫無節操的身體!」Harry咆哮「繼續!快講你的秘密!」

「我喜歡有情趣的性愛,各種各樣。」Draco聳聳肩不在意的說「我想這算是秘密,至少得瞞著我父親,他可不會喜歡這些。」

「……….」Draco好笑的發現Harry聽完之後臉紅了,但是他一點也不想看自己臉紅的樣子!!那真是該死的好笑跟愚蠢!!

「Potter,所以你是處子?」Draco很驚訝,他知道全校至少有一半的人想把Harry弄上床,而且他和張秋還有Ginny都交往過好一陣子,他居然還是處子?

「是,我是處子!你高興了吧!」Harry生氣的猛拉自己的頭髮,反正那不是他的,扯掉幾根也無所謂。

「欸!別殘害我的頭髮!」Draco竊笑起來「同性戀黃金處男!我想很多男孩聽到會很高興的。」

「很好,你高興就好,現在請說你的秘密。為什麼我已經講了我這麼丟臉的秘密卻還是變不回去?」

「那說明這並不是你最深的秘密。」Draco說「其實我不想當Malfoy,我也不想進入魔法部做大官,我想當老師,或是治療師。」

「呃,這真是讓人驚訝,我以為──」

「是的,不過看來這不是最深的秘密,換你了,Potter。」

「是我害死我教父的。」

「Black?」

「是的……不過看來這不是秘密…..很多人都知道。」Harry低下了頭。

「其實我從來不想加入伏地魔,幸好後來黑魔標記消失了,不然我一定會詛咒我自己。」居然在手臂上烙那種毫無美感的標記!

「你──但是我以為──」

「他拿我父母親威脅我,換成是你,你也會答應的。」Draco淡淡的說。

「我想……..確實,我也會。」Harry說「那──然後,呃,我偷過Snape貯藏室的東西,是我幹的。」

「是你!教父說的沒錯!」

「好啦!畢業之後我會買回來賠他啦!我不能還在在學的時候告訴他,他會滅掉我!」Harry完全不想想像Snape確認他是小偷之後會做什麼事,下毒可能是他最後才需要擔心的事。




 他們就這麼一直嘗試到快天亮,直到兩個人都筋疲力盡為止。

「Malfoy,我不行了,累死了,我們得回去洗澡,待會就要上課了。」

「太好了,我們還在對方的身體裡,你倒是告訴我該怎麼辦?」

「我們該去找Pomfrey夫人,請她幫我們想辦法。」

「很好,然後你就會讓教授知道你去熬製禁書區裡的魔藥而且我們還喝了它,你知道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重點是那本禁書區的書你是用合法手段拿到的嗎?」看到Harry的表情Draco就知道鐵定不是。

「呃,那我想…..既然它讓我們變成對方的理由是這樣可以讓我們了解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那我們可能就先保持這樣?」Harry實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雖然他很難想像被開除或是當Draco Malfoy哪個比較可怕。

「很好,第一次我想不出話來反對你的意見,我看也就只有這樣了。」Draco挫敗的嘆了口氣「今天就先委屈一下吧,晚餐過後我們再回來這裡看看情況?」

「好吧,那,希望我們今天都能順利,畢竟上課時我們沒辦法跟對方說話。」Harry想了一下「那就這樣了,再見,Draco。」

「再見,小心照顧我的頭髮,不然我滅了你。」



 兩個男孩垂頭喪氣的在占星塔分道揚鑣,Draco走向塔樓,Harry走向地窖。



第二章

從這章開始為了不讓大家搞混,在此做個說明,設定是Harry和Draco的靈魂跑到對方的身體裡去了,不是像複方湯劑那樣用自己的身體變成對方。
之後寫的Draco,請大家記得他現在是在可愛的小H的身體裡,而Harry則是在我們邪惡又英俊的小D身體裡。
至於攻受問題嘛,就算身體交換了,主導關係的攻還是小D不會變!所以在他們變回來之前絕對不會出現NC-17!頂多是小D調戲小HXD
好,我自己覺得(任性)應該很好懂XD?畢竟這是一篇輕鬆可愛的甜文~有問題就請各位問我囉,希望大家玩得開心:D




*Draco Malfoy在Harry Potter的身體裡。*

 Draco一路摸索著走到完全不熟悉的葛來分多塔,中途還差點走進女生宿舍,引來一些低年級生疑惑的眼神,不過可能黃金男孩常做一些傻事,因此並沒有引來什麼麻煩。
 
而他現在在Harry的床位,翻看他的衣櫃和行李箱。

「Potter這傢伙的東西還真亂!而且怎麼都是一堆破爛?」Draco嫌棄的拎起一件達力的舊毛衣「Potter是去哪撿來的布袋?這可以塞進去兩個他!他是怎麼穿這種垃圾的?」

 Draco無法理解的看著Harry一片雜亂的行李箱,衣服書本混亂的堆在一起,襯衫和襪子都皺巴巴的塞成一團,沒吃完的巧克力、亂畫的羊皮紙和惡作劇玩具全丟在行李箱底部。

「為什麼我要幫那個笨蛋整理東西?」Draco一邊抱怨一邊無法控制的把所有衣服挑起來疊好,看起來像是塗鴉的羊皮紙和沒吃完的廉價巧克力通通丟掉,領帶掛好,書疊整齊。

「然後現在我要幹嘛?對,洗澡。」然後Draco發現一件讓他反胃的事,他得穿Harry的內衣褲!「哦!」

 Draco咬牙切齒的用Harry的制服上衣包住他的內衣褲,不甘願的朝浴室走去,一邊暗自詛咒要是變不回來他就殺了那個蠢救世主!

 到了浴室,Draco洩憤的脫下身上的衣服,刻意躲避著鏡子,以免引起什麼不必要的反應。不過顯然葛來分多的存在就是要跟他做對,Draco走進淋浴間,生氣的發現自己正面對著一整面巨大的鏡子!

「渾蛋!」Draco氣的剛一掉頭,卻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對。

 他只有在最狂野的夢中才會看見的景像......他移不開視線!

 他望著鏡子裡現在的自己。一頭不服貼的細緻黑髮、拿下眼鏡後才能看見的美麗綠眸、和同齡男孩比起來顯得嬌小纖細的柔軟身軀、胸前紅豔的小點和白嫩的大腿……

 令人發狂的一具美麗身體!

 Draco嚥了一口口水,忽然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他在對自己現在的身體發情!去死!他在幹什麼!他怎麼能因為看見現在自己所處的身體然後就硬了!

 渾蛋Potter。在Draco不得不用冷水淋浴的時候他開始詛咒Harry,乾脆用冰水讓這個身體感冒好了!





*Harry Potter在Draco Malfoy的身體裡*


 Harry的處境也沒好到哪去。他在地窖前忘記Draco告訴他的口令,讓剛好經過的Blaise疑惑的盯著他很久,而他也忘記Draco那傢伙是級長,有自己的房間,讓Blaise惹人厭的看著他偷笑。

「Draco,你是不是玩太過分啦?太縱慾不好喔。」Blaise跟進Draco的級長室,一屁股坐在綠色的床罩上。「瞧你有點神智不清,累壞了是吧?昨天是跟哪個幸運的傢伙一夜春宵啊?」
 
色情Malfoy去死……Harry暗罵,卻只能聳聳肩不講話。

「嘿,Draco,幹嘛這麼小氣!」Blaise喊「難道你成功上了Potter?」
 
Harry差點被口水嗆死。他轉身,瞪著Blaise「Potter?」

「呃,幹嘛?我以為你一直很注意Potter?」Blaise毫不在意的說「他可是少見的寶啊,有個這麼漂亮的屁股居然還是處男,你要是對他沒興趣的話我可要去試試看能不能上到他了。」

 媽的他以後要離Blaise竭盡所能的遠!Harry氣極敗壞的想。

 把Blaise踢出房間後,Harry開始參觀Draco的房間,實在太奢侈了!這間級長室大概是他們那間五人共用房間的兩倍大,整間房間用綠色和銀色布置,房間內乾淨整齊,每一樣物品都說明著房間的主人是個高貴…..不,是個豪奢浪費不知民間疾苦的傢伙!連毛巾和牙刷上都印著Malfoy家的家徽是怎麼回事?

 Harry捧著Draco的衣服走進浴室,更加覺得人生是不公平的。他的浴室也太大了!這個浴池根本可以跳下去游泳!而且旁邊有好多看起來好漂亮的瓶瓶罐罐……

 Harry開心的跳進蓄滿熱水和泡沫的浴池,隨意從一瓶又一瓶的漂亮瓶子裡倒出香氣十足的沐浴油或是護髮油或是乳液,玩的不亦樂乎。等到他玩累,終於打算認真洗澡然後準備去上課的時候發現問題來了,他要替Malfoy的身體洗澡?

 Harry本想拿肥皂隨便搓一搓就好,但是想到Draco的警告,敢隨便對待他的身體他就要滅掉Harry。Harry不禁很想抱怨,不就是隻雪貂還那麼計較是在計較個什麼勁!他就來看看這身體到底是怎樣可以讓那傢伙寶貝成那樣,哼哼。

 浴室邊有一面落地鏡,Harry隨意搓著亮眼的金色髮絲,一邊走到鏡子前,然後倒抽了一口氣。

 難怪Draco如此重視儀表。

 他從來不知道Malfoy的身材如此高挑修長……肌肉如此結實………手如此優雅…..五官如此精緻迷人……..。Harry貼在鏡子上,入神的看著那具耀眼的身體,腦中閃過那雙強壯的手臂抱著自己的畫面…….

「該死!我一定是瘋了!這可是Malfoy那傢伙的身體!」Harry忽然回過神,狠狠的大罵自己「那個死沒節操,不知道跟多少人上過床的身體!」

 但是,他現在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拼命想跳上Malfoy的床了。





**早餐,大廳**

 Draco真的很想,很想叫那個白癡救世主不要讓他英俊的臉上露出那種愚蠢的傻笑!Pansy已經在覺得奇怪了,克拉和高爾似乎也感覺到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一直用很困惑的眼神看著Harry。

 那個智障!隔著麥片粥和煎蛋,Draco用叉子狠狠插著他的培根,不顧Hermione和Ron也對他投來奇怪的視線。

「Harry。」Ron試著叫了一聲,心煩意亂的Draco根本忘記他現在是在救世主的身體裡了,連應都沒應「Harry!你是怎麼了?」Ron重重拍了他一掌。

「什麼怎麼了!」Draco挑高眉毛看著Ron「有什麼事?」

「嘿,你什麼時候學會了跟那隻雪貂一樣欠扁的表情?」Ron盯著Draco問「你也知道他一定是顏面神經失調才會那樣,你什麼時候也一起失調了?」

 媽的Weasley!Draco差點想把早餐砸在Ron的臉上,不行不行,忍耐,快想想平常那個呆瓜救世主臉上的表情。Draco努力讓自己的表情放鬆,露出他印象中Harry常露出的溫暖微笑。

 梅林啊,誰來救他吧。








「我覺得這是我人生中最漫長的一天。」當他們終於吃完晚餐擺脫彼此的朋友跑到占星塔之後Harry痛苦的說「一整天都在扮演一個裝腔作勢的傢伙!」

「你以為我很輕鬆嗎?我一整天都在扮演一個笨蛋!」Draco冷哼「還有,你真受歡迎啊?我今天就替你收了五封情書還有兩盒巧克力。」

「哦,謝謝你,給我吧,還是你就幫我放在我的箱子裡就好了。」

「不好意思,我丟了。」

「丟了!」Harry驚訝的瞪著一臉若無其事的Draco「你怎麼可以這樣!」

「因為某人,今天,害,我的,魔藥成績,史無前例的爛!」Draco咬牙切齒的咆哮起來,想起Snape看見Harry大釜裡一團綠色的泥漿的表情,史萊哲林也都在一邊竊竊私語他們的史萊哲林王子今天有點失常「Potter,拜託你上課前先念點書!」

「我們昨天回去已經那麼晚了!而且我又在浴室待太久,哪有那種鬼時間…….」Harry嘟囔著。

「在浴室待太久?」Draco忽然冷笑一下,逼近Harry「那麼,你在浴室幹嘛?用我的身體做了什麼事?」

「不──我才沒有做什麼!我只是在浴室裡研究你那堆娘娘腔的瓶瓶罐罐!那麼多…..誰知道要用哪罐…..」Harry驚恐的發現隨著Draco的靠近,他居然…..起了反應…..

 這具淫亂的身體!

「哦?那你有好好洗乾淨嗎?要知道這可不是你的身體,到時候要好好交還給主人才對,懂嗎?」Draco越來越靠近Harry,氣息吐在他的脖子上「我在想是不是有檢查一下的必要……你覺得呢?」

「走開!你這變態!」Harry整個臉都脹紅了,他正想給Draco一腳的時候Draco忽然自己退了回去。

「開玩笑的,誰會對自己的身體發情。」不過我對我現在的這個身體倒是很有興趣,只可惜我不能自己跟自己來。Draco暗想。

「去你的,Malfoy。」Harry喘著氣,整個臉都紅了。

「拜託你不要動不動就臉紅,父親看到這樣一定會揍我的。」

「這只能怪你自己的身體不好!」Harry氣惱的回嘴「還有,你到底跟多少人上過床?這身體沒有什麼奇怪的病吧!」

「你的意思是你在羨慕享受過床第之樂的我嗎?」Draco邪惡的笑著,Harry悲慘的發現那個Malfoy專用表情掛在自己身體的臉上看起來更恐怖了,或許他很有潛力當下一個黑魔王…….

「等等,你該不會趁洗澡的時候偷看我的身體!」Harry從頭髮到腳趾都紅了,光是想到Draco在洗澡的時候欣賞,撫摸過他的身體……「你這不要臉的色情狂!」

「好啊,你倒是教我要怎麼在穿著衣服不碰到自己的情況下洗澡?」Draco懶懶的說「你現在是要繼續吵架還是來想能變回去的方法?」

 Harry生氣的瞪了Draco一眼,決定回去要偷剪他的頭髮氣死Draco。

「不過話說啊……」Draco又開口了「處子的身體果然不一樣,驚人的敏感,顏色也很漂亮,看起來真是可口極了……」

 如果他現在對Draco施索命咒,死的不知道會是他的身體還是Draco的靈魂?

 卑鄙無恥的色情狂Malfoy!!




 經過幾乎又一整夜的傾吐秘密,Harry知道原來Draco喜歡麻瓜的零嘴洋芋片,有一次Lucius整頭頭髮變成粉紅色是Draco弄的,因為他很好奇他父親如果換個髮色會不會更好看…..他常常會想如果他們都在麻瓜世界,會不會有很多事情不一樣,他喜歡蜂蜜公爵的甘草棒,熱愛Weasley兄弟惡作劇商店的產品……

「我就知道上次咬我鼻子的茶杯是你弄的!」

「那真是太值得了。」Draco吃吃的笑著「那個茶杯我可是有保留起來做紀念。」

「真是太感謝你了!Pomfrey夫人替我治療的時候都在偷笑!」

「當然,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救世主的鼻子上有牙印。好了,換你講祕密了。」

 Harry支著頭想了很久,說「我想不出來要說什麼耶。」

「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我的事你都知道啊,不然報紙上通通都寫了。」Harry說「我被麻瓜養大,我痛恨德思禮他們到死,我到霍格華茲之後的事….….我跟張秋約會還有和Ginny交往…..找魂器,打敗伏地魔,你不都很清楚?而且我絕對不相信我最深的秘密跟伏地魔的事會有任何一丁點關係。」

「嗯哼,不過張秋那段我不清楚,你說說看。」

「我三年級喜歡上她,她很漂亮,五年級我們開始約會,但是很失敗,我總是不知道她想要什麼,為什麼常常在我面前故意提迪哥里。」Harry嘆了口氣「我現在對秋只剩下在榭寄生下吻她的印象了,其他都是她在哭或是在吵架。」

「就這樣?」Draco有點驚訝,救世主的初戀竟然如此慘淡收場。

「就這樣。所以我真的想不到我有什麼祕密了,隱形斗篷跟活點地圖的事你也知道,喔….還有學校有七條秘道可以通到活米村。」

「這會是你最深的秘密?」Draco不禁有點好笑「你對蜂蜜公爵相當執著。」

「誰知道呢。」Harry扮個鬼臉說「Malfoy,換你說吧?看能不能讓我想出點什麼可能是秘密的東西,我的事真的幾乎都被攤在陽光下給整個魔法界看。」

 Harry話音剛落,就被忽然出手的Draco重重壓倒在地上。

「我最深的秘密……」Draco舔吻著Harry的脖子,壓低聲音說「就是我非常、非常、非常想要Harry Potter。」



第三章(2011/1/7)


**Draco Malfoy在Harry Potter的身體裡**

 他要瘋了,徹底,完全。
 
他們已經嘗試了整整兩星期,他現在連那個笨救世主對Weasley做過什麼惡作劇都一清二楚,但是就是變不回來,完全變不回來!笨獅子提議說喝變身水就可以變回來,他貧瘠的腦袋完全不記得變身水並不會在三根掃帚販賣而且製作需要一個月的事實,再說Draco並不想靠變身水過一輩子!

 Draco煩躁的猛抓頭髮,他還得困在這個身體多久!雖然這個身體脫下衣服之後確實很美,但是看的到吃不到讓他更生氣!他得要回自己的身體才能──

 然後他得看著Potter一次又一次的毀了他的魔藥功課和所有能想的到的成績,那天他首次看見Draco Malfoy的名字下面的成績是”合格”,只有合格!他不禁開始擔心Snape會寫信給他父親報告他最近的失常表現……算了,反正Lucius發火的話被處罰的也是Potter那傢伙,管他的。

 除了課業外另一個嚴重的問題。他是個正常的青少年,擁有青少年應該要有的正常荷爾蒙和衝動。

 所以他現在已經要被逼瘋了!!特別這個身體的原主人是個禁慾的處子!!

 他有詢問過Potter那傢伙打算怎麼處理這個問題,誰曉得救世主居然立刻對他大吼大叫警告他要是拿這個身體去跟別人上床濫交一夜情他就要用切除咒對付他自己身上的某個部位…….

 Potter到底是在替誰守貞!Draco憤怒的想,那傢伙大概是全霍格華茲最後一個七年級處男!喔,太好了,他被困在一個處男的身體裡,還是一個頑固到死的葛來芬多處男!

 他為什麼得躲在床上寫該死的Potter的作業,還不能寫太整齊太好以免有人起疑,這完全就是在汙辱他的智商!他為什麼不能躺在自己豪華級長室舒適的床上享受家養小精靈送來的消夜而是被困在葛來芬多塔一堆白癡獅子之間聽他們愚蠢的對話!他為什麼得穿Potter那些穿了會刺人的破衣服和洗到起毛球的舊襪子!他為什麼連享受身體快樂的權利都被剝奪!

 而且這都是那個白癡Potter幹的好事!Draco憤怒的想,他沒資格禁止他解決基本的生理需求!

 啪一下闔上書,Draco像風一樣衝出葛來芬多塔走向級長浴室,那裡通常沒有人,比較適合他現在想要做的事。





 這也算是符合Potter的要求,他可沒跟別人一夜情濫交上床什麼的,他應該要感謝自己的自制力才對。Draco脫下衣服,滑進級長浴室的豪華浴池中,先泡了個徹底的熱水澡,將自己清洗乾淨之後他已經因為蒸氣和舒服的水溫被挑起了情慾。

 他從浴池中起身走到一面落地鏡前欣賞Potter的身體。這真的是一個美麗的身體,纖細、嬌小、有韌性,非常適合被壓在身下打開並抬高雙腿,Draco想著,凝視著鏡子裡的自己,想像自己是在撫摸這具身體,而不是處於這個身體裡。

 他的手滑到胸前紅嫩的乳珠,一邊溫柔搓揉著,一邊用力擰扭,一陣閃電般的酥麻快感立刻讓下身起了反應,兩顆小紅櫻從沒經過這樣子的玩弄,一下子便顫巍巍的挺立了起來。

 噢,處子的身體真是敏感。Draco隨即高興的想起這具美麗的身體是沒有任何人碰過的,除了那個禁慾的身體主人外他是第一個。Draco微微轉身,看向這具身軀的背部,潔白光滑的背部讓他十分想要愛撫、舔吻和觸摸,噢,還有那個圓潤白皙的臀部……Draco強壓下想要撥開柔軟臀辦看看躲在裡面的小穴可愛模樣的衝動,光用想像的就足以讓他血脈賁張了。當然他更希望能用自己原本的身體來碰觸這具漂亮的身體,揉捏那兩片柔軟的臀辦,狠狠插入未經人事的粉紅色後穴,看Potter在他身下呻吟、翻滾、哀求……

 不過既然現在沒辦法,只好先湊和一下了。

 Draco一邊拉扯胸前的嬌嫩,一邊握住那青澀的性器,一種不知名的感覺瞬間打中他全身,怎麼這麼快就可以有如此強烈的快感!他的呼吸開始漸漸粗重,握著稚嫩陰莖的手也更加快速的套弄起來,每一下都精確的撫在最敏感的部位。

「唔…….」在一陣強烈的痙攣後,Draco攀上慾望的高峰,白濁的液體弄髒了他的手和地板,他粗重的喘著氣,忽然看見身後有一道金光反射而過。

「Draco Malfoy……你在做什麼?!」

 噢,他的頭髮顏色還真漂亮,就算Potter是個對保養無能的笨蛋他的頭髮還是能閃閃發亮,這就是天生麗質?

 不過Draco沒有太多時間感嘆自己的優良髮質,因為一個狂怒的Harry Potter正站在他前面怒視著他。喔──噢,他忘記Harry現在的身分是史萊哲林的級長,他當然有資格進來級長浴室。

「你在對我的身體做什麼!」Harry惱羞成怒的大喊「你這隻發情的公狗!」

「嘿,這是青少年正常的慾望好嗎?」Draco邪邪的笑著,手指擦過胸前紅腫的乳頭,說「你的身體感度不錯哦。」

「他媽的Malfoy,不要碰我的身體!」Harry看起來氣的快中風了「你、你還對它做過什麼!」

「做過什麼?」Draco挑起眉問「你的意思是你的貞操還在不在嗎?」

「回答我的問題!」

「你的問題太爛了,所以我不知道你想問什麼。」Draco惡意的微笑「還是你想問你的小穴有沒有被什麼東西插過了?」

 Harry的臉迅速燒紅起來,他不否認在他深夜的幻想裡,他一向是想像有什麼....進入他的身體…..深深的……狠狠的………

「噢,Potter……你顯然還是隱藏了一些小秘密喔。」Draco沖洗掉身上的白液,優雅的滑回大浴池中,說「或許你應該下來好好泡泡澡,分享一下我們晚上在床上的小秘密?」

--
小H的心理很煎熬,小D的身體很煎熬.....XD



第四章(2011/1/9)


**Harry Potter在Draco Malfoy的身體裡**


 其實他Harry很清楚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是什麼。

 一直,都非常清楚。

 他喜歡Draco,Draco Malfoy。

 就在大戰結束,他仍改不掉半夜四處遊蕩的習慣時,他又看見了厄里斯魔鏡。

 除了他的父母,Draco也站在他身邊,溫柔的看著他,握著他的手,彷彿他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寶物。

 所以當他在禁書區看到那劑魔藥時就下了決定,他想要試試看…..就這麼一次,去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或許有一天厄里斯魔鏡裡的畫面能變成真實。

 但是他現在悲哀的承認,Draco想要的或許只是性。Draco對自己展現出的全是對他身體的渴望,他不是真的想要自己,他只是想和自己上床。

 然後他們現在還被困在彼此的身體裡。

 更糟的是他不能……他永遠不能告訴Draco他心裡最深的秘密,他承受不起Draco對他最深渴望的冷嘲熱諷或是Draco利用他的愛讓他變成自己的床伴性奴隸或其他什麼的,以Malfoy的變態程度加會利用手邊所有能利用的資源的個性,很有可能。

 所以他現在卡在了個進退兩難的處境。

 Harry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收拾好東西從圖書館走出去。他在Draco的脅迫下對著鏡子學會了毫無表情的臉,Draco恐嚇他學不會貴族的優雅儀態就算了,敢用他的臉露出愚蠢的葛來芬多微笑他就要用Harry的身體去Snape的辦公室找他喝茶,讓葛來芬多遭到三百年來最嚴重的扣分。

 他們不能一輩子這樣,這樣對Draco也不公平。但是Harry沒辦法去告訴Dumbledore他做了這種蠢事,或是任何一個成人……光是想到他們知道他愛上那個前食死徒,而且渴望的程度和對自己父母相同時的表情他就寧可讓自己死了算了。

 他只剩下一個選擇,最有可能幫得上忙而且諒解他的人:Hermione Granger。

 還得Hermione看到Draco Malfoy靠近她不要尖叫才行,Harry嘆著氣想。




 運氣還不錯,Harry在圖書館門邊徘徊了好一陣子,看見只有Hermione一個人坐在圖書館,想必Ron又去練習魁地奇了。Harry猶豫著,拿著一疊書掩飾走到了她身邊──他從來不知道和他朋友說話會這麼緊張!

 果然,Hermione一看到他立刻變得很不友善「Malfoy,你想幹嘛!」

「Hermione…..」他來的時候已經想過這種情形了,他立刻單刀直入小聲的說「不要叫,我是Harry Potter,妳的父母在麻瓜世界的工作是牙醫,妳是獨生女,Ron Weasley最害怕的東西是蜘蛛,因為小時候被雙胞胎把熊寶寶變成蜘蛛害的,然後Weasley雙胞胎開惡作劇商店的基金是我三巫鬥法大賽的獎金,是我,Hermione,求妳相信我。」

 Hermione聽完這一串Malfoy不會知道的事情後錯愕的望著那張俊俏的臉和閃亮的金髮好一會,平靜下來「Malfoy,帶著你的問題到北塔空教室去。」

 Harry知道Hermione相信他了,感動得差點要流下淚來,他點點頭,恢復Draco那張沒表情的臉走出了圖書館。




**北塔,廢棄教室**

 當Harry招出一切之後Hermione緩緩的點頭道「難怪我一直覺得這一個月來Harry很奇怪,變的不愛講話而且很冷淡,原來那是Malfoy。」

「是……是的。」

「這件事你有告訴Ron嗎?」

「呃,沒有,我不認為他知道每天跟他睡在同一個房間的是Malfoy他會很開心,他可能會立刻滅了Malfoy之類。」而且Ron絕對不會記得那是Harry的身體!

「嗯,正確的考慮。給我那劑魔藥的藥方,我可以去幫你找找看有沒有解藥。」Hermione憂慮的看著Harry立刻掏出羊皮紙寫下藥方,皺起眉頭「喔噢,古魔藥…....」

「怎麼了?Hermione,妳還是有辦法的吧?」Harry哀求的看向Hermione「拜託──」

「據我所知古魔藥的解法通常會直接和做法寫在一起,而且就因為他們太純粹、太基本,所以幾乎不會有另外能解的藥方,你只能按照它最原本的解法。」Hermione解釋「意思是,你還是得去了解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

「我剛剛已經告訴妳了──我──」Harry揮著手大喊,Hermione制止了他。

「我早就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Malfoy了。」她冷靜的說「你對他的執著程度一年比一年高,到了六年級簡直像神經病一樣每天拿著活點地圖看他去哪裡做什麼,甚至想要放棄魁地奇和活米村去跟著他看他在幹嘛!」

「我──可是Ginny──」Harry口吃起來,他自己都覺得自己那時候的行為真的很像懷春少女每天都只想跟著自己喜歡的人屁股後頭跑。

「那只是因為你潛意識中認為還是要跟女孩在一起才正常,而Ginny確實很漂亮個性也很好,而且又喜歡你。」Hermione聳聳肩說「我不認為你對Ginny說的分手理由是真的,因為你是同性戀,你只是喜歡Malfoy,這兩點差很多,你去想像一下你跟丁上床的畫面,他也是同性戀。」

「噁!」Harry露出作嘔的表情。

「我的建議是,不是只有你有最深的秘密,Malfoy一定也有,而且像你一樣有無法開口的理由。或許這劑魔藥的重點不在讓你了解自己最深的秘密,因為你們根本就很清楚自己的秘密是什麼。」

 Hermione眼中閃著無法理解的光芒,緩緩的說「要接受它才是最困難的事情。」

 畢竟,有很多祕密最好永遠放在黑暗中,永遠也不要被知道,因為那樣會破壞所有的平衡。

 所以,這劑魔藥的做法才會被放在禁書區。





 接受自己最深的秘密,接受自己喜歡的是一個Malfoy,一個前食死徒,一個總是喜歡欺凌弱小傲慢自大的史萊哲林。

 為什麼我會愛上他?為什麼我對他的執著會與日俱增?為什麼會讓那一點點小芽在心中紮根到無法控制的地步?

 Harry苦惱的想著,打開了級長室的房門,看見Draco已經坐在裡面了。

「Mal──Malfoy!你怎麼這麼早來!」在一次他們在占星塔見面想辦法變回來結果差點被飛七抓到後,他們現在改成晚餐後到Draco的級長室繼續奮鬥,順便讓Draco監督Harry做作業,以免他用Draco的身分交出讓教授吐血的東西。

「我發現我們忘記一件很重要的事。」Draco憤怒的說,這一個月他們都忙著想辦法變回去和不要在別人面前露出馬腳,哦,他的工作還多一項,讓Potter那個白癡不要毀了他的成績!

「什麼?」

「魁地奇球賽,下星期開始。」Draco看著Harry的臉色開始發白「第一場,葛來芬多對史萊哲林。」



第五章(2011/1/14)


 這絕對是霍格華茲有史以來最詭異的一場球賽了。

 金探子不只一次停在雙方找球手的鼻子前面、頭髮上、袍子邊緣,所有的觀眾──連完全不想來看球賽的Snape都看見兩個找球手明明都看見了金探子在他們眼前晃,就是不知為何死也不肯動手去抓!

 然後這兩名找球手還是雙方隊長,沒人有辦法罵他們。

 他們只能看兩名找球手在天空上互罵對方。

「Potter,去抓金探子!」

「去死吧,你怎麼不去抓,這次我不跟你搶,你難得可以贏一次!」Harry生氣的諷刺Draco「快點,它又飛過來了!就算你手殘都可以抓的到!」怎麼這種時候金探子特別喜歡靠近找球手,其他時候都躲的沒影?

「打死我我也不會讓葛來芬多贏!」Draco低吼「別蠢了Potter,快去抓才能結束比賽!我餓了!」

「我不要!」

 這場比賽打了整整兩天兩夜,最後因為雙方找球手堅持不抓金探子,為了讓學生能回去上課,Dumbledore只好宣布直接用快浮的得分判輸贏。

 平手。




**Draco Malfoy在Harry Potter的身體裡**


 打了整整48小時的魁地奇,他快要虛脫了。Draco一脫下那讓他噁心的金紅色魁地奇球袍,隨意沖了澡後就對床旁簾幕下了上鎖咒和靜音咒,接著便疲憊的倒在床上。

 他媽的這種日子還要過多久?他頭痛的按住前額,剛剛Weasley還安慰他的──失常,順便跟他說聖誕節要他記得一起回去陋居……他才不要跟一群Weasley擠在那個破房子裡!那是Potter那個智障的興趣,不是他的!

 而且他完全不想讓Potter帶著他的樣子去Malfoy莊園,以他悽慘的演技一定會被父親看出來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到時候可是很麻煩,就算運氣好沒被戳破,Potter那種可悲的禮儀也必定會導致被Lucius責罰的下場。雖然痛的不是他但是他一點也不希望已經十七歲了還被Lucius懲罰,他已經很多年沒被Lucius懲罰過了,但是那個笨蛋一定會毀了他的紀錄。 

 到底要怎麼樣才變得回去?Draco嘆息。

 當了一個月的黃金男孩,他發現Potter的日子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好過,光是每天盯著他看的人就多到讓他想吐,難怪Potter那傢伙喜歡隨時帶著隱形斗篷……還有那堆情書和禮物,很顯然全是衝著他是"那個打敗黑魔王的男孩"而來的,只因為慕名而來表白的感覺讓他很噁心,他現在知道Potter會冷感的理由了。

 而且仔細看Potter的東西,Draco驚訝的發現Potter似乎很寂寞…..跟他想像的受盡大家寵愛的黃金男孩很不一樣。課本和羊皮紙的邊緣塗鴉著許多像是全家福的畫,他父母的照片和書信都被他像珍寶一樣細心的收藏在行李箱的最底層。他知道Potter是孤兒,他的假期都是在Weasley家度過的,但是等他真正到了Potter的身體中他才感受到那種無家可歸的淒涼。

 Draco不禁覺得自己比Potter好多了,就算Lucius很嚴厲,但是他其實對Draco很好,更別提Narcissa對Draco幾近溺愛的照顧。

 Granger和Weasley是對Potter很好,但是朋友終究只是朋友,有些東西畢竟不是朋友能夠給予的,在他變成Harry Potter的這段時間裡,他常常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空虛感。

 Potter幹嘛不給自己找個女朋友還什麼的?哦,不對,Potter和女孩交往過,是因為這股強大的空虛感讓他根本無法擁有任何一個人嗎?所以每次戀情都慘澹收場......同性戀八成不是他守身如玉的真正理由,Draco冷哼著想,那些愛慕者大概有一半是男的,Potter若是想,早八百年前就不是處子了。

 Potter很渴望被擁有和被愛,還有一個歸屬,但是他又拒絕了幾乎所有對他示好的人…….那他渴望的究竟是什麼?

 Draco默默的想,每天晚上躺在這張床上,他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就要呼之欲出了,但是就差那麼一點兒無法感覺到,而他也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自己心中蠢蠢欲動等著破繭而出。

 是他自己最深的秘密嗎?

 這段日子他搜索枯腸把所有他認為是秘密的東西都告訴Potter了,他為了想變回來什麼丟臉的事情都說了,反正Potter也沒法說出去或是笑他,更何況Potter的丟臉事不比他少。

 但是就是,死也變不回來!!
 
 Draco的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可怕的可能性,會不會......不可能.......他根本沒有秘密?



 如果一個Malfoy站在厄里斯魔鏡前面,他會看見什麼?
 一個Malfoy,能夠有什麼最深的祕密?
 是秘密,或是渴望?這兩者之間有什麼不同?



「我們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最深的秘密,問題只在於,我們自己願不願意接受它……」Draco的心碰碰跳著,他抓起Potter的隱形斗篷,他不能再想下去了,這個可能性實在太過恐怖。
 
在城堡裡毫無頭緒的疾走,Draco的腦中一片混亂。

沒錯,他擁有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不管怎麼樣都不夠,所以他什麼都想要………但是,什麼也都可以放掉。

猛力推開占星塔的拱門,Draco對上了他自己銀色的眼眸,還有不知為何佇立在那裡的厄里斯魔鏡。



第六章(2011/1/17)


 如果你知道那是厄里斯魔鏡,你敢睜開眼睛嗎?
 

在鏡子裡,他看見了年幼的Draco……金色的頭髮,小小的,大概十一歲,他在……那是哪裡?他穿著霍格華茲的校服,對一個黑髮的小男孩伸出手,那個小男孩有著漂亮的綠眼睛,戴著破破爛爛的眼鏡……
 
年幼的Draco對黑髮的小男孩伸出手,微笑的看著他。
 

 那是一切的轉捩點。


 黑髮小男孩望著金髮小男孩,愉快的笑了,伸出手,兩個人緊緊相握。


 如果那時候你牽了我的手,會不會有很多事情都不一樣?


 Draco踉蹌後退,直到撞到牆讓他跌坐在地,他喘息著,把頭埋進膝蓋之間。

「Malfoy,你沒事吧?」Harry被Draco的行為嚇了一跳,匆匆走到他身邊「那是厄里斯魔鏡…….它能夠反映我們心中最深的渴望……..你看見什麼了?」

 Draco不理他,Harry只好在他身邊坐下,自己講起話來「我第一次看見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我看見我爸媽…..我的祖父母……我所有的家人。」

 現在,還多了一個你。Harry把這句話嚥下去,強自歡快的說「Ron看見他當上級長和男學生主席,哦,還有魁地奇隊長。」

 Draco哼了一聲,Weasley最深的渴望還真淺,他不需要用魔鏡就已經達到Weasley可悲的最深渴望了。

「Dumbledore說他看見他自己拿著一雙襪子。」Harry想起來就忍不住笑了。

「襪子?」當代最偉大的巫師只想要一雙襪子?

「對啊。」Harry靠著牆說「或許最深的渴望…..和秘密並不一定那麼困難,只是看我們自己選擇要不要去相信……承認,和爭取。」

 但是我的渴望已經不可能達成了。Draco默然的望著厄里斯魔鏡,裡面兩個可愛的小男孩手牽著手,向對方嬉笑怒罵扮鬼臉,玩的非常開心。

 彷彿是彼此生命中的唯一。

 如果你牽了我的手,會不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人就是我?Malfoy莊園會不會就取代陋居成為你的第二個家?

 如果你牽了我的手,會不會你就被分到史萊哲林?會不會我們就成為最好的朋友?

 如果,一點意義也沒有。

「Malfoy,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Harry望著繁星點點的夜空,問。

「我什麼東西沒有?」Draco懶洋洋的看了Harry一眼「錢、身分、地位、家世、成績、外貌……」

 Draco忽然停住了,那股強大的空虛感又籠罩了他,這些東西很重要,他也都有了,那為何他會感覺如此的空虛無謂?

「你呢,Potter?你想要什麼?」Draco掩飾住心裡的感覺,說「你在鏡子裡看見的是你父母…..」

「是,所以那已經不可能實現了。」

「都是不可能實現的……」Draco的視線仍然無法從鏡子裡玩得很開心的兩個小男孩身上移開「難怪說這面鏡子會把人逼瘋。」

「嗯?什麼意思?」

「如果看見的東西是屬於過去,是屬於遺憾,那不管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成真。」Draco的聲音變得很輕柔,Harry幾乎聽不見他要講的話「我們知道那不是真的,但是又無法移開視線,因為我們希望那是真的,而只要我們一離開……..我們就必須面對現實。」
 
所以只能在鏡子前不斷沉淪,日復一日。

「我們無法改變過去。」Harry輕聲說「但是我們可以擁有未來。」

 Draco忽然做了一件他永遠無法相信的事,他拉過Harry,強硬的把他按在自己的肩膀上,輕輕撫摸那頭光潤的金髮。Harry被嚇了一跳,但隨即放鬆下來,把自己向下滑一點,讓自己現在的高度能剛好搆在Draco肩膀上。

 自己摟著自己的感覺還真奇怪呢。Draco想著,不由得輕笑了。

 鏡子裡的畫面變了,像是純粹反射的鏡像…….黑髮的少年摟著金髮少年,然後一陣扭曲,畫面又變了,變成高挑的金髮少年摟著嬌小的黑髮少年,黑髮少年窩在金髮少年的肩窩裡,金髮少年的手占有性的環著他,兩個人都幸福的微笑著。

 然後黑髮少年仰起頭,甜蜜的對金髮少年說了些什麼,金髮少年笑了,低下頭吻了他,黑髮少年微微仰起頭,熱情的回應著那個熾熱的吻。

 這到底是鏡像,還是現實?

 Draco並不想知道真正的答案。

---

 小Draco沒辦法跟小Harry玩,很傷心,沒關係,長大了可以一起玩更多東西XD



第七章(2011/1/19)


「霍格華茲的男學生主席,你不應該翹課。」

「魔法界的救世主,你應該改名叫那個翹課的男孩。」

 蔚藍的天空飄著幾朵白雲,兩個男孩依偎在一起,從占星塔頂靜靜俯視著美麗的霍格華茲校園。

「去他的魔法史。」Harry笑,更緊的貼向Draco的體溫。

「去他的數字占卜法。」Draco喃喃說著,生平第一次,他放縱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現在只想坐在這裡,讓暖洋洋的陽光照在他身上,讓那個傻傻的小獅子靠在自己身上,享受那溫暖的重量。

「欸,如果一輩子都變不回去了怎麼辦。」Harry看著幾隻貓頭鷹飛過天際,問。

「那就算了,當救世主也不錯,我不用回去繼承Malfoy家,還可以做所有自己想做的事情。」Draco懶洋洋的回答。

「那我要去掏空Malfoy家然後再遠走他鄉。」Harry哈哈大笑,想像Lucius知道自己兒子掏空Malfoy金庫然後消聲匿跡的表情。

「請,我不介意。」Draco隨意的揮揮手,說「那些財產真是麻煩的東西,每次我父親要我學那些財務管理都讓我很痛苦……..」

「哦?」Harry揚起一邊眉毛──他在Draco身體裡唯一學到最像這個金髮史萊哲林的表情。「Ron聽到你居然嫌錢太多很麻煩一定會生氣。」

「嗯哼,他如果知道那些財產代表的是犧牲自己所有想要的東西換來的我看他還想不想。如果他生在Malfoy家,他根本不可能和Granger在一起,父親會先殺了他。」Draco仰頭看著一片形狀特別奇怪的雲,說「我一畢業…….大概就會跟某個我連她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的女人結婚,然後還得跟她生小孩。」

「啥?」Harry忽然感到一陣沒來由的心痛。

「政治聯姻。」Draco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解釋「我早就知道了,父親會為我挑選對家族最有利益的女人和我結婚……..所以我從來不會,也不想去愛上誰,因為不管怎樣我都得不到那個人,除非那個人能夠得到我父親的認可。」

「你不覺得這樣很悲哀嗎?你從來沒有選擇……….」

「我生在Malfoy家,我本來就沒有選擇。」Draco輕喟道「我的一生早就已經被決定好了…….我只是做為一個Malfoy活著,我從來不知道Draco的生命中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這不是秘密,因為我連自己是誰都無法確定,所以我連秘密都不配擁有。

「一起走吧,Draco。」Harry忽然說。

「走去哪?」

「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Harry靜靜的說「我想要這麼做已經很久了……我痛恨大家都一直盯著”那個活下來的男孩”,更痛恨我隨便做什麼都會上預言家日報的頭條。隱居也好,回麻瓜世界也好,我們有很多他們沒有的,相對的他們也有很多我們沒有的。而現在我們變成這個樣子…….」

 Draco盯著Harry,這真是一個瘋狂的提議………

「我相信你當救世主也當夠了,我也不要被Lucius抓回去跟哪個不認識的女人結婚,我們兩個的錢足夠一起過很好的日子,就算沒錢了,以我們兩個的能力也絕對餓不死的。」Harry輕聲說「所以,一起走吧,Draco。」

 這樣,或許我們就不需要再繼續追尋些什麼了。

 Draco只是用他現在那雙美麗的綠眸,靜靜望著Harry銀灰色的眼睛。




**霍格華茲畢業典禮**


 拜託,希望那個白癡救世主不要毀了他男學生主席的致詞,這樣恐怕他們還沒走他就先被Lucius給撕碎了。Draco坐在葛來芬多的餐桌,焦慮的盯著坐在教師席旁的Harry。

 他們已經練習了一個禮拜,修改了無數次講稿,因為Harry無論如何也學不會他貴族式的優雅和說話方式……….雖然Harry一直憤怒的堅持那全是愚蠢的裝腔作勢。

 而且今天不只是Harry得用Draco的身分上台致詞,Draco自己也準備了一個演出,所以他希望今天一切都能完美。

 Dumbledore站上了台「那麼,我們都知道今天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今天所有坐在這裡的七年級生即將迎向他們人生中一個新的里程……..」

 是啊,Draco心中暗忖,新的里程。

 嗯,他得說他為Harry的表現感到驕傲,練習的時候那麼悽慘,講的零零散散亂七八糟,結結巴巴辭不達意到他甚至懷疑黃金男孩有語言障礙,不過正式上場的表現真是好極了──雖然中間漏了幾句,但是Harry擁有另一種強而有力的信服感,他說出來的字字句句都鏗鏘有力,令人信服,令人渴望………

 Harry的演講快結束了,Draco整理一下袍子,要上場了。

「讓我們期許自己,幫忙彼此,在未來的人生路上都能攜手同行……..」

「是的,所以,你願意與我攜手同行嗎?」Draco從葛來芬多餐桌站起身,清亮的聲音響徹整個大廳「Harry Potter?」

 一抹驚訝閃過金髮男孩的臉龐,但隨即被喜悅所點亮,Harry扮演的Draco Malfoy走下講台,兩個人在台前相會,緊緊握住對方的手。

「我願意,Draco Malfoy。」Harry低喃著,眼裡再也容不下其他人其他聲音。

 Draco握住Harry的手,微笑的環視了一圈大廳,大廳裡的所有學生──除了Hermione外都呆呆的看著黑髮青年露出Malfoy專屬的假笑,說「感謝各位七年來的照顧,或許你們會很高興知道這一年來其實我是Draco Malfoy。」

 而一頭閃亮金髮的青年露出他們救世主溫暖的笑容和最砥礪人心的眼神,說「我很高興在我的求學生涯中有你們的陪伴,嗯,其實我是Harry Potter。」

 就在Lucius憤怒的起身前,Harry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小的墨水瓶,用大家都聽得見的低柔聲音說「確定了?走了可就不能回來了。」

「廢話少說。」Draco繼續保持著他一貫的假笑,說「我們從來就不能回頭,不是嗎?」

 我們不能改變過去,但是我們可以擁有未來。

 就在大廳的所有學生、家長、教師目睹門鑰匙發出亮光開始旋轉的瞬間,一股不屬於港口鑰的光芒包圍了Harry和Draco全身。

 世界飛快旋轉起來,就在一切重新平靜下來時,他們的黃金男孩和Malfoy家的繼承人已經消失無蹤。

---
 小H根本就是在建議小D私奔嘛~




第八章(2011/1/20)

 這章開始,變回去囉!


 他們擁抱著,旋轉著,降落在一座小洋房的客廳之中。整潔的小房子布置的溫馨動人,空氣中有著淡淡的花香和溫暖的木柴香。

 Draco望向懷中的人,驚愕的看見了那雙美麗的綠色眼睛。

「Harry…….」他抬起手,輕輕撫摸著嬌小男孩的臉龐,撥開蓬亂的黑髮,看著那道標誌性的閃電疤痕。

「Draco,我們…….好像變回來了?」Harry愣了一下,微笑起來,他從來不知道那雙銀灰色眼眸是如此的清澈純粹。

「真的,這真是……」Harry看著Draco的表情,畏懼的等著他立刻拿起門鑰匙回到霍格華茲宣布那只是一個無傷大雅的畢業玩笑,然後回Malfoy家繼續當他的繼承人。

 他沒想到隨之而來的是壓到自己唇上冰涼但柔軟的薄唇。

 Draco瘋狂的吻著Harry可愛的嘴唇,輕輕用舌頭舔著形狀姣好的唇瓣,要求進入,在Harry微微分開唇瓣之後他的舌頭迅速闖入,繞住Harry的舌頭,在甜蜜的小嘴裡盡情肆虐享受。

「嗯…..唔………」Harry被Draco火熱的吻嚇到,但很快就融化在Draco的臂彎裡,當Draco終於結束熾熱纏綿的吻之後,他無力的靠在Draco的身上。

「為什麼我們會變回來?」Harry貼在Draco胸膛上,聽著他溫暖有力的心跳「所以到底最深的秘密是什麼?」

「我覺得不需要去認真的探究,重點是我們變回來了,所以我們必定是知道並接受了自己最深的秘密…….」Draco愛撫著Harry的背脊,沙啞的說「我們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一起了解到底那個秘密是什麼。」

「或許……..這就是最深的秘密?」Harry仰起頭看向Draco,意味深長的笑著。

「這全部都是你不好。」Draco吻著Harry美味的脖頸,咕噥著說「你害我禁慾了整整一年………一年!」

「你明明就有用我的身體自己來。」Harry哼了一聲「你到底還用我的身體做過什麼事?」

「哦,我現在確實想用你的身體做些什麼事。」Draco一把將Harry打橫抱起,往樓上走去,一邊調笑著說「我記得你答應我只要我配合你的蠢實驗你就會答應我兩個合理的要求?」

「你,所以你想──」Harry很想掙扎,但是又怕掉下去,只好緊緊摟著Draco的脖子。

「我說過,我最深的秘密就是我非常、非常、非常想要你。」Draco的銀色眼睛裡閃過混合著邪惡和慾望的光芒「這可不是假的。」

「這哪是最深的秘密!你說完我們根本沒變回來~!」

「你不想要我?」Draco繼續往二樓的走廊走去,伸手推開一扇雕花的門「你在深夜的時候沒有想像過我進入你,沒有想像過我吻你、充滿你?」

 Draco把Harry放在床上,壓了上去,整個身軀籠罩住嬌小的少年,在他耳邊輕輕吐著溫熱的氣息「你渴望我很久了吧,Harry?所以你才會一直保留你的童貞,因為希望我是第一個進入你的人?」

「去你的自戀狂。」Harry一邊說,一邊圈住Draco的脖子,柔和的說「如果你沒拿我的身體去做什麼壞事的話…….輕一點,這是我第一次.....」

「那不是壞事,親愛的…….」Draco低喃著,解開Harry身上的禮袍,看著柔軟白皙的肌膚展現在他眼前「我會讓你知道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之一………」






「嗯……」伴隨輕微的嚶嚀,昏暗的房間裡充滿了情事後綺旎和倦怠的氣氛,Harry待在Draco的懷中,讓金髮青年從後面環抱著他「出去啦,Draco,都做完了還……」

 Harry的臉上有著深深的紅暈,感覺著後穴仍然緊緊啣著Draco的肉柱,雖然已經疲軟下來但是體積仍舊可觀,對於剛剛才初次被開拓的身體不太舒服。

「出去啦…..」Harry扭動著身體想把Draco的肉柱從身體裡推出去,卻被Draco一把按住。

「你最好別亂動,等下惹起興致我可能會想再來幾次。」Draco警告他「你不想搬到新家的第一個星期都在床上度過就乖乖別動。」

「你、你這色情狂........」Harry的臉更紅了,生氣的咬住下唇,忍耐著後穴被異物侵入填滿的不適。

「這樣叫色情狂?」Draco挑挑眉,手擰上Harry嬌嫩的乳頭「這是正常範圍內的生理需求而已,因為你的笨主意讓我禁慾了一年,現在你當然得負起責任好好滿足我。」

 Harry負氣的用被子遮住頭,感覺到Draco的手從他胸口下滑,握住他的陰莖,然後他驚恐的發現他又起了反應。

「哎啊,果然身體比較誠實。」Draco細細咬著他的後頸,笑「感覺很好?愛上和我做愛的滋味了?」

「哼。」Harry嘴硬的哼了一聲,卻又忍不住問「你為什麼……..」

「為什麼技巧這麼好?」Draco挑挑眉說「你別忘了我在你的身體裡待了快一年,就算靈魂換回來了,身體的敏感帶還是不會變的。」

「你!!」Harry氣壞了,顧不得後穴還插著Draco的性器就想轉身打他,卻猛然發現肉柱又開始在體內膨脹,重新被撐開的感覺讓他哀鳴一聲倒回原位。「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對我的身體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無恥!下流!」

「我沒去跟別人上床啊,我只是就自我的本體做點研究而已。」Draco的聲音中出現了微微的喘息「話說在你的性幻想裡,明明就有被進入的畫面…….所以我想我應該有徹底滿足你吧?」

「你……..你怎麼會………」Harry窘的連耳朵都紅了。

「親愛的,不想讓別人知道就別把自己的性幻想寫在日記裡面而且還沒上鎖。」Draco的手在Harry的腰上收緊,說「還好你沒飢渴到自己拿什麼東西進入自己,你的身體才是完全屬於我的。」

 說著,Draco覆著他陰莖的手開始微微套弄,讓Harry也開始喘息「不…..Draco…..我想休息……」

「還疼嗎?疼就不做了。」Draco乾脆的說。

「真的?」Harry沒想到Draco居然這麼簡單就放過他。

「當然,不一定非要用下面的小嘴不可啊。」Draco輕輕按上Harry的紅唇說「下面的小嘴累了就輪到上面的小嘴,同理可證。」

「你這欲求不滿的該死的───」Harry的喊叫梗在了喉嚨裡,因為Draco收緊了包著他陰莖的手。

「要罵快罵,我怕你等下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Draco邪惡的笑著,從Harry的後穴中拔出了自己的堅挺。





**三年後**


「欸,所以你是一直在記恨剛入學的時候我拒絕跟你握手的事?」兩個青年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壁爐裡跳動著暖洋洋的爐火,Harry蜷縮在Draco懷中,像隻小貓一樣親吻他露出的胸膛。

「嗯哼。」Draco撫摸著Harry──已經成為他配偶的背脊,懶洋洋的說「你想讓我想起那時候的火氣就繼續說,我保證你明天起不了床。」

「喂,你太會計較了!」Harry挪動一下自己的屁股,決定不要跟自己過不去,他明天可是要上班的。

 在從畢業典禮上消失之後他們仍舊留在魔法界,待在一間特別選擇並準備的小屋裡,忠實咒的保護讓他們非常安全,頭一年他們為了躲那些拼命找他們的親朋好友──特別是Lucius,他們並沒有出去工作,Harry把他繼承的家養小精靈叫來小屋照顧他們,而他們每天的工作就是……..

 好吧,滾床單。據Draco的說法這是Harry欠他的,所以他在屋子裡各個地方都狠狠的占有過Harry,連Harry難得想煮個飯調劑一下身心都在廚房被偷襲,最後晚餐還是得靠家養小精靈因為他站不起來……...

 總之,在確定Lucius打消想殺他們的念頭和預言家日報終於放棄每天報一些「被色誘的救世主!」「霍格華茲的地下戀人,是私奔還是殉情?!」之類的爛頭條之後,他們各自外出找工作,Draco如願在聖芒果醫院申請到治療師的職位,Harry則是在一間魔藥公司工作,他本來想去申請傲羅職位的,後來想想在魔法部太容易遇到Lucius,他不確定那個男人看到他會不會立刻想起他把Malfoy家獨生子帶走的好事………..還是不要跟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好了。

 在第二年的情人節,Draco和他求了婚,理由是「因為所有事情的開端都拜你的蠢主意所賜,所以你當然要負全部責任!」

 好吧,不太中聽的求婚,不過這就是他的Malfoy,所以他們結婚了,讓Draco更可以光明正大的拉著他從這裡滾床單滾到那裏,再從那裏滾床單滾到這裡,最瘋狂的是有一次在施了咒的花園裡………

 雖然知道理論上那些路人是看不見Harry就在花園裡被Draco壓著幹的,但是當那些路人無意識的視線掃過去的時候Harry還是緊張的抽搐,只要有人的視線多停留兩秒他就覺得心臟快要破了,只有那個無恥的色情狂一直很高興的做個不停還說外面有人在走動的感覺好刺激,而且Harry緊張起來收縮的好緊……….

 拜託Malfoy其實可以不必那麼有創意,有一次他還想拉著他在聖芒果醫院裡的診療室…….簡直就是褻瀆!!

「Malfoy從不接受拒絕。」Draco高傲的看著窩在他懷中的Harry,Harry尷尬的逃避Draco冷笑的眼神,全身發毛。

「我……..我很抱歉嘛,那時候你讓我想到的只有一直欺負我的表哥…….」Harry囁嚅的解釋,看到Draco挑起一邊眉毛之後終於放棄的大喊「不然你要我怎麼補償你嘛,我又沒辦法用時光器回到過去改變這個事實!」

「你那時候拒絕握我的手,所以現在呢,你就好好握著其他地方來表達你的歉意吧。」Draco惡劣的笑了,拉住Harry的手伸進自己的袍子中,Harry羞窘的發現自己握住了Draco的火熱,那個東西像是有生命一般在他手中微微跳動。

「我們不能改變過去,」Draco也解開了Harry的袍子,探進他柔軟的臀縫之間,低低的說「但是我們可以擁有未來,和我們彼此所有的秘密………..」

 我們再也不需要在淒冷的夜裡,獨自追尋。


END


簡短小番外


「Harry。」

「如果你要問我痛不痛因為你還想要再來一次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去睡沙發了。」

「不是,我只是想到你還欠我一個合理範圍內什麼都願意的要求。」

「什麼!?不是已經用完了嗎!」

「哪有,我有兩個啊,初夜一個,還有一個沒用。」

「你想幹嘛?」

「下次我們回霍格華茲探望教父的時候,可以在那裏好好"玩一玩"。」

「你這想玷汙學術殿堂的變態!」

「我是指一起去魁地奇球場飛行或是去湖邊散個步,然後手牽手一起坐在餐桌上吃個飯回味幾乎全部都被我們浪費在吵架上的學生生涯………Harry你太糟糕了,雖然說我知道你為我的下半身著迷,可是也不用無時無刻記在心裡。」

「Malfoy你這混蛋加三級……」

「以上那些結束之後,在學生晚自習的時候穿著隱形斗篷在大廳好好玩一下。」看著Draco邪惡的笑容,Harry嘆了一口氣。

 他需要告訴Draco,Dumbledore能看穿隱形斗篷的事情嗎?
  1. 2014/04/12(土) 01:11:16|
  2. [DM/HP]
  3. | 引用:0
  4. | 留言:0
<<HP [DM/HP] The Secret's In The Telling | 主頁 | HP [DM/HP] 我來牽著你的手>>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osetteanalissa.blog.fc2.com/tb.php/48-ed73a16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Analissa

Author:Analissa
這裡放的是我看過的或是感興趣的文章
文章都是未授權的
所以我們要低調...
另,文章以耽美為主
請不喜歡的大大自動避雷~
---------------------
如侵權請告知,會立刻刪文
(鞠躬)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類別

=未分類 (0)
=現代 (7)
都市情緣 (5)
遊戲網遊網配 (1)
靈異奇幻 (1)
=古代 (7)
架空古代 (3)
武俠修真 (4)
=未來異世 (2)
奇妙異世 (1)
未來科技 (1)
=重生穿越 (21)
重生穿越--現代 (4)
重生穿越--古代 (10)
重生穿越--武俠修真 (2)
重生穿越--未來異世 (5)
=HP同人 (139)
[無差] (5)
[HDH] (18)
[HP/DM] (40)
[DM/HP] (34)
[HSH] (3)
[SS/HP] (28)
[HP/SS] (3)
[LV/HP] (1)
[HP/LM] (2)
[其他] (4)
HP同人文總目錄 (1)
=公告 (2)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Chatting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搜尋欄

計數器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