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然,書庫;

一世浮華,只一瞬,看盡繁華;一樹繁花,只一眼,便是天涯。

HP [HP/DM] Chapter7.0

By.mahaliem

(似乎又名Draco Is A Veela)
"The Obligatory 'Draco is a veela'Story that Every HP Fanfiction Author has to write"活動文。
七年級的夏天,Draco被父親告知自己擁有veela血統,開始了一場尋找命定伴侶的爆笑歷程。
Chapter7.0
By.mahaliem



Chapter 1
  
  
  七年級的夏天,Lucius告訴Draco他是個半Veela,同時也告訴他這該是他的誘惑能力顯現的年齡了。Draco在他不斷強迫地拽開粘在他身上的小精靈的時候,就已猜想到某些事發生了。就如他想要穿過莊園時,就會有小精靈粘到他腳上來,這一點也不有趣。至少是對他來說,不過莊園裡的精靈們似乎一點也不介意。
  
  所以當他聽到父親說他是個半Veela時,Draco有許多疑問。
  
  “父親,我會超越現在我已擁有的美麗甚至變的更加致命地美麗嗎?”
  
   “是的。”
  
  “我會變的更致命地美麗甚至讓那些男人和女人都趴在地上乞求得到我蹂躪他們的光榮?”
  
  “是的。”
  
  “我甚至會跟你一樣致命的美麗嗎?”
  
  “你想的美。”
  
  他的父親告誡他,由於他是半個Veela,當他走近伴侶的時候他必須非常小心,他會自己發現到那個人的存在並毫無選擇的權利只能是那個人,他的伴侶甚至可以控制他只要他希望。
  
  幸運的是,他同時也是半個巫師,有那麽一個極小的漏洞。如果他的伴侶不是他喜歡的,他可以找一個替代伴侶。條件是他必須得在一個星期裡找到合適的替代伴侶。另外,他必須和他最初的伴侶過一輩子。
  
  Draco點頭,假裝聽著,但事實上他滿腦子都在想像著不久的將來他將擁有如何如何美妙絕倫的性愛。
  
  Draco只做了相當少的練習,但他想快就掌握了這能力的要點,至少不再讓家養小精靈們死命粘到他身上的某些部位來。雖然這使得小精靈們很不願意,因為這樣他們就什麽事也做不了了。
  
  * * *
  
  
  Draco回到Hogwarts後,他的腦海中不斷充斥著某種瘋狂舞蹈的幻影,立刻地他察覺到非常奇異的感覺。什麽事正躥起一股瘋狂的渴望拉著他通往大廳,那裡每個人集合著等待分院儀式。
  
  “是你的伴侶的呼喚聲。”Vince Crabbe向他解釋。
  
  “你是怎麽知道的?”Draco問。
  
  “我自己也是個半Veela。”
  
  Draco瞪大了眼睛看著Vince。
  
  “不過你很可能已經意識到了,不是嗎?”
  
  Draco繼續無語地盯著他。
  
  “我知道。”Greg Goyle虔誠地、渴望地凝視著Vince。
  
  Vince溺愛地對他一笑,然後轉回到Draco這邊,“去年春天我找到了我的伴侶,他是Honeydukes的擁有者。”在Draco疑惑的目光下,Vince搖頭歎氣,“你的父親沒有解釋你的伴侶擁有吸引你的特質嗎?”
  
  Draco想了一下,父親可能是說過類似的話,但那時他正忙著計畫怎樣在與Ravenclaw的Quidditch比賽上使用他的能力。
  
  “你是說我的伴侶在那?”Draco猛地將頭轉向大廳急促地問,Vince點頭。
  
  誰會是我的伴侶?Draco強烈地想知道那到底是誰,他快步走進大廳。身體的感覺變得越加強烈。他閉上眼讓這種感覺充斥他的全身,他向前迅速移動著,感受著他的伴侶的存在。
  
  不幸的是,閉著眼睛的他無法快的到達那裡。在撞到過幾位學生後,他不滿地命令道,“Greg, Vince,為我讓開路。”當他更快地走近時,他能夠聽到叫喊聲和重擊聲在他耳邊,就像人和傢俱都從他的路上被推開的聲音。
  
  最後他感覺到他伴侶的存在就在附近,一陣顫抖傳遍全身。這就是他將屬於的人,全世界和他最完美相配的一個靈魂,而他將和他度過自己其餘的日子。
  
  睜開眼,他困難地喘氣。
  
  不,不可以,不是他!任何人都可以除了他。
  
  Draco的眼睛對上了他的伴侶的眼睛,那雙眼似乎發著光。
  
  “歡迎回到Hogwarts。”Dumbledore說。
  
  Draco放聲尖叫。
  
  
  
  * * *
  
  
  “它是怎麽發生的?”Greg問,牽著發抖的Draco坐到Slytherin公共休息室柔軟的皮革沙發上。
  
  在宴會結束的時候,Dumbledore就邀請Draco跟他到辦公室就某些事情討論討論。那已經是一小時前的事,而他剛談完從那裡回來。
  
  “這太可怕了。”他的聲音嘶啞地低喃著,“那個老男人瘋了。”
  
  “他做了什麽?”Vince靠著Draco在沙發上坐下。
  
  “起先他不斷給我糖,很多很多的糖。他不斷地將它們丟給我,從他成為我的伴侶並控制我的這段時間裡,我被強制地吃掉它們,它們全部。”Draco痛苦地哀嗷,“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我會變得又胖又滿是斑點。我一點也不想變胖更不想變得醜。我想繼續保持我致命的美麗。”
  
  “不用擔心,”Vince說,用他以為的安慰的方法拍Draco的背,但這樣結實的一拍幾乎將他拍倒在地上,“你是個Veela,你總是致命的美麗甚至當你又胖又滿是斑點的時候。”
  
  不幸的,這話一點也沒安慰到Draco。
  
  “Dumbledore老了,我希望著和更多的年輕種馬們享受熱情如火的性愛。但他又老又醜,他的那裡大概也是又老又皺。”
  
  “想想他必定擁有全部的經驗。”Greg試著建議。
  
  Draco的胃無法控制地猛地抽搐,“我寧可不要。”他瞥了眼整個公共休息室,看看是否每個人都在專注地聽,而他們差不多都是,但他想確定他們的確會聽到他接下來所說的話,所以他提高一點聲音,“他也是個性變態(pervert)。”
  
  “我們當然知道,”房間的另一頭,Pansy假裝著看她的書,她在自己的座位上大叫著,“他是幾乎和Dark Lord並列的最強大的男巫,可看看他決定怎樣過他的生活?管理學校?他肯定是不正常的(pervert)。”
  
  “是的,但你們肯定不知道他確確實實是個性變態,”Draco緩慢地敘說著,“你知道他將一隻該死的巨大的鳥放在他的辦公室,知道嗎?”Draco再次降低他的語調,這使的大多數在公共休息室的學生們為了更清楚地聽到他的話不得不更靠向他,“老家夥說等我和他正式成對後,而我對他的忠貞也保證後,他要我和它做。”
  
  “天!”Pansy急促地喘著氣。
  
  “他有!”Draco狠狠一點頭。老實說他沒太注意老家夥說了什麽,他那會正忙著像個小丫頭片子一樣在自己的腦袋裡尖叫發瘋,他只有一個念頭:請不要不要不要讓又老有醜的校長成為我的伴侶啊,請不要不要不要讓他對我幹他那些缺德缺德的事情。不過他確實聽到了鳳凰和加入這兩個單詞。
  
  “很明顯的,有那麽整一個性變態團體和福克斯這只噁心的鳥做愛,”Draco不容置疑地說。
  
  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充斥著一片可怕的寂靜,當他們清醒過來時,總算意識到儘管他們的學院風格就是成為邪惡中之最邪惡,可他們仍被這可怕的恐怖的詭異的事壓倒性地超越了。
  
  “Well,”Greg緩慢地說,“它肯定是只美麗的鳥。”
  



  Chapter 2
  
  
  “你確定要這麽做?”Greg問。
  
  “沒錯!”Draco將他剛完成的魔藥灌注在小瓶子裡,“我很清楚我得找一個比我更強大的男巫來做我的伴侶。所以,我絕對絕對要找一個絕對絕對適合這個位子的人。
  
  已完成的學生們陸陸續續地離開了教室,Vince和Greg離開前給了他一個鼓勵的點頭。Draco希望每個人都快點離開。這將是件很困難的事而他一點也不希望有任何觀眾在場。當Potter在他旁邊停下時,Draco惱怒地吐氣。
  
  “想做什麽?”
  
  “我想知道你明白今天的課嗎,”Potter結結巴巴地敷衍道。
  
  “當然。”
  
  “你可以考慮為我解釋下嗎?也許可以在晚餐後的圖書館?”
  
  Potter在邀請他一起學習?Draco靠近一些看著Potter,尋找一些可以侮辱的話。但看著那頭雜亂不堪的頭髮,他發現很難說出那些話。
  
  “我寧可和一個一年級的Hufflepuff手攙手一起跳進禁林。”
  
  Potter皺眉,“這是‘不’的意思?”
  
  Draco轉動他的眼睛對答,“是。”
  
  “然後這是‘是’的意思?”Potter問。
  
  “不!”Draco大叫。
  
  “到底是哪個?是還是不?”Potter一副非常困惑的表情。
  
  挫敗的,Draco咆哮地抓過Potter的長袍猛地用力往後推將他壓在後面的桌子上。但Potter沒有和他爭鬥,只是很愉悅地笑了。
  
  “或者我們乾脆不去圖書館也行,”Draco靠在他身上時他陶醉地低吟。
  
  “Gryffindor扣十分,”Snape怒駡著,從走廊慢慢向他們兩個走去。他憤怒地瞪著Potter緩緩說,“作為一個不符Hogwarts學生該有的行為。”
  
  Draco高興地走開,期待著Potter會噴出怎麽的憤怒。但那個男孩再一次讓他感到驚訝,他竟然簡單地對Snape點頭,然後過近地擦著Draco的身體越過他,
  
  “以後再見,Malfoy。”他在走過是對著他低語。
  
  Draco專注地一直看著他的身影直到他走出門口。不,誰也不知道Potter的腦部創傷究竟有多重。
  
  忽視這問題,他走向Snape,“教授,我想和你談談關於我的Veela問題。”
  
  “哦,榮幸。”Snape咕噥著。
  
  喔,他有聽傳聞說Snape能讀心思,但之前他從不相信。Snape肯定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就像你確實已經知道的,我是個半Veela,另外,我被迫決定Dumbledore成為我的伴侶。”
  
  Draco聽到一種古怪的嗤鼻聲,他瞥了一眼Snape的臉,他看到Snape的手遮在他的嘴上。很顯然的,他無法克制的咳嗽。
  
  “你有告訴你父親這消息嗎?”Snape問,
  
  “還沒有。”
  
  “當你打算這麽做時請告訴我,我將會非常樂意陪你回家聽你告訴Lucius他即將有位女婿的名字叫Dumbledore。我甚至會借Creevey creature的裝置記錄下這一刻傳給我的子孫。
  
  “事實上,我想那是沒有必要的,就像你應該知道的,由於我半巫師的能力,我可以選擇一個替代伴侶。”Snape臉上的假笑消失了。
  
  Draco笑著趨近他,Snape警惕地注視著他,向後移動。
  
  “我選擇你。”當他們之間沒有距離時Draco宣佈。
  
  為這個振奮的宣佈,沒有興奮的呼喊,沒有勝利的大聲哭喊。實際上,Snape睜大著眼睛變的相當安靜,Draco堅決認為他是被突然的好運煞得目瞪口呆。
  
  “Snape教授,”他悶悶不樂的說,“我知道這消息淹沒了你,但請試著呼吸,我更希望我的伴侶是活的。”
  
  Draco想知道當受害者仍然渾身僵硬的時候,他是否該嘴對嘴的進行人工呼吸,然後又想知道該怎麽做它。
  
  幸運的是Snape終於吸了口氣,不幸的是,當他再次呼出這口氣的時連帶的是他的話。
  
  “小Malfoy先生,我必須告訴你我對男性沒有興趣。然後我真的很好奇我確實做過什麽讓你認為我會歡迎你的求愛,是因為我對男僕的小心注意?”Snape將他臉上油膩膩的頭髮往後撩,“我天生的風格?”拍打著他那件嚴肅的黑色長袍兩側,然後更近的靠向他,這樣他的臉離Draco只有少少的幾英寸,“或者是因為我敏感的禮貌?”
  
  這完全沒有按照計畫,Draco絕望地釋放他Veela的吸引力量。
  
  Snape驚訝的看著他,但他唯一的舉動是遠離幾步。當一個一年級的學生突然從走廊出現並走進來將自己貼上Draco的腿時候,當Draco立馬勒住他的力量拼命將這個小Ravenclaw從他身上拽下來的時候,Snape殘酷地笑了。
  
  “我忠心的稱讚,小Malfoy先生,你的Veela力量的確很強,但我恐怕它們還不足夠,不管你釋放你所有多樣的吸引力……”Snape的視線向下瞟向Draco的身體又從容不迫地瞟回來,“……我必須拒絕這榮幸。”
  
  Snape在他悄悄回到教室的前頭時突然轉身再次面對Draco,“也許你是個半Veela,小Malfoy先生,但你當然不是Vincent Crabbe。”
  
  
  * * *
  
  
  “它沒有起作用?”Greg在稍後的晚餐上問,
  
  Draco對著Potter餐盤旁的一杯南瓜汁拋去一個咒語,在它上面製造了一條細微的裂縫,他說,“我不知道Snape是直的。”
  
  “他是?真令人震驚。”
  
  “你接下來大算試試誰?McGonagall?”Vince滿口裝滿搗碎的馬鈴薯問。
  
  Draco想起那個特別的暗示,勇猛的壓下想用裝滿胡蘿蔔的大餐盤砸他的朋友的衝動,“不,最少校長是個男性,重點是改進Dumbledore而不是使這更糟。”
  
  “我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比較糟。那女人的腿很棒。”Greg一邊拿起另一隻雞腿一邊說。
  
  Draco和Vince轉過來瞪著他。
  
  “什麽?”Greg問。
  
  “有時候你真讓我擔心,Goyle。”Draco回答。
  
  Gryffindor桌上,Potter開始喝他的南瓜汁,然後汁液卻滴落在了他的長袍上。
  
  “我需要再想一個人,”Draco懶散的看著Potter杯子碎裂開汁液倒流在他的腿上。Potter從他的座位上跳起來,扯掉他身上現在濕透的長袍。然後他開始用一張餐巾努力擦去那些瀉流開來的的濕潤。
  
  “也許我不該尋找一個在魔法方面強大的伴侶,也許可以是其他什麽的。”
  
  “也許可以是實際點的東西,”Vince結建議,“也許你正好喜歡鬍子。”
  
  Draco看向Dumbledore所坐的最高位置,他長長的鬍子流瀉在他的胸前,當校長對他眨眼的時候他的背脊一真發寒的顫抖,他將視線更深地埋進桌子裡。
  
  “哦,親愛的上帝,不。”
  


Chapter 3
  
  
  “小Malfoy先生,我很高興你能夠來見我。請隨意享用這些檸檬片。”
  
  就像他有任何選擇般,Draco在心底抱怨著。校長早在晚餐時就要求他來見他,他發現他自己只能前往Dumbledore的辦公室即使他自己一點也不想這麽做。由於他會被迫做任何他的伴侶要求他做的事,他現在發現即使他輕視他說的話,但他自己仍然去拿了檸檬汁。
  
  當Draco將糖放進嘴裡時Dumbledore笑了,“因為我們很快將和彼此一起互相合作,我發現自己好奇的想更多的瞭解你,告訴我關於你自己的事。”
  
  “Mm mmmm, mmmmmmmmm, mmm mmmmm mmmmmm(我富有、我美麗、我憎恨檸檬)。”Draco回答。
  
  Draco感到羞恥充斥了他,如果他的母親知道他張大了嘴巴說話,她會用社會上接受的方法自殺然後被埋葬,僅僅以便她可以在她的墓穴裡翻身。不幸的是,他沒有選擇只能盡他可能地回答Dumbledore
  
  “多麽不可思議啊,”Dumbledore驚汗,“請再吃片檸檬片。”
  
  雖然他努力反抗這要求,但第二片糖果還是在Draco吃掉第一片前進入了他的嘴巴。
  
  校長向前傾斜,“對你半Veela的身份和力量有什麽感覺?”
  
  ”Mm mmmmmmmmm mmmmmmm mm m mmmmmmmmmm mm m mmm mm mmmm mmm mmmmmm mm mmmmm mmmmmmmm(我現在只想用時空轉換裝置回到過去謀殺我的Veela祖先).”
  
  “美妙啊,美妙啊!再拿片檸檬片吧。”
  
  Draco塞第三片進他的口中。
  
  “現在告訴我,小Malfo先生,這非常重要,在零食上你有什麽看法?”
  
  漫漫長夜正進行中。
  
  * * *
  
  
  每年Draco都討厭關注神奇魔法生物課,今年也不例外。
  
  他看著眼前的怪物困難的吞咽。太可怕了,泡泡般的眼睛、渾身的毛、尖長的爪子,看上去就像它隨時能將你撕裂。Hagrid牽著出現的那頭野獸也是絕對危險的。它是綠色的,在他前額的中間部位有一個是猩紅色的污點。
  
  “看這家夥,”Hagrid大聲的說,“被叫做clabbert,誰知道哪才能找到它們?”
  
  Granger手立刻舉了起來,Draco冷笑,“萬事通,”他嘀咕的聲音足夠大卻又不是很大到讓每個人聽到,但又不至於讓他陷入麻煩,這是他多年來練就的本事。
  
  “Clabberts是在美國發現的,更精確的是北美。”
  
  “Hermione,正確。它們住在那的樹裡,現在誰願意碰碰它?”
  
  一致的,整個班級都向後退,當Hagrid開始教他們如何小心不知名的動物時,他已經成為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老師
  
  “過來過來,他沒有看上去那麽危險。”Hagrid停頓下思考著他剛才說了什麽,又道,“至少沒人是不能被治癒的。”
  
  幾乎每個人都看向Harry,希望他志願,然而令他們都驚訝的是Draco竟然說,“我來做。”
  
  他站到全班的最前頭,Hagrid震驚地看了他一會後又懷疑地看著他。
  
  “你確定要做?”
  
  Draco點頭。
  
  “沒有傷害它的打算,是嗎?”
  
  “不。”Draco說,努力不翻白眼。
  
  “它只是個小東西,不會對你有任何傷害的。”
  
  “哦,為了……”Draco打斷他正要說的話、克制他的脾氣,“給我那只臭東西就是了。”



Hagrid把clabbert放進Draco的手裡,沉默的模樣地就像是把他自己的血肉交到一個知名的、拿著斧子的殺人犯的手裡。

“看吧,沒什麼好擔心的,”Draco得意地對Hagrid宣佈,“這臭東西喜歡我。”

實際上,事實卻完全不同,clabbert似乎很拼命地想逃脫他,它滿是蹼的手爪和腳爪子用力抓和推著Draco。

Draco志願做這討厭的任務的目的,只是為了讓Hagrid對他對污穢的、骯髒的、噁心的畜生的愛留下了印象。他仍然不能確定Hagrid是個比Dumbledore好的選擇,但至少如果他們兩個配成一對,Draco是那個占主導地位的人。但如果現在在手裡的這只愚蠢的畜生再不安定下來,它就要毀掉所有可能。

Draco絕望地釋放了一點點他的Veela力量,他已經在家養小精靈身上練習過控制力量,他想他能很好的運用它了。

然後,他絕對沒料到的是Hagrid的反應過大向後猛地絆倒了,整個班級都睜著眼看著他。唯一算是的好消息是clabbert立刻停止不再掙扎逃脫,壞消息是它開始在他的手上快速爬行。

“Help!”Draco尖叫地向四周求救,可疑地甩著他的手臂。

他的喊叫聲似乎將全班和Hagrid從Veela誘惑的昏迷中喚醒,Hagrid開始嘗試從Malfoy身上找到clabbert。

“安靜安靜,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Hagrid對這只極端熱騰的畜生保證。

“任何人傷害它?”Draco重複,他為他的手臂狀況沒人關心感到受侮辱。

“Draco,你這個Veela賤人!”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轉過頭,他發現Millicent Bulstrode正沖向他。

“我知道你做了什麼,”她控告,“你在用你的Veela力量嘗試勾引Hagrid。Well,我不會讓你這麼做的。他是我的!”Millicent用力踢他的小腿。

“哦!”他痛呼。

“我等他甩掉那個法國妓女等了幾年,我不會讓他被你拐跑的,”她又踢了他一腿。

“哦!該死!”Draco痛苦地喘息。

Draco完全陷入地獄般,不,比那更糟。當Millicent從他的身上踢掉這噁心的怪物時,相對於這個綠畜生正試圖用他的手在他身上XX,地獄根本就無法相比。

Millicent踢了第三腳,他幾乎絆倒,同時一個新的恐懼抓住了他。如果他失去平衡而摔在地上,他會陷入怎樣容易被攻擊的狀況,他會被做怎樣骯髒噁心的事?而這只clabbert會做什麼?

“昏昏倒地!”Harry大聲呼喊。

Millicent在Potter的咒語擊中她的下一刻僵硬,她臉朝下向後跌倒撞擊在地面上,地面都顫動了。

“昏昏倒地!”Harry再次大喊。

clabbert從Draco的手上掉落。Hagrid伸手接住它將它埋進自己的胸膛裡安慰地搖晃它。

Draco盯著他的救星。Potter就站在那裡,手上拿著他的魔杖仍然保持著伸出的姿勢,微風吹起他的頭髮拂過他的臉頰暴露出那道閃電傷疤,他的眼中閃爍著危險的氣息。此刻,Draco以為他看上去像個復仇天時。事實上,當他凝視Potter時,他發誓他剛剛可能聽到有背景音樂響起。

轉身他明白到他的確聽到了音樂,Hagrid正對著昏過去的clabbert低低吟唱著胡亂的聲音。

Potter大步走向前,“你沒事吧,Malfoy?”

“我很好。”

站在他面前的男孩對此似乎很懷疑。

Draco站直身體輕蔑地看向Potter,為了讓他們的視線幾乎在同一水平線,他不得不惦起腳尖才能維持這高度,“如果你不干涉,我早就解決每件事。”

“我道歉,我只是不喜歡其他任何人對你做我想做的事。”Harry平靜地說。

“你沒有任何理由嫉妒,我有足夠自由走來走去讓每個人踢。”

Harry笑著靠前在Draco的耳邊低喃,“我嫉妒的人不是Millicent。”

在Draco能夠對Potter的大膽聲明做反應前,Hagrid走向他們。

“我不是很明白發生什麼事了?”Hagrid撫摸著在他手臂裡嗚咽的clabbert問。

“小傢伙似乎被我吸引了,”Draco邊注視著Potter邊驕傲地說,

“不要那麼想。”Hagrid仍處於迷惑中,他擺擺手,“也許你是個半Veela,但你不是Vincent Crabbe。”


* * *


“我可以斷定,如果的確Dumbledore身上的某部分外表吸引了我,那肯定不是鬍鬚!”

大廳裡,Vince和Greg坐在Draco身邊享用晚餐,同意地點頭。

“如果不是鬍鬚,也許是眼鏡。”Vince建議。

“McGonagall有帶眼鏡。”Greg眼睛閃亮地附和。

一滿盤的搗碎蕪箐傾倒在Goyle頭上,即使是忠心的奴才,一些事也是不得不受處罰的。



Chapter 4

Author's Note:
Diggle和Figg都是鳳凰社的成員。

“我假設你想知道為什麼我叫你來這。”Dumbledore對僵硬地坐在他長桌對面的Draco說。

晚餐時,Dumbledore向他走來並暗示他們的關係該再往下一個階段發展,Draco冷靜地點頭同意一個小時後碰面。

然後,在Dumbledore離開後,他只能企圖將自己淹死在南瓜汁當中。

這直接導致Potter沖向Slytherin餐桌嘗試對Draco進行人工呼吸。Draco花了幾分鐘讓那個該死的傢伙確定他不需要人工呼吸。再說,Potter做的根本就不正確。連白癡都知道舌頭是不包含在裡面的。

“他們的關係再往下一個階段發展”這句話與之前一樣絕不是Draco想聽到的,這句話總是在他企圖伸進別人的褲子裡時說的。Draco實在不希望Dumbledore把手伸進他的褲子。

求你了God,Draco默默企求著。請不要讓Dumbledore對我做任何事,但如果他做了,請讓他穿著衣服或者請仁慈憐憫地將我弄瞎吧。

“考慮到我們即將成為一對,我相信我們互相都需要理解某些事。”

如果你能讓我帶著我仍然純潔的純種屁股離開這裡,相對的,我保證我會變好的,God。OK,也許不夠好,但我也不再壞,不再特別壞。Oh,該死的,這全部,我慘了,不是嗎?

“所以,我必須問你,小Malfoy先生,仔細地聽我說,並再你回答前仔細考慮下。”

如果你救我,我保證我會停止購買所有我見到的綠色的領帶只因為看上去我比世界上的任何其它人都適合它們,即使這的確是事實。我會把我20把最舊的梳子給那些真正需要的人,像Potter 。我會把我一半的鞋子送人,我的意思是我擁有鞋數的一半,不是所有的右半隻或左半隻,缺少了哪一半那是非常可笑的。

Dumbledore微傾斜靠著桌子很緩慢但清晰的說,“Diggle,Figg 。”

Draco 的心臟開始狂跳,Diggle fig ?該死的Diggle fig 是什麼東西?

毫無疑問的Dumbledore完全瘋了,他老到腦筋不清楚了。他根本就是被創造出來的一件瘋狂的藝術品。

不管怎樣,校長在等待任何形式的答案而Draco一點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特別是任何說錯的話都可能導致衣服被脫掉的結果。

他的腦袋迅速運轉著,凝視著地板,看來God並沒有救他的打算,至少他不用送人自己一半的鞋子了。他喜歡那些穿在他身上就特別好看的鞋子。他們是發亮的……啊,他知道該怎麼說了。在他小的時候,有一隻叫Dobby的家養小精靈每天都幫他洗澡。即使在家養小精靈的標準中,Dobby也是瘋狂的,對他瘋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每次擦淨他腳趾的時候,他都用一個昵稱稱呼它們“Tweedle dinkums ”,tweedle dinkums和diggle fig一樣可笑。

“Tweedle dinkums。”Draco揚起頭高傲地說。

Dumbledore睜大了眼,Draco不敢呼吸。很快一個微笑在Dumbledore臉上蔓延開。

“太好了,小Malfoy先生,真是太好了。”

Draco釋放他的呼吸終於放鬆下來,但之後一個想法擊中了他,他最後還是將不得不退回他一半的鞋子。

該死的。


* * *


“你那一方正在失去優勢,Malfoy 。”(Your side is going down,side——雙關語可以用來稱做肩膀)

Draco扭頭各從他兩邊的肩膀上瞄了一會,它們看起來似乎一樣高所以這代表Weasel又在胡說了。

那個紅發的傢伙手裡拿著一份預言家報站在Slytherin餐桌旁邊,Potter也站在他旁邊看上去似乎不怎麼自在。

“這次又怎麼了,Weasel?如果你是在販賣舊報紙來賺錢以免你們破陋的房子遭抵押的話,那我就只能說‘哈哈’了。”

Weasley沒有回答,他將報紙舉到眼前開始朗讀。

“昨天,傲羅們搜捕了Stanley K,Tweedle和Elmus P.的房子,線人根據一個秘密消息來源,指名他們都是神秘人的秘密組織的人。開始他們拒絕承認與之有任何關聯,但調查者在他們手上發現了眾所周知的那裡的成員才擁有的面具以及黑魔標記。再者,線人擁有一份模仿食死人的成員名單第二版,以及十個步驟讓所有事情亂成一團的指引手冊。但我們拒絕公開這些步驟次序。

“那麼這些和我有什麼關係?” Draco 問。


“每個人都知道你的家族支援神秘人。”

“這只是骯髒的謠言,開始於嫉妒我們擁有的令人目眩的財產和我們驚人的美貌。”

“你們Malfoy全都是狗屁(shit)。”Ron大吼。

Draco驚跳起來,“誹謗的謊言!Malfoys絕對不大便(shit)!”

每個聽力範圍內的人都轉頭看向臉有些紅的Draco,即使是Slytherin們似乎也懷疑這點。

“Malfoys不是混蛋(shit)?”Pansy懷疑地問。

“當然不,動物們才會,人們可見,Malfoys有腸可排泄。”

大廳裡一片安靜,這也是為什麼每個人都聽到Harry歎道,“他太可愛了。”

“這詞的用法真是該死的棒啊,Potter,”Draco輕蔑地說,“為了將來的使用方便請你記著吧。”


“總之,‘shit’的意思可真豐富啊,”Weasley喃喃嘀咕,“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哦。”Draco說。

那兩個人離開後,Vince轉向Draco,“你知道,我聽說過Dumbledore是個Gryffindor。”

“所以?”Draco挑眉,“他在第一年就一直在練習這個動作並為此感到驕傲。”

“也許你希望你的伴侶是個Gryffindor。”Vince繼續說。

“你實際上是在建議我選擇Weasley成為伴侶?”Draco猛烈地搖晃他的腦袋,“絕不,斑點佈滿了他們整個家族。”

“斑點?”Vince皺眉了一會,“那些不是斑點,是雀斑。”
“正確地說,是雀斑。我拒絕碰一個Weasley因為我可能感染上雀斑。”

“雀斑是不傳染的。”

Draco降低他的聲音,“他們就是想讓你這麼想。”

Greg靠前加入他們的對話,“如果你不想要Weasley,總還有個Longbottom。你有看到前幾天他的魔藥暴烈撲了他一身嗎?這如何地往下流向他的身體,由過他的胸口,經過那些肋骨,然後繼續往下流向他的...??”

“停止!”Draco尖叫,“為了上帝、人類、小動物們的愛以及我可憐的如果你再繼續我就會撕掉和燒掉的耳朵。請停止!”

他將臉埋在手裡了會。他的父親說過他有一個星期也只有一個星期來尋找一個合適的替代伴侶,而時間正在流逝。緩慢地他抬起頭看向他的朋友。

“決定了,Weasley。”Draco說,感覺就仿佛是宣佈自己迫近的死期般。

Chapter 5

那天晚點時,當三人組從魔藥課上解散出來時,Draco傾靠在走廊的牆上,等待著。

“為什麼你……”Weasley拽住他的長袍,迫使他的臉往前直到他們的鼻子幾乎碰上,“因為你,你這小子,Snape關我禁閉。都是你丟進我大鍋爐的蠑螈眼睛引起爆炸,才害的Gryffindor扣去了20分!”

直到現在,Draco注意到,這場求愛進行的幸好和其它所有的一樣。(S注:其實應該是和以前一樣失敗, 只是小D自以為很成功~ 笑)

Greg和Vince遠遠地站在走廊的另一端,注意到了他們,不確定他們是否該干涉,但他示意他們稍安毋躁。

“我非常地抱歉,Weasley,我實意不是想把蠑螈眼睛丟進你的藥裡,”Draco說,Ron震驚地聽到他的道歉松寬了手勁,Draco猛拉扯開他的鉗制,拉挺衣服上的褶皺,然後給Weasley一個微笑,“我是想將他們丟進Potter的。”

“這是不是暗示我可以將Malfoy壓倒在牆上?”Harry期待地問。

“看在上帝的份上,Harry,”Granger發怒道,她搖搖頭然後目光轉向Draco和Ron,“你最好別管他,Ron,我是女學生會主席而我不想被迫因為你扣除更多分數。”

Ron後退,仍然瞪著他,“我討厭你,Malfoy。”

“那麼我們可真一致,就如我也討厭你般。不過我想和你說的不是這個,我是來宣誓的。”

Draco面對三張震驚地張開的嘴,他注意到Granger的牙齒的確比它們幾年前要好看的多。

“什—什—什麼?”Ron結結巴巴地問。

“我在請你做我的伴侶,我發現我自己——”Draco暫停皺眉,“哦!給我停止嗚咽,Potter,我正在和Weasel商量某些事。”

“Weasel!”Ron發怒,“如果你對我有...對我有那樣的興趣,你是不是至少該試著對我好點?”

“我對你好?”Draco嘲笑,“會有那天的。”

“如果你認為我甚至會考慮娶個討厭的—”

“Ron,”Hermione說。

“傲慢的—”

“Ron,”Hermione再次說。

“飯桶—”

“Ron!”這次她抓住Ron的手臂拖著他離開走廊,Harry跟在他們腳後。

“我連A字母的全部侮辱字眼都還沒說完,”Ron抗議道。

Draco假裝研究他的手指努力想偷聽他們的對話,他聽到的不多,不過有那麼一句他們說的很響,“沒門!”,發自Weasley。當Hermione爭辯時,Potter邊點頭邊鼓勵她,他看向Weasley的目光就仿佛他快餓死了而Ron是整個世界上擁有最後一塊小餅乾的人。”

也許……也許現在是用他的Veela能力攻擊Weasley的好時機,Draco想。

他瞥了眼昏暗的地牢四周一眼,除了Greg和Vince沒有看到其它學生在附近。鬆口氣,慶倖不會被迷戀的一年級生所纏繞,他釋放一點他的Veela力量。

令他厭惡的是一隻鬼鬼祟祟躲在走廊邊緣的耗子猛衝過來扒住他的腿,這也可能不是只真正的耗子,是某種厭惡得、醜陋地帶著銀色爪子的東西。

他把這老鼠踢撞上牆,它倒在那僵了會後緩緩拖著自己離開。

當Hermione和Harry朝他走來時,他猶豫著釋放更多更強點Veela力量,勉強在他們之間向Ron發射。

“Well?”Draco問,“你願意做我的伴侶,使我正式成為世界上最痛苦可憐的Veela?”

“我—我—我。”Ron企求地看了會Hermione然後困難地吞咽,“我允許你追求我。”

Draco愉快地問,“你願意?”

“但有個條件,”Ron又說,“因為你是個Slytherin而且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追求一個Gryffindor,在你對我做任何事前你都必須先對Harry做。”

“什麼!你希望我和Potter討論我的求愛技巧?”

“不,不只是討論,當我說我想事事通過Harry時,我是認真的,特別是包括親吻、碰觸和其它所有事。”

“我為什麼該這麼做!”Draco大叫。

“因為……因為……”Ron口吃不清地混亂表達著,目光掃想Hermione尋求幫助。

“因為Harry正好知道Ron喜歡什麼,”Hermione解釋道,她將她的頭髮甩到腦後,“所有的Gryffindors都知道對方喜歡些什麼,你以為你們Slytherins花來創造邪惡陰謀的那些夜晚我們都在做什麼,你認為呢?學習?玩Exploding Snap?哈!”

Draco盯著Hermione,被這個說法完全震暈了,“我以為Hufflepuffs是唯一一個集體放蕩的學院。”

“我真想被選進Gryffindor,”Greg暗暗嘀咕著。

Hermione推Harry上前,“現在你跟Draco走吧,”她鼓勵道,“確定他明白每件事,我指每一件事。”

Potter熱切地向Draco笑,“我想我們應該越快開始越好,你呢?”

也許Dumbledore不是所有選擇中那麼壞的一個,Draco想。


* * *


“不,你錯了,”Vince斷言,“我清晰的記得那天Honeydukes開始販賣糖衣巧克力,果子心餅乾,我吃了整整兩打變地超不舒服,等Snape給我那胃的藥劑時,我全部吐在他身上了。”

“不對,你吐在Snape身上那天是你和Theodore打賭你能吃掉一百個巧克力蛙,”Greg提醒他。

“我兩天都吐在Snape身上了,”Vince爭辯。

Harry比平常走的更快些,“你的朋友們擁有迷人的對話,”Harry站在通往Slytherin房間的部分地窖牆壁前對Draco說。

沒有回答他,Draco懷疑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這裡是Slytherin的入口?”

“我知道很久了,”Harry回答,“第二年時Ron和我曾經利用複湯藥劑變成你奴僕的模樣,而你帶我們直接進到了公共休息室。”

Draco生氣地瞪向Vince和Greg,“你們知道嗎?”

兩個傢伙搖頭。

“是耶誕節,”Harry提示道,當他們仍然一片茫然時,他再說,“你們是在一間掃帚儲存櫃裡一起全裸醒來的。”

Vince聳肩,“哦,就像這些能幫助我們記憶起一樣,就像那種事沒有發生在我們身上至少幾百次。”

Harry盯著他又轉向Goyle,最後他看向Draco,未說出口的問題懸在他的眼中。

“不,Potter。這件事從沒發生在我身上,我從沒和某個人赤裸著在儲存室裡醒來。”

Greg清清他的喉嚨,“那那一次呢—”

“我們同意過決不再提這件事,”Draco警告他。

“我想這只是Hogwarts眾多奇異事件之一,”Vince插嘴,“像會移動的樓梯,”他說出口令然後進入Slytherin地牢。

Harry想跟進去時Greg拽住他的手臂。

“我欠你和Weasley一次,你們給了我那個注意。”Greg對他眨眼,穿過門口。

“你知道,”Harry緩慢地說,“我過去一直認為,他們兩個人很嚇人—他們都是那麼龐大,但在我和他們說過話之後……”

“他們變得更可怕了,”Draco補充。

Harry點頭。

Draco打理自己,他喜歡在Hogwarts有兩個最令人恐慌的奴僕。




Chapter 6


“首先,我們應該列出一張你和Ron能夠談論話題的單子。”

Draco簡直不敢相信他竟然允許Potter進入他的房間,只因為他開始懷疑那個飯桶身上有臭蟲或多半是骯髒的皮疹,每次Potter看向橫躺在床上的Draco時就會顫抖。

“你真的認為我想和Weasley說話嗎?拜託,我對那個笨蛋不得不說的任何話都不感興趣。”

“那麼也許我們該想想你和Ron在一起時會做的事。”

“你指類似像一起打架或詛咒某些人?或者對人及財產造成惡毒的傷害?或者也許在人們的面前不斷灌輸他們永遠無法像我一樣富有和漂亮?”

“我比較提議Quidditch之類的事,”Harry咕噥著。

Draco盯著他,“你意識到最後一次Slytherin和Gryffindor對戰Quidditch,結果引起一場全然的暴力格鬥。如果我沒記錯,你不得不把Weasley拉離我。”他皺眉了會,回憶起某些其它的事,“然後你攻擊了我。”

Harry一陣臉紅,“哦,是的。”

“你一點也沒有運動精神,Potter。我站在那,在地上,毫無防備,而你直接跳在我身上。”

Harry的臉更紅了。

“雖然我有點驚訝你似乎不是想打我,而是嘗試用你自己的身體將我頂進地裡。”

“我們可以改變話題嗎?”Harry尖聲叫道。

“你也實在不應該在Quidditch賽中將你的魔杖插進你的褲子口袋裡。”

“親吻!”Harry吼道。

Draco眨眼,“什麼?”

“你和Ron,可能會親吻。即使你沒打算常做這,你也不得不因禮儀親吻他。”

“我假設我們必須。”Draco從床上起來慢慢靠近Potter,“Weasley喜歡怎麼樣的?”

Potter看上去好象呼吸困難,“Um……不是很濕,但要使用舌頭。”

“我做的到,”Draco說,然後伸手向Harry,Harry快速摘下他的眼鏡放進口袋裡。

Draco的手放在Potter的肩膀上,他拉他們靠的更近,當他們的嘴唇相碰,Draco聽到Potter因渴望發出的柔軟的聲音。

這使Draco確信Potter在這活動上非常有經驗,在他口中的舌頭不是一個個步驟性的引領,而是很令人渾身燥熱,驅使他想要更多。他仰起他的頭,手向下移動到線條完美的胸膛上。

過了會,他們的唇分開,深吸口氣再重新碰上,這次則更深更猛烈。放在他腰際的手在他身後滑動,然後向下直到它們托住他的屁股。

Draco後退,“我想……”他的聲音僅能從一個呻吟中辨別開。

“嗯?”Harry低語,低頭將嘴湊到Draco喉嚨的肌膚處。

“我想我應該給他買些東西,”Draco邊回答邊再往後退步,從Potter的擁抱中撤開。

Potter看了他一會,嘴持續張開著,“什麼?”

“Weasley的生活裡並不慣用於些高級的東西,比起交談或做些什麼或親吻,簡單地我該運用我的財富盡可能去買他喜歡的東西。”

“那不會有……”Harry的聲音漸漸變小,他將頭埋進手裡,“對,那可能有用。”

“而你認為我的求愛技巧需要加強,明顯的,我是大師。”

“不過只是邪惡之王,”Harry拖長音調的說。

Potter全然的古怪令他短暫的混亂了會,Draco說,“Well,我爭辯不了這點。”


* * *


“Wow,”Ron凝視著圍繞他的大堆糖果盒子,“Wow,”他再次驚歎。

“我請瑞士的這家小巫師糖果點做的,只為你。”

Weasley撕開一個盒子,塞慢一個巧克力進他的嘴裡,“真是太棒了,”他滿口咕咕地說。

“作為我的伴侶,我忠實的希望看到你每樣東西都是最棒的,”Draco疾步靠近,“最好的巧克力……”他的手拂過Ron身穿的褪色長袍,“最好的衣服。”

Harry在一邊小小抱怨,Ron和Draco都忽視了他。

“真的?”Ron笑地瘋狂地問。

“當然,”Draco承諾,“同時,我想我們可以一起去Diagon Alley散散步,準備你的結婚禮物,”他傾前直到他們的臉只有少少的幾英寸距離,“你覺的最棒的掃帚怎麼樣?”

“我會喜歡它的!”

“Ron!”Hermione尖銳地汗。

“Ron!”Harry怒瞪他。

Ron看向他的朋友們,很快他的笑容褪色沒一會又恢復,“你能不能考慮將那把掃帚做為婚約禮物?”他在轉向Hermione前問Draco,“婚約打破後也可以保持禮物,是嗎?”

正當Hermione向失望的Ron解釋在婚約解除的情況下,一方應該歸還所有的禮物時,Draco瞥了一眼Potter,奇怪為什麼這傢伙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仿佛無法決定到底是殺了他還是吻他。他希望Harry打消殺他的念頭,畢竟他之後還有場婚禮要準備。


* * *


“我想是該我們斷然結束一切的時候了,”Harry咆哮地用力將Draco向後推倒在床上。

他希望Potter趕快告訴他他到底哪做錯了,綜觀整場晚餐,每當Draco靠向Weasel時他就一副大驚小怪憤怒的模樣,而當他有意舔去粘在Weasley臉上的一點巧克力時,他顯然反應過度拖著他離開了大廳。

在Draco的注視下,Potter脫下鞋子和襪子。

“你什麼意思—結束一切?”Draco問。

Potter從頭頂脫下他的長袍然後向他以進攻之勢跨近一步,“是時候我們進行新婚之夜了。”

Draco吞咽著更往床後面縮,“我想你只要告訴我他喜歡什麼會比較好。”

在一瞬間,Harry伸手擒住Draco的兩隻手腕,“我想我都會做,你有聽說過麻瓜教室經常玩的一種‘實踐教學’的活動嗎?”

Draco搖頭。

Harry壞透地笑了,“那允許我示範給你看。”

視線掃了一遍房間,Harry的目光定在Draco放在正中央的橢圓形穿衣鏡上,他拖著Draco走到它面前,而他則站在他身後。

“我不認為Ron會喜歡你穿的這麼嚴實,你的衣服會引起太多阻礙,”Harry的手從後往前環住他開始解開他的長袍,當他這麼做時很輕地刷過他的胸膛。等它全部解開,Harry鬆開長袍任由它滑至Draco腳下。

手指向上緩緩爬至Draco的衣領,“你系著Slytherin的領帶,” Harry在他耳邊低喃致使他顫抖,“Ron不喜歡Slytherin,所以很明確地也必須解開。”沒一會,領帶也加入了長袍行列躺在底地上。

Harry現在抵靠在他的背上,Draco試圖前傾卻被環繞在他腰際的手拉了回來,他可以感覺到嘴唇在他後頸移動。

“你還是太正式了,Ron傾向不經意的著裝,我看我們還需要解開那些扣子。”

預期Potter從他襯衫的衣領開始往下動作,當他的襯衫由腰際開始解開時Draco微弱地吸一口氣。在鏡中,他著魔地看著他的手滑入他的肌膚開始撫弄。

他在鏡中搜尋Potter的眼睛,他發現他們正在他身後貪婪地看著他。當他看到Potter移他的手更靠近時他濕漉的呼吸淹沒了他,當舌頭輕觸他的耳朵時他戰慄,所有的時間他都注視著Potter注視他。

一個硬物抵在他下面而他想更後靠抵向它,增加那種他似乎怎麼也得不夠的奇妙摩擦力。

這不該發生,Potter不是被假定製造這些感覺的人,應該是……Draco努力集中精神想找回那位他可能的伴侶的名字。是那個紅發傢伙,總是穿著襤褸的長袍——Weasley,就是他。

“我要撫摸你,”Potter低喃,“現在我手指碰觸你的每個地方,待會都將用我的舌頭碰過。”

Draco閉上眼努力想像他身後的人是Weasley,可他的身體沒有執行他的思想仍然持續翻騰著抵向Potter,他嗚咽出聲。

“不用擔心,”Harry在他耳邊呢喃,“我不會傷害你的。”

Harry繼續的動作證明了他是個騙子,他啃咬住嘴邊的耳朵致使Draco猛然睜開。

他從沒想過Potter能讓他有這種感覺,但Potter不是他要的那位,他只是在幫忙告訴Draco他的朋友喜歡什麼。

鏡中,他的眼睛緊緊跟隨著手越加向下的一舉一動,停頓在他的褲帶上,他在繼續向下前揶揄了會他的緊束。當它擦碰到Draco內褲裡的膨脹時,他呻吟出聲。

Harry沿著他下巴的線條留下點點細吻,“你會喜歡它的,你會非常非常喜歡它的。”

問題就在此,他早已太過地享受它,對象不該是Potter,不是Potter,如果他發覺Draco比起想著Weasley更多地想著他時,他會做某些糟糕的事,某些無法形容地糟糕的事,比如停止。

打定注意,Draco張嘴小聲而嘶啞地說,“Weeeaasel。”

Harry跳離他,眼睛撐大,“什—什麼?”

Draco從沒想到過缺了什麼東西,特別是Potter的身體抵著他,會讓他這麼痛苦地想要他,他必須找回那些美妙的感覺。

“你做這些是為了演示給我看那個低能兒喜歡什麼,不是嗎?回來!然後給我更多。”

Harry的臉翻騰著憤怒的紅色,他離開他勾起他的襪子和鞋子然後穿上,“全都錯了,”他嘶叫著,“一個大錯誤。”他拽住地板上的長袍,“我祝你和Ron兩個人快樂美滿。”

Potter要離開?他不能,他怎麼可以?

Harry靠向門口似乎就是為了證明Draco是錯的,他實際上就是打算這麼做——離開。

Draco必須阻止他,集中他所擁有的每一絲Veela力量,全部聚焦到Harry身上。

砰!身體碰撞上門另一邊的聲音,緊跟著更多碰撞聲,然後更多更多。木門在顫動,門把手卡嗒卡嗒響不停。到處是轟亂,手指甲刮擦的的尖銳聲音,拼命想沖進來。

Harry緩緩轉身面對Draco,“你在我身上用你的Veela力量?”

“是的,”Draco失落地回答,“為什麼沒有用?”

“如果你先告訴我為什麼你不想我離開的話,我會告訴你為什麼它沒用。”

Draco的下嘴唇伸出一副撅嘴的模樣,他看到Potter看了它一會後深吸口氣向他走近。

“告訴我,”Potter催促道。

“我喜歡你所做的,我不想你停止。”

“但Ron才是你要求成為你伴侶的人,”Harry縮小他們間的距離,緩緩說。

“我決定不要他了,我想你成為我的伴侶。”Draco怒瞪Harry,“現在告訴我為什麼我的Veela吸引力沒有在你身上起效果。”

“很簡單,”Harry笑了,“因為我早就被你所吸引,我被你吸引已經很久了。”

“哦。”Draco想了會,“那麼你覺的Vince Crabbe怎麼樣?”

“他怎麼了?”

Draco露齒笑了。


* * *


幾分鐘後,當他們躺在床上互相交換著吻時,Draco突然被一個想法所擊倒。

“你非常地幸運能擁有我,”Draco對Harry說,“Well,你主要的幸福將是我,但你仍然很幸運因為如果我沒有採取主動,我們將永遠不會在一起。”

Draco總是想擁有能讓某人在床上尖叫的力量,然而他不認為這和他想像之中完全是同一件事。

* * *


Vince和Greg成功將一、二、三年級Slytherin學生從Draco的門口趕離,Pansy和Blaise則說服了那些在通往Slytherin地牢斑駁牆壁前學生團隊。

現在Vince和Greg站在Draco的門旁,努力偷聽裡面的對話。

“他們解決完所有問題沒?”Vince問,Greg在透牆偷聽方面非常好,這技術在第三年時變的更加完美。

突然他們聽到Draco大喊。

“我不關心你說了什麼,我不會和Fawkes進行鳥類交配的。”

Greg轉向Vince,“我想他們仍然有更多問題要解決。”




Epilogue



Greg和Vince坐在庭院裡的板凳上,努力提他們自己決定接下來該幹什麼——在Draco找到了他的伴侶再也不需要他們的時候。當他們幾乎決定將自己奴役給Snape教授時,一道尖叫聲傳來。

突然地,Draco沖出Hogwarts,當他面帶恐懼地跑時,長袍後擺在他身後飛擺。

幾秒後,Norris夫人熱情追擊地從他們身邊奔過,Filch在她腳後。

最後Harry飛躍出Hogwarts。

“Draco的Veela力量訓練地怎麼樣了?”Greg問。

“不是很好。”Harry邊急速通過邊回答。

Vince和Greg看著Potter跑在Draco身後,急想從受他吸引的Norris夫人和Filch手上救出他。

“我最好也去,”Greg說,站起身拉挺自己的衣服。

Vince看上去很困惑,“去?哪?為什麼?”

Greg微笑,“Hogwarts裡有位強大的巫師,留有鬍鬚,戴著眼鏡,曾經是個Gryffindor,最近他的伴侶為另一個人拋棄了他,我相信他會需要一個舒服的性服務的。”

看著Greg離開,Vince想知道Dumbledore是否有些知道在他的儲藏室裡會有什麼等著他。


The End
  1. 2014/04/18(金) 22:34:54|
  2. [HP/DM]
  3. | 引用:0
  4. | 留言:0
<<HP [DM/HP] The Elf Prince's Mate | 主頁 | HP [HP/DM] Arctic Fox>>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osetteanalissa.blog.fc2.com/tb.php/56-3f408c1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Analissa

Author:Analissa
這裡放的是我看過的或是感興趣的文章
文章都是未授權的
所以我們要低調...
另,文章以耽美為主
請不喜歡的大大自動避雷~
---------------------
如侵權請告知,會立刻刪文
(鞠躬)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類別

=未分類 (0)
=現代 (7)
都市情緣 (5)
遊戲網遊網配 (1)
靈異奇幻 (1)
=古代 (7)
架空古代 (3)
武俠修真 (4)
=未來異世 (2)
奇妙異世 (1)
未來科技 (1)
=重生穿越 (21)
重生穿越--現代 (4)
重生穿越--古代 (10)
重生穿越--武俠修真 (2)
重生穿越--未來異世 (5)
=HP同人 (139)
[無差] (5)
[HDH] (18)
[HP/DM] (40)
[DM/HP] (34)
[HSH] (3)
[SS/HP] (28)
[HP/SS] (3)
[LV/HP] (1)
[HP/LM] (2)
[其他] (4)
HP同人文總目錄 (1)
=公告 (2)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Chatting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搜尋欄

計數器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