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然,書庫;

一世浮華,只一瞬,看盡繁華;一樹繁花,只一眼,便是天涯。

HP [無差] [Harry&Draco] The Lightning Letters

戰爭結束八百年後,巫師界一位歷史學家Iris Henderson決定找出The Lightning Letters--在戰後數百年,被發現埋藏於戰爭英雄Harry Potter曾居住過的麻瓜親戚家地板下,被譽為史上最偉大巫師文學著作的42封信--的真正作者。她在探究過去的過程之中,終於一步步揭開了八百年前那些悲傷的過往。

而是哪個人,在經過漫長世紀之後,終於能夠擁有這份沉重愛情的屬名權......


"...歷史需要證據,而人,需要感情。

不管過去怎樣,歷史終會過去,真相終會出現。

陽光下,愛情再次悄悄萌發。

The truth will be out, soon enough.

而愛也一樣。"

The Lightning Letters


第一章 譯者:月下珠

‘黑暗紀元,恰如其名,雖然發生在800年前,至今依舊嚴重影響著今天的社會。大不列顛的巫師們仍然致力於恢復他們的人口,然而,血腥的詛咒毀滅了那麼多家庭,雖然近一世紀前已都被根除,我們仍舊達不到曾經的人口。

儘管這樣重要,實際上我們對於那詭異的20年,直到黑暗方被擊潰而重建緩緩開始後這段時間裏發生的事知道得令人驚訝的少。不符合觀念的書本普遍被所謂‘食屍者’政權燒毀;而另一部分資料僅僅是為了削弱光明方而被毀滅。然而,這並不是說,我們對這段時期一無所知。關於黑暗紀元,傳說與常識經過長時間融合,成為難以分割的整體,以至於有時很難分辨哪些才是真正的史實,哪些只是後人編織的故事。無論如何,我們所知有這共同的敵人:Voldemort和他的支持者們,包括大屠殺的劊子手Lestrange。光明方為鳳凰社,由AlbusDumbledore領導,並且包括這段時期有據可查最著名的‘英雄’:HarryPotter。

可能看起來奇怪,關於HarryPotter,他早年的生活比較廣為人知,而他人生後半期的經歷,以及與Voldemort之間的大約發生在2015年左右被史學家名為貝莫德西戰役那場最終之戰,我們所知十分有限。大多數歷史學家認定Potter生於20世紀八十年代早期,並且於20世紀九十年代進入霍格沃茨(主要的大不列顛巫師學校,相當於今天的羅斯芒特)。這所學校已被毀滅,所以查證確切日期是不可能的。

Potter由麻瓜種的母親,Lily,以及純血種的父親JamesPotter所生。然而,在他父母都在Voldemort勢力第一次興起後期被殺害後,他由麻瓜親戚所撫養。倖存到今天的書籍告訴我們,Voldemort曾經被小HarryPotter“擊潰並毀滅”——他的力量被男孩所破壞(至少超過十年),而Harry則在這次遭遇中毫髮無傷,只除了前額留有一道傷痕。Potter因此成為著名的,被冠以“活下來的男孩”之名的英雄。

Voldemort想要殺死Harry的原因是一個迷。廣泛被接受的理論是Potter是GodricGryffindor——一個那時期眾所周知的,在距今大約2000年前參與建立霍格沃茨的巫師——的後裔。Voldemort,作為SalazarSlytherin——另一個霍格沃茨建立者以及Gryffindor的敵人——的後裔,想要毀滅任何活著的Gryffindor的親緣。某些意見說這兩支血統都傳給了他們後裔不尋常的魔力。然而,沒有任何一個理論是得到證實的。

在Potter學生生涯結束後,(建議讀物——AABrown的《活下來的男孩的學校生活》),我們假定他立即在導師Dumbledore的指引下為鳳凰社開始工作。Potter勇敢的參加了許多工和戰役,包括‘福克斯遭遇戰’以及‘紅點戰役’(參看《黑暗的日子——勝利和失敗》)。一些證據表明,Potter的魔力可以感應到Voldemort的出現以及他未來的計畫。Dumbledore相信,如同他在眾所周知的‘Dumbledore-Black’信件中所寫,這些力量可能來自於Potter的傷疤。

眾所周知,在貝莫德西戰役中,Potter最終擺脫困境得到勝利,但是付出了自己的生命。那時候他大約30歲。通過一種不知名的魔法和麻瓜技術的混合,Potter(儘管沒有同伴的幫助)對Voldemort發起最後一擊,擊潰了黑暗方,同時也犧牲了自己的性命。

HarryPotter並不是僅有的著名歷史人物,但卻會永遠和現代以及未來的文學聯繫在一起。2636年,被隱藏在地板下,所謂的‘LightningLetters’從他童年時期居住的麻瓜家中被發現。這些寫作年度跨越了10年以上的42封信,其難以置信的意義引起文藝界和歷史界的騷動。

明顯由Potter的愛人所寫,在戰爭和痛苦之間,這些優美沉靜的情書給黑暗紀元添加了人性的一面。這些LightningLetters以著絕對美麗的散文書寫下疼痛的渴望及憐憫。它們都署著‘致Lightning’——明顯是對Potter著名的閃電狀傷疤的致意。許多巫師世界著名的文學大師,包括MarthaNitson,都曾形容這些信件“大概是史上最偉大的巫師文學著作”。

然而,這位作者,始終是個迷。

這個不知名而又顯然在HarryPotter的一生中佔據重要地位的人物,加上那些信本身的浪漫內容,讓很多人想找出Potter神秘愛人的真實身份。

有兩個等重的主流理論。Henry Phereson提出,VirginiaWeasley,著名的鳳凰社成員Arthur的女兒,以及Potter最好的朋友Ronald的妹妹,是這些信的作者。他的證據主要建立在有據可查的Virginia愛著Potter的事實上。然而,在調查了所有的證據後,我相信這愛情是單方面的。更近一步說,我可以指出所有的這42封信展現出相同的隱密性,似乎這關係必須對他們周圍保守秘密。如果Virginia是Potter真正的愛人,這種舉動則是完全沒必要的。雖然他們的關係可能需要,如果有可能的話,對黑暗方保守秘密,但是卻不需要使甚至其他的鳳凰社成員都不知道。

HannahIveston在她2709年出版的《雷擊》一書中提出的理論是,這位神秘的作者是Potter的親密友人HermioneGranger。她也強調了這些信件中的隱密性,並且提出這是由於Hermione在這一時期與RonaldWeasley是戀人關係(他們都在貝莫德西戰役後生存下來並且在不久後結婚)。然而,這讓我覺得不真實。這三個同伴——被一個相當憤世嫉俗的鳳凰社成員稱為‘夢幻組合’——從未有明顯證據表明Harry和Hermione之間曾經包含著浪漫的因素。

在仔細閱讀了LightningLetters之後我得出的結論是,它們的作者是某位雖然意識到和HP有所糾纏是不明智的,但卻不能克制自己,更不能迫使自己離開他的人。’



好了。完成的這章稍微有點戲劇性,但是至少比頭一次的草稿好。IrisHenderson在桌後伸展了身體,轉動著她疼痛的手腕。

“噢,快點,你已經完成了嗎?”Will在他舒展開身體的那張沙發上問。他是Iris的室友,最好的朋友以及偶爾的宣傳者;確切的說,在他有心情的時候。

Iirs皺眉:“這很重要,”她說。“我選定了下本書的主題。這也許會花去我數年的時間,但是我已經決定好了。”

“讓我猜猜,”Will非常戲劇性的歎道,“又是某些煩人的舊戰爭。”

“不,”Iris說。“我決定找出是誰寫了Lightning Letters。”

Will呻吟,用手捂住臉。“親愛的,不。不要又是另一個發生在千百年前的事,沒人關心那裏的任何事了。”

“我關心!”Iris熱切的說。“還有其他許多人!”

“無論如何,”Will的手在空氣中揮揮,無視她的話繼續說著,“我認為他們已經解開了這個迷。他的那個朋友……Hermione——我想那作者是她。”

“那僅僅是理論,”Iris說。“而我不相信它。你真正讀過LightningLetters嗎,Will?”

“當然我看過!”Will憤怒的回答。他也許有點懶,也許對他最好的朋友的專業不太瞭解,但是他絕對不承認自己知識貧乏。“而且我們在羅斯芒特至少花了整整一學期在這該死的東西上。”

“很好,那你應該知道那明顯不是Hermione Granger。或者VirginiaWeasley。不,絕對不是。”

“你只是為了提高聲望而寫這本書,”幾分鐘後,Will說,故意激怒她。

“絕對不是!我只是非常感興趣。雖然聲望也沒什麼不好……”

“並且你迷戀Harry Potter,”Will繼續。

Iris憤怒地歎息。“絕對不是,”她說。“我想那是你,事實上。”

這是真話。去年Will曾經看到一張珍貴的大約是HarryPotter20歲時的照片,宣佈他“非常可愛”,放大這張照片並且在公寓的牆上掛起來覆蓋了整面牆。現在Iris正沮喪地看著這圖片。

“我仍然不理解你怎麼會選擇這樣的事業,Iris,”Will懶洋洋的說,點燃一根香煙。“如此無趣,而且完全是幾世紀以前了。我的天,他們甚至仍然在使用魔杖!”

Iris歎息。

Iris24歲了。她和WillSelf分享一套靠近對角巷的公寓已經3年。Iris是一位歷史學家,並且專攻黑暗紀元。還是一個小姑娘的時候,她就喜歡聽祖母講述那個時代的傳說。光明方,AlbusDumbledore,當然還有領導他們走向勝利的HarryPotter。她喜歡這個聽起來離奇有趣,但又不知何故非常高尚的時代。並且,正如Will指出的,一個他們仍然使用魔杖的時代。

在18歲畢業于羅斯芒特學校魔法文科後,Iris徑直開始寫她的第一本書。在她房間冰冷的閣樓,吃著帶酸味的蘋果裹著老舊的外套,她用了一年寫出她的第一本書。題名為《尋找他們的足跡》,記載著英國的魔法世界重建社會的努力。Iris有著使歷史活靈活現的天賦,這本書非常受歡迎。她接著寫了另兩本:《Tom》,關於Voldemort,他的背景以及什麼使他走向邪惡;以及《黑暗的日子——勝利和失敗》,血淋淋詳細的描述了黑暗紀元中的每一場戰役。那使她首次對HarryPotter開始感興趣。

Will什麼也沒有在做。Will非常時髦。他來自一個富裕的家庭,有足夠的錢,不用做任何事也可以生活的舒適。他是一個懶惰的同性戀者,並且認為Iris工作得太過努力。每當他表達這一看法,Iris只是無奈地翻翻白眼。

Iris為很多事情翻過白眼。特別是當她的母親,那個可愛的、甜蜜的天真婦人——無辜地問Will什麼時候會跟她那樣一個正直的女孩結婚時。Iris從沒解釋過為什麼這非常不可能——不僅如此,那也十分難以置信——實際上Will不會和任何人結婚,(或者至少任何女孩)。Iris希望不久後的某天她的父親可以小心地把事實解釋給母親聽。

“那麼你認為是誰呢,Irie?”Will問道。“並且至少你打算怎麼去證實這些超過兩百年沒人提出的事?”

Iris微笑。“每一個調查的人都犯了一個錯誤,”她說,熱切分享她的想法。“他們僅僅研究了資料上的言辭,而不是正本。我準備去看原版的LightningLetters。那也許會提供某些關於他們的線索……”

“但是你怎麼能如此確定那是個女人?”Will問道,挑了挑眉毛。“曾經有任何人想過那也許是個男人嗎?”

“不是每一個人都喜歡男人,Will,”Iris說,搖了搖頭。

“真遺憾,不是嗎,”Will歎息。

Iris翻了翻白眼。

第二章 譯者:Juni

接下來的一個月,Iris來到賀加斯博物館,一座擁有大量黑暗紀元時期古文物的高大灰石建築物。

為了從理事會得到觀摩LightningLetters原件的許可用去她三個星期的時間。理事會對什麼人去接近他們貴重的收藏相當敏感;尤其當那是LightningLetters那樣重要而知名的文物時。在大量的來回往復之後,Iris的申請最終(勉強)得到批准。

誠實地說,Iris不怎麼喜歡這座博物館。檔案由小妖精們負責管理,而它們非常盡職。Iris知道在黑暗紀元之前,它們管理著英國最大的巫師銀行。如今它們保管它們的收藏品如同對待它們的寶藏一樣。Iris不得不,理所當然地,大量使用那些檔案進行研究,在前三本書的寫作期間,然而儘管她現在已經算是一位常客,那些小妖精們依舊對她抱有懷疑。很多次她閱讀原文時會從某個書架後探出一張長鬍子的精明腦袋來,確定她沒有什麼不妥行為。這的確令Iris相當的神經緊張。

就在她剛把得到批准的申請表交給小妖精主管(它對她回以懷疑的表情)之後,她感覺到一隻手放在她手臂上,以及一聲:“抱歉打攪一下……是Henderson小姐嗎?”

Iris轉頭看到一張她並不非常確定以前見過的男性面孔。他看起來比她要大幾歲,有一雙明亮的藍眼睛,深棕色的頭髮,和一些雀斑。

“是的……”她困惑地回答。

那男人沖她微笑。“別這麼擔心!”他大笑起來。“你不認識我,因此你絕對沒有忘記我的名字什麼的。我是RoyalDeayton,在這個博物館的古文物部工作。我從你的書封皮上的照片認出你來——只是過來告訴你我有多喜歡那三本書。”

“噢!呃,謝謝!”Iris還年輕得受到稱讚就會臉紅。

“那麼你現在研究些什麼?”Royal繼續說。

“啊,我為了下一本書來這裏研究Lightning Letters。”

“真的嗎!這真迷人。你要嘗試解開這個謎?我一直對那些信件很有好感。它們似乎是最初令人們終於意識到那些黑暗紀元時期的著名人物是真實存在的人,而不只是一些名字的東西。”

“一點不錯!”Iris說。終於,有人能夠理解!“我非常同意。”

“從你記述的方式我已經瞭解了。”Royal微笑起來。“哦,不介意的話。我得回去工作了。希望再見到你,Henderson小姐。”

“再見。還有謝謝。”

高興地揮了下手,Royal離開。Iris將注意力拉向那表情相當不滿的小妖精,給它一個猶豫的微笑。不用說,沒有回應。


“耶!!!讚美上帝!!!”

當這聲幾乎是尖叫的響亮叫喊從某處陰暗的檔案室中發出時,Iris跳起來足有十英尺高,幾乎將那些非常脆弱的LightningLetters弄得到處都是。Iris呼吸一窒。是誰在別人試圖工作的時候大叫大嚷??這傢伙需要被教訓一頓!

Iris從她那張實在不怎麼舒適的桌子起身,大步穿過那些書架,循著清晰而雜亂的咕噥尋去:“左邊起第三個,沒錯……就是他……然後是這兩個——沒錯!全部吻合!!”

Iris轉過拐角與整個被舊照片形成的海洋包圍的RoyalDeayton面對面,每張照片裏的人都快樂地向他們揮著手。當Iris看到Deayton興奮高興的樣子,她無法再繼續對他生氣。

“Henderson小姐!”他大叫道,笑得像個傻瓜。“我非常抱歉如果打攪了你!只是——我確信我剛剛找到了一張Ron和HermioneWeasley的早期照片!”

“真的?”Iris回應,立刻感興趣起來。有許多Hermione和Ron後來的照片,被他們數不清的孩子們包圍著,看起來陳舊灰白。Iris只見過兩張保存下來的他們的早期照片,但兩張都嚴重損壞。

“真的!我重讀了戰爭第一年他們在鳳凰社——你知道那個,那時Ron給Hermione的信,說起夏天在洞穴時的事,以及他們在照片裏看起來是多麼快樂,Charles從瑞德燈塔醫院康復出院,Bill照料他。哦,也許你不知道,但DanielLawrence,我們部門的一個高級研究員幾個月前找到了一張BillWeasley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他還在為古靈閣工作時的照片。”

“是的,我確實聽說過一些。”Iris回答。

“哦,我知道這是個風險頗大的賭注,但我決心用業餘時間來搜索那些照片,看看信中提及的照片是否依舊還在。現在我知道Bill的長相,以及Charles受了傷,我可以開始搜索。這用了我兩個月的時間,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你看!”

Royal將照片塞到Iris手中。她低頭看。它展現出一個家庭背景,她在許多其他照片中看過不下百次。黑暗紀元時期上千張照片中的部分檔案。問題是,沒有人分辨得出其中人物,以及他們是否自戰爭中倖存下來。

照片中有四個人,三個有耀眼的鮮紅色頭髮:一個男孩,看起來大約是Iris的年紀,坐在中間的椅子上,腿明顯受傷,放在一個凳子上。另一個稍微年長的男人長髮束成馬尾,對他說話,沒有看向照相機。然後,前邊坐著兩個稍微年青些的人:一個和其他兩個一樣有一頭耀眼頭髮的快活男孩,和一個有著棕色捲髮相當漂亮的女孩。他們手拉著手對著照相機微笑。

“是——是他們嗎?”Iris驚歎問道,試探地用一根手指去碰觸那照片。

“是的。”Royal輕柔地說。“他們大概剛18歲。”

就在這時,那男孩和女孩的姿勢改變了。他們看著照片外邊,顯然看向某個人。然後那男孩(Ron?)召喚那個看不到的人,而那女孩被激怒似的歎息起來。

Iris和Royal因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大吃一驚。

另一個男孩羞怯地進入視線。他看起來靦腆,溫和笑著,低著頭沒有看向照相機。他和Iris曾經見過的他的其他照片相當不同,在那些照片裏他看著更加成熟,精明,危險,帶著更多戰爭的疲倦。但Iris認得那張面孔。

是Harry Potter。

她,Iris Henderson,手中是剛剛發現的,已知的最早期的HarryPotter的照片。長久以來的。

“噢,”Royal相當虛弱地說,“我真沒想到過這個。”


“你一定好奇我為什麼在找到那照片之後那麼激動。”幾個小時後Royal羞怯地說。在兩人瞪著照片很長時間後,Royal匆忙跑去將照片拿給博物館委員長看,而Iris相當不情願地回到她自己的工作中去。他們約定喝茶碰面來討論發生的事,於是現在他們就在這裏了。

“不完全。”Iris有幾分誠實地說。“那照片中有三個黑暗紀元時期最著名的人物。它被留在那裏遺忘了幾百年。任何人都會……欣喜若狂的。”

“那是——呃,大約四年前,我用了個血緣追溯咒。只是出於有趣,你知道——然後醫生相當偶然地發現,不知為何我同Hermione和Ronald有親緣關係。”

“真的!”Iris驚訝道。“這多有趣!”

Royal的表情明亮起來。“我明白,”他說,“想想看——我一直讀到這些人,用了差不多十年的時間探尋他們的事蹟,而我竟然是他們的後代,黑暗紀元時期的英雄們,HarryPotter的好朋友,所有這些時間裏,我卻從來不知道!”

“你知道你和他們的確切親緣關係嗎?”Iris問道。

“不知道。”Royal回答。“至少,現在還不知道。我曾經研究過族譜,但那太久遠了,記錄不完全。恢復魔法世界有很多事情比保存精確記錄重要的多。但我有些進展。你怎麼樣?你試圖尋找LightningLetters的作者不是嗎?那麼你並不認為是Hermione?”

“當然不是!我不明白那理論怎麼會這麼流行。”

“我同意。”Royal說道。“我猜我浪漫的一面會樂於想像Ron與Hermione是很幸福地結婚。在研究他們之後,證據也如此顯示。他們有六個孩子,你知道——他們看起來那麼滿足,一同生活了那麼久。我根本不能相信她會在那期間同Harry陷入激情之後又嫁給Ron。”

“我也不。”Iris說。“而我也不認為那是Virginia。”

“那麼你的理論是?”

“那是某個秘密的,謹慎小心的人。你知道那些信件從未特別指向某個人,因此作者的身份才會一直成迷。信件本身幾乎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它們從何而來,作者是做什麼的。這兩樣大概都是害怕他們的關係暴露。但我認為,從它們顯示出的嚴重來看,那恐懼非常真實,也許危及生命。”

“很不錯。”Royal說,顯然深受打動。“但你究竟打算怎麼找出她是誰?”

“兩個方法。”Iris回答,微笑。“通過這些文字……和它們的羊皮紙。”

第五章 譯者:ulrika

“Irie?Irie,你在幹什麼呢,親愛的?如果我不是這麼瞭解你,我大概會以為你是在沉思了,”當Will走進公寓的時候,他打趣地評注道。

“Will——你就不能嚴肅一分鐘嗎?我正在思考一些問題!”

“啊,你那本還沒面世的著作,我親愛的?你完成了嗎?”

“Will——閉、嘴。我想我差不多快搞定它了。但是如果我弄錯了——如果結果是我完全猜錯的話就完了。”

Iris的脾氣壞得好象她剛剛喝了烈酒似的。這可不是一般的嚴重啊。Will小心翼翼地坐在Iris身旁的沙發上,後者正懶洋洋地把身體擱在上面。

“這麼說問題已經解決了,”他的聲音裏有一點點迷惑。“我想你就是這個意思吧?”

“當然是,”Iris回答。

“好吧——她是誰?”

“是個男孩。”

聽到這個詞,Will難以置信地愣了幾分鐘,然後不可抑制地爆發出一陣笑聲。

“我——我就知道!”他不停地喘著氣,“我早就知道了!記得嗎,是我最先提出這個觀點的。你一定要記得把這寫進書裏。我馬上就要出名了!”

“這不是重點。”Iris說。

“不然怎樣?你可不能跟我說你對HarryPotter是個同性戀的事感到震驚,Iris。我可是太瞭解你了。”

“我當然不在乎!”Iris猛的打斷了他。“老實說你到底是怎樣看待這件事的?如果我出版我的理論——哦你知道別的歷史學家是怎樣的,Will!他們不會接受!他們不願相信即使HarryPotter還活著他也不會和任何女孩結婚甚至生下七個孩子這個事實。我大概會被撕成碎片的。”

“IrisHerderson!”Will憤怒地喊了起來。“你難道是想對我說你害怕了?”

“那只是——我不知道……”

“如果你現在退縮,你就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Iris。”Will從沒有像此刻這樣憤慨過。“我簡直不敢相信!”

“我沒有說我要放棄!”Iris怒吼道。“那只是——你也意識到這件事會造成多麼大的影響,不是嗎Will?我是說,真的?”

“你以為我是個白癡嗎?”Will不滿地接下她的話。“好吧,這事大概會在很大的範圍揭起不小的波瀾。但很顯然它是件好事!我們得叫這個世界知道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像他們所相信的那般黑白分明或者界線清晰的!”

Iris暈眩地微笑著。有趣。這正是Roy在那個下午講過的話。

“但是——但是我還沒有任何確實的證據。”她補充道。

“那麼,”Will說,“我建議我們一起去找點證據。順便問一句,那個男孩是誰?好看嗎?”

Iris翻了翻白眼。

***

Iris一直處於震驚的狀態中。Will是真正在幫助她。真的,確實在幫忙。不是以前那種心不在焉的半調子幫助。比如隨意的用拇指翻閱過書本之後浮誇地宣佈他所謂的新見解。他真的發現了一些非常有用的東西。

“好吧,”在查看Iris關於黑暗紀元的著作約半小時後,他開口。“看來Malfoy莊園依然存在。它不過是換了一個名字。顯然在Voldemort戰敗之後DracoMalfoy並沒有活很久,由於他沒子女或者兄弟姐妹,他的產業被第二順位的侄子或者一個類似的人繼承了。他們改了它的名字以去除它那血腥的名聲——它現在叫雷諾堡,位於約克郡。我們要去那裏嗎?”

Iris眨了眨眼。“什麼,現在嗎?”她問。

這次輪到Will翻白眼了。“Irie我的蜜糖,現在是晚上九點。我很懷疑我們是否會受歡迎。”

“但是我們要去那裏找什麼呢?”

“Iris,你才是歷史學家。天殺的,難道我得在這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嗎?我肯定你能發現點什麼來確保你的第一署名權。只是記得你必須證實你的理論!”

Iris那個晚上確實做了不少事。她用雪梟給RoyDeayton送了封信。她也不知道該不該這麼做;但她越是思量自己的理論就越肯定自己的正確性,回憶起他說過的話,她咽下疑慮試探著寄去了一張便條。紙條沒有提及她的理論,因為她決定暫時保密;它是用來邀請他踏上去雷諾堡的旅途的。Iris含糊地談到了邀請他的理由;在和一個學院派的歷史學家分享她的推論之前她必須先取得確實的證據。不久她就收到了來自Roy的熱情洋溢的回函,於是她知道她的決定是正確的。

***

接下來的那個下午,Roy像他一向表現出的得體青年一樣提早了十分鐘到達,而Will卻讓他們等了兩個鐘頭,就因為他不知道應該穿著什麼樣的衣服出現在一個貴族莊園裏,他們好不容易才出發了。越是臨近目的地Iris的不安感就愈發強烈起來,對自己更加不確信起來。她才24歲;她是否足夠自大得以為自己能夠解決一個眾多經驗充足的同行前輩都沒能解決的歷史迷題?Will相信她的觀點,但是——那是Will。他可不是這個世界上最可靠的人。不過Iris還是用屋子的主人不會知道他們來這的原因這個理由儘量的安撫了自己。

最後,他們才發現屋子的主人並不在家。他們的請求是被管家接收的;那是個個子高挑,身板硬直,神色很傲慢的五十來歲的婦人,她有一頭白金色的頭髮和冷漠的藍眼睛。她告訴他們她的名字是IreneTetson,是莊園所有者Reynold教授的一個親戚,在他外出期間負責照看一切事務。Roy和Will狠下心腸向她擲出一大堆奉承話後(包括那城堡,那花園,當然,還有她),她終於同意帶他們在莊園裏參觀。

這的確可說是因禍得福。那女人簡直就是Malfoy家任何相關事物的百科全書。當她領著他們穿過屋子時,她把廳堂裏每個角落每個細節的故事都告訴了他們。Roy和Iris覺得簡直幸福的仿佛身處雲端。Will——好吧,溫和一點說,他只不過是無聊的忍無可忍罷了。

Tetson小姐帶他們進入了一個悠長的難以置信的遊廊,遊廊兩邊的牆面上掛滿了肖像畫。

“在繼承人21歲的時候為他畫一幅肖像畫是Malfoy家族的傳統,”她宣告。“黑暗君主統治時期這個傳統也延續了下來,直到最後一天。”

Iris和Roy感興趣地四處打量著。甚至連Will也都為之稍微興奮。每幅畫裏都有一個得意,傲慢的人,和Tetson小姐一樣的白金色頭髮,還有銳利的藍色或灰色眼睛。Iris可以清楚地看到這個家族的相似性。油畫都是活的,通常只是輕微的移動,比如把桌子上的物品拿起放下什麼的,有些在讀書,有一個逗弄他的雪梟。除卻這些連續的動作,他們都看起來沉著鎮靜。他們以一種冷漠的方式向來訪者點頭致意,有個別相對比較友好的還用生冷的語調向他們說“下午好!”。Iris感覺相當地脫離現實。從他們那些樣式古典的服裝和奇怪的說話方式來看,那些男人好象並不屬於她的世界。過去的24年中她從來沒有一次性的見過這麼多活動的肖像畫。

直到他們走出了遊廊這奇異的景象才消失。Tetson小姐正打算轉身帶他們往回走,Will突然詢問道:“請問DracoMalfoy的肖像在哪里?我們非常想看看他。”

Teston小姐轉過身目光銳利地盯著他,不知為什麼不像之前那樣急於打發他們走了。“他在拐角處,”她說。聲音有一絲不情願。

Iris,Royal和Will全都走到她指的地方,在房間最深最黑暗的角落裏。Royal低聲吟唱了一個光明咒,所以他們能清楚的查看那幅畫。他看起來對Iris和Will這麼渴望和他相見的理由充滿了疑惑。

Iris凝視著這個年輕的男人,他渾身都包裹在黑暗之中,安靜地坐在一張高背椅上。和他的先祖們一樣,他也擁有一頭白金色的頭髮,灰藍色的眼睛,以及輪廓深刻棱角分明的面孔。但這都不是最先吸引注Iris的東西。

“上帝啊!”Royal叫了出來,注視著那肖像。“它沒有——”

“它沒有移動。完全沒有。”Iris低聲說,替他完成了那個句子。不知怎麼的她竟有一種被痛苦貫穿的幻覺.

那是真的。在別的畫裏,Malfoy的繼承人們都在點頭,眨眼睛,或者做其他的事情。而這一幅卻與眾不同。那年輕男人坐在他的椅子裏俯視著他們,但是一動不動。然後Iris在他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死寂,傷痛和絕望。那面孔全無血色,嘴唇抿成了一條細長的刀刻般的線。Iris幾乎不能察覺到他的呼吸。

Will清了清嗓子。“抱歉打攪一下——但是他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他問Tetson小姐。

Tetson小姐看來還是有些不情願。“它總是那個樣子,從我到這裏起就是這樣,也許更久。”她回答。“很奇怪。肖像畫本該是活動的,它並沒有出什麼問題——它就是不動。據說在Voldmort戰敗的時候,DracoMaloy的肖像從椅子上驚跳起來,朝著某些別人看不到東西呼喊,然後他又靜靜地坐回椅子裏,靜靜地沉思著,靜靜地維持那個姿勢—直到如今。這不應該。很多來這參觀的人們都被嚇壞了,我問過教授我能不能把它取下——但他拒絕了。實際上,它看來相當有預見性。”

“那是什麼意思?”Roy問。

“我是說正如那油畫中的人。很多人都知道DracoMalfoy在貝莫德西戰役後回到了莊園。他曾經是個間諜,你知道——大多數人認為他不過是想要點和平和安寧。我不知道最後的戰役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在那之後DracoMalfoy再也沒有說過話,就像那幅油畫。我想他大概是厭倦了生命。他逐漸消瘦衰弱。六個月後他死去,這莊園就成了Reynold家族的所有物。”

此後是一陣漫長的沉默。Roy,Iris和Will彼此交流著眼神.

“那麼,”Tetson小姐尖銳地說道,“我們可以繼續了嗎?”

兩個男人跟隨著她走過那悠長的回廊。Iris趁機低聲對那肖像說,“HarryPotter”,看到他猛的抬起頭看著她,臉上終於出現一絲渴切。這兩雙眼睛在空中交匯了幾秒,卻是如幾個鐘頭般漫長的幾秒。然而Will的呼叫使Iris帶著罪惡感逃離了那幅畫像。她飛快地離開它趕上她的同伴們,感覺好象在做壞事時被抓個正著;但心中已經產生了某個新的認知。
“這是書房,Malfoy們在這裏書寫他們的信箋,”Tetson小姐介紹道,把他們領進了一個巨大的圓形房間。“不遠處就是雪梟棚。從這裏的視窗我們同樣可以飽覽秀美的風景。”

Will走過去向外看,但Iris看到某些更令人感興趣的東西。她抓住Roy的胳膊。

“看。”她輕聲指點。

房間的一側立著一個玻璃箱子。Iris拖著Roy走過去。

“那箱子裏裝滿信箋,”Tetson小姐站在窗戶那邊說道。“那展示了當時他們用什麼別人通信——真正的羊皮紙。”

Iris並不在意那些。她緊緊地盯著其中一封信,位於箱子右側。它的內容並不非常有趣:

‘告訴母親我希望她的感冒能快點好起來。她是否使用了足夠的滋補劑?’

句子邊上的標記是:‘Draco Malfoy在學校寫的家書。’

Iris認出了那筆跡。那優雅瘦長的筆跡。

和Lightning Ltters上一模一樣的筆跡。她終於得到證據了。

她的沉思被RoyDeaytoy打斷。“什麼?”他困惑地問。“你看見了什麼?”

Iris是如此興奮,以至於忘了她還沒有告訴過Roy她的理論。

“看,”她尖聲道,指著信箋,“這和LightningLetters上的筆跡一樣。Potter的神秘愛人——是Draco Malfoy。”

Roy驚訝地合不上嘴了。他看著Iris,然後又把目光調向信箋,最後是Tetson小姐,那個在房間的對面懷疑地關注他們兩人的婦人。甚至Will現在也看向他們。Roy又看向Iris,開始意識到她是認真的。

“這花園真漂亮。”他大聲對Tetson小姐說,完全不顧從他這個位置根本看不到的事實。“你覺得我們能在裏面走幾步嗎?”

Roy一直抓著Iris的手臂,Tetson小姐帶領他們穿越城堡。他們一出來走進花園,他就將有些困惑的Will趕開,和Iris一起落在了後面。

“你認為Lightning Letters的作者是Draco Malfoy?”他向她求證。

“不是認為,”Iris說。“是知道。只要我把箱子裏的信箋和LightningLetters原件的影本做個測試比較,我就能得到真實確鑿的證據。那麼就沒有人可以否定它了。”

“你會出名的,Iris,”Roy說。“我——”

“——我會把你的名字也寫進去的,”Iris打斷了他,“還有Will。DracoMalfoy將得到LightningLetters的最終署名權,一直以來他都有這權力。但是你能想像事情是怎樣的嗎?”Iris轉向Roy。“那甚至一點也不浪漫,完全不,雖然我確信以後的人們會這麼描述它。想想看像他們這樣熬過十年。只能回頭尋找他的身影,甚至不能和你身邊的任何人談論你的愛人。還有這些信。你想像你要多愛一個人才為他寫下那樣的文字?那些字句,即使是今天,800年後的今天,他們依舊打動人們,依舊向人們傾訴,而人們依舊理解。”

時間仿佛因為沉默而停滯了。然後Iris吸了口氣,抬起被淚水迷蒙了的雙眼直視著Roy。“哦,上帝——Roy!想想看!他們等待了十年只為了得到一個和光明正大的和愛人出現在人群之前的機會——他們那麼努力,那麼艱苦地對抗Voldemort,但他們得到了什麼回報?一個為此而死,為我們。他的死令DracoMalfoy那麼痛苦,甚至連他的肖像都感受到了,就像真實的那位一樣……失去Harry後他根本沒有勇氣一個人繼續走下去——那毀了他;或者他毀了他自己。我想知道那場戰役中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想知道DracoMalfoy看見了什麼。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看見Harry倒下,就在他眼前。你能想像那是一種怎樣的感受嗎?你會去想像那樣深刻的感受嗎?”Iris敬畏中停止了言語。

Roy嚴肅地看著她。“你知道學院派不會喜歡這個,根本不。”他說。

“我早就知道會那樣,非常—感謝你。”

“而我想說的是……我是說如果你需要個人把你拉回來——我是說,有經驗的人,我會一直在那……”

Iris微笑著握住他的手,“謝謝你——Roy,”她說,“我明白。”

Roy微微地紅了臉,卻給了她個笑容.

他們繼續在花園中漫步,跟隨著Will和小姐Tetson遠處模糊的輪廓。他們散步的時候,Iris滿腦子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事。關於她的書,它的意義,以及它對他們所有人的意義。但她想的最多的還是那張蒼白冷漠的臉,現在她知道是他寫下那些縈繞人們心中那麼多年的文字。而目的是什麼?為了遺忘,遺忘你必須漠視的那些感情,而你唯一的知情者是一幅沒有生命的畫像。她會將DracoMalfoy寫進她的書中,她當然會;她會挖掘出一切關於他的事——但顯然那都是於事無補的。

那麼他們究竟是為了什麼做出這樣的犧牲呢?Iris思考著,最終,她得出了答案,是為了其他的人能夠活下去。這兩個男人,還有千千萬萬追隨他們獻出自己生命的男巫和女巫們,都是為了其他人能夠在他們死後繼續下去,安寧和平無憂無慮的生活。哦,她當然不會令他們失望的。

“看哪,Irie!”Will在前面大聲叫道。“真的誒,活地精!”

因為Will興奮的聲音輕笑起來,Iris再一次拉住Roy的手,拉著他直到他們跑向她的朋友。

真相終會為人所知,很快。



  1. 2014/03/23(日) 03:07:12|
  2. [無差]
  3. | 引用:0
  4. | 留言:0
<<HP [HDH] Love Me,Love Me Not 上 | 主頁 | HP [HP/DM] Life After>>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osetteanalissa.blog.fc2.com/tb.php/5-5856b77b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Analissa

Author:Analissa
這裡放的是我看過的或是感興趣的文章
文章都是未授權的
所以我們要低調...
另,文章以耽美為主
請不喜歡的大大自動避雷~
---------------------
如侵權請告知,會立刻刪文
(鞠躬)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類別

=未分類 (0)
=現代 (7)
都市情緣 (5)
遊戲網遊網配 (1)
靈異奇幻 (1)
=古代 (7)
架空古代 (3)
武俠修真 (4)
=未來異世 (2)
奇妙異世 (1)
未來科技 (1)
=重生穿越 (21)
重生穿越--現代 (4)
重生穿越--古代 (10)
重生穿越--武俠修真 (2)
重生穿越--未來異世 (5)
=HP同人 (139)
[無差] (5)
[HDH] (18)
[HP/DM] (40)
[DM/HP] (34)
[HSH] (3)
[SS/HP] (28)
[HP/SS] (3)
[LV/HP] (1)
[HP/LM] (2)
[其他] (4)
HP同人文總目錄 (1)
=公告 (2)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Chatting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搜尋欄

計數器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