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然,書庫;

一世浮華,只一瞬,看盡繁華;一樹繁花,只一眼,便是天涯。

HP [DM/HP] Ferret's Play

By.Slashy Snitch

Harry變成了隻小黑鼬,作為Draco的寵物。而Draco的Animagus(化獸)是一隻白鼬......
好吧,看到這裡就知道這會是一篇多麼邪惡的文了......



Ferret's Play
By.Slashy Snitch

譯者語:slashpert親曾推薦過的非常邪惡非常甜蜜的文文,^^,恩,呃,那個,要是大家看了有什麼不良反應的話,權當是在看動物世界好了... 另外注解一下,Dook表示小動物開心歡快的叫聲,而Kek正好相反,就是不高興生氣的叫聲,文裏面的小H被變成了一隻小黑鼬




前去變形課的那段路程無聊至極,除開Draco放任Harry獨自行走的那段時間。Harry亦步亦趨地緊跟著Draco,他不願意那位金髮男生被自己所
嚇到。他同樣也希望Draco能夠信任自己。一切都很順利,直到鈴聲響起,人們開始從教室裏一窩蜂地湧出。Harry踉踉蹌蹌地被撞到了一旁,
差一點就被幾個毛手毛腳的學生給踩到了。Draco,不消說,在他再次將Harry抱回臂彎前至少往六個學生腦袋上丟了詛咒。

他將Harry拎到自己臂彎中,仔細查看著它的小肚子,以確保沒有任何擦傷。“你還好麼?”他擔憂地問道,將Harry抱在臂彎中,輕輕搖晃著
,並用拇指溫柔地摩挲著Harry的小肚子。

“Dook,”Harry小小聲地叫喚了一聲,並無法遏制地輕輕戰慄。他被某個人可以用鞋底碾過自己的事實給嚇壞了。他甚至在一個男生的腳差丁
點就要踩上自己時嚇得尿在了對方的鞋子上。

Draco歎了口氣,在他邁開步伐前往變形學教室之前將Harry抱得更緊了。“我會宰了任何膽敢傷害你的傢伙的,Ebony。”他用臉貼著那黝黑的
毛皮低聲咕噥道。Harry微笑,並在Draco撫摸自己時舔了舔對方的手心。“漂亮的小男孩,”Draco寵溺地朝那只伶俐可愛討人憐的小鼬鼠微笑


“Dook dook 咕嚕咕嚕。”Harry飛快地連聲叫喚。

“瞧瞧誰來了,”Hermione朝著Harry與Draco的方向大聲叫道,“鼬鼠男孩和他的甜蜜愛人,”她頗為精明地調侃。Ron,Seamus,Dean,
Parvati,以及 Lavender當著Draco與 Harry的面放肆暴笑。

Draco猛地轉身,眯起雙眼瞪著Hermione與Ron,“瞧瞧誰來了,”他奚落Hermione,“泥巴種和她的親親寵物黃鼠狼(Weasel)。噢,你們買
了Peanut Gallery(注1)!”他用種極端詭異的興奮語氣嚷嚷道。所有的Slytherins立刻如同反擊般地恣意嘲笑開來。Draco不屑地朝著那些
Gryffindors冷笑,“可憐的泥巴種出什麼問題了,黃鼠狼(Weasel)?你不肯幹她了嗎?我不會責怪你的。”他猛地抽身,走向變形課教室。

Hermione與Ron飛快跟上,中途狠狠瞪了Harry一眼。他至始至終乖乖地趴在那位剛剛才奚落嘲笑過Hermione與Ron如今卻一副庸懶散漫架子的家
夥懷裏。他們僅僅為了火上澆油。“Harry?”Hermione詰問,眯起了她的雙眼。

趴在Draco肩膀的Harry瞬間繃直,使得那位金髮男生不得不停止了前進的步伐,轉身。“Kek!”他朝那個褐發女生嘶嘶作聲。他不想讓Draco
知道真相!“Kek Kek!”

女學生會主席重重嗤了一口氣,進一步逼近他,慢慢逼近但又保持了足夠的距離以確保Draco不會因過度的接近而轉身對峙。“Yeah,我懂了!
”她尖叫,“你居然容忍他隨意嘲笑我們。你喜歡和Malfoy粘在一塊,不是麼?”Hermione憤怒地咆哮。

“Kek kek kek kek!”Harry發出嘶嘶警告聲,他的毛髮根根倒立。Draco注意到了。Harry迅速扭身,避開他們,蜷縮成一團蹭著Draco的頸部


Draco摟住他的腰部,輕輕吻著他的頭頂。“不許惹它,Granger!”Draco怒吼,“它不是Potter,你真是個瘋子,滾遠點女間諜。”他冷冷地
哼了一聲,坐進了教室的座位中。儘管Ron與Hermione非常不樂意,但他們還是在McGonagall教授進教室時儘快找了個座位坐下。

“這堂課,”她立即開始了授課,“是基於變形成阿尼馬格斯。”那位上了年紀的女巫嚴肅地講解,“我將會請你們學院中各一個人來教室的
前方演示。但你們絕大多數學生應該是沒有能力完成變形的。只有一些天賦異稟,或者一些有經驗的學生,才能在今天順利地完成變形。還有
,切記,”McGonagall循循善誘,她的視線掃過在座的每一位學生,“僅僅因為你們今天不能完成變形,並不意味著你們將來也辦不到。這都
得因人而異。”

Draco不著痕跡地打了個哈欠,他用手稍微遮了下嘴。這一天看起來真是有夠無聊的。好吧,至少,他還有Ebony陪著他。因為他已經接受過夏
天的額外輔導了,因此他的學習進度要比在座的其他人都要超前,所以現在在他看來所有的課都顯得那麼枯燥無味。

“Weasley先生,”McGonagall教授喊道,“你為什麼不上來試著變形給我們看看呢。”她建議道。紅發鬼倒抽了一口冷氣,但他還是點點頭,
挪到了教室的正前方。McGonagall教授向他示範了咒語以及規範的魔杖揮舞動作,接著退開了。

Ron深深吸了一口氣。舉高了他的魔杖,嘴裏嘀咕著咒語,他閉上眼睛,靜靜等待著。當Ron變形時, Draco和Harry著迷般地觀察著,一小道強
光掠過他們的眼膜。在那道光漸漸黯淡下來時,一小只狐狸出現在了Ron先前站過的地方。

“非常優秀!”McGonagall大聲喊道,“Gryffindor加二十分,Weasley先生。”

一小會後Ron再次變回了自己的形貌,他咧著嘴開心地笑著。“真不賴,”他嘀咕道,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McGonagall教授愉快地微笑,“好極了,好極了。”她讚賞道,“讓我們再請一位Slytherin。”那位上了年紀的女巫說道,目光飛快掃過在座
的學生。“Malfoy先生,請上臺向我們展示下你的變形。”McGonagall教授說道,點點腦袋。

“不如展示下我的屁股。”Draco用鼻息般微弱的聲音低低咒駡,但只有Harry才能聽得到。Harry dook地喚了幾聲,並磨蹭著金髮男生的頸部
,祝願他有個好運氣。“謝謝,Ebony。”Draco微微莞爾,飛快地在Harry毛絨絨的腦袋頂上落下一吻,接著邁步走到教室的前方加入了
McGonagall教授一列。McGonagall教授朝他點了點頭,開口準備示範,但Draco打斷了她。“我知道那咒語,”他表示,接著從她身邊退開幾步
。那位上了年紀的老女巫瞬間瞪圓了自己的眼睛。

Draco翻翻白眼,接著小小聲嘀咕著那道咒語,並切身感受到了自己形體的變化。甚至連道要燒了人眼的強光都不用他就已經完成了變形。幾秒
鐘後,一隻雪白的鼬鼠出現在了原地。Harry的眼睛瞪得圓圓的,他前爪懸空地直立著。Malfoy變成了只白鼬!他跳下Draco的課桌,蹦蹦噠噠
地鑽到了教室的前方,跑到了Draco的面前。

“Dook?”他問道,不停地晃動著自己的尾巴。

那只白鼬挨近他,用力嗅著Harry的臉蛋。“Dook dook!”Draco回應般地喚道,他舔了舔Harry的毛髮。

Harry快活地笑笑,繞著Draco轉起圈來,並時不時地懸空前爪直立著晃動尾巴。“Dook dook 咕嚕咕嚕。”他與Draco交流著。

Draco大聲笑笑,用自己的腦袋蹭蹭Harry,“Dook dook 咕嚕咕嚕,”他也同樣快活地回復對方。

McGonagall教授拍拍手掌,就像Slytherin學院常做的那樣,“非常驚人,Malfoy先生!幹得漂亮!”她毫不吝嗇地讚揚。Draco開心地笑笑,
接著變回了原來的容貌,並將Harry抱回懷中。“Slytherin加三十分!”

金髮男生謝過自己的教授,優雅地踱步回自己的座位,中途與Blaise擊了次掌並朝Pansy微笑。

Harry用種異樣的目光凝視著Draco。他真是個該死的gay。但就他所知,Draco可不是個gay。他們之間什麼都不可能發生。就算Malfoy真成了只
鼬鼠也不可能。

-=0=-

Draco將Harry抱在臂彎中走出了變形課教室,Crabbe和Goyle如同往常一般迅速跟在了他的兩側。他們當中任何一個都對變形一竅不通,對此
Draco一點也不覺得驚愕。甚至連那個泥巴種都不知道如何變形呢!Draco喜歡看著她在整節課過程中都氣呼呼樣子。Pansy曾變形為一隻黑色的
鳥,而Blaise則會變形為一頭美洲豹。

在他們一行人走進Great Hall時,Harry慌忙將臉蛋藏進了Draco的手肘中。Draco坐在了Pansy與Blaise之間,他拾起碟子準備弄點食物。他揀
了片肉餅,將它撕成小塊,手撚著給Ebony餵食。Harry用爪子抱住那一塊肉餅,狼吞虎嚥地將它塞進了小嘴裏,囫圇吞棗般地咽下肚子,以期
待Draco能喂給他更多。

“慢點慢點,”Draco低聲咕噥,朝他焦慮的小黑鼬微笑,“我會把你喂得飽飽的,所以別吃的那麼沒風度。”金髮男生抬起頭望向Gryffindor
長桌,接著不屑地嗤聲,“你總不會想要和Weasley一樣吧。”他哼著,同時輕輕撓了撓Ebony的小鼻子。“慢慢嚼。”他提醒,又遞了一小塊
肉餅給那團毛絨絨的小黑鼬。

Harry用爪子接過,這一次他一小口一小口咬著吃。“Dook,”他吃完後叫喚了聲,舔了舔自己的爪子。Draco微笑,再次拍了拍Harry的小腦袋
,表示對他合乎禮儀的用餐方式的讚賞。Harry接過Draco賞給他的食物,慢慢嚼著,用自己的乖巧以及順從取悅著金髮男生。

Blaise偷偷在Draco的背後湊近Pansy。那位金髮男生太過關注自己的小寵物以至都沒察覺到這個現象。“我認為我們應該儘快讓Potter現形,
你覺得呢?”他痞痞地壞笑著,用狡猾的目光飛快掃過Draco和Harry。Draco在那只小黑鼬快活地啃著麵包屑片時寵溺地吻了吻Harry的腦袋。

Pansy在看向Draco之前點點頭表示贊成。“給它個小碗,Draco。”她愉快地說道,將小茶託遞給了他。Draco露出一抹微笑表示感謝後便將一
些南瓜汁倒了進去,好讓Harry用它的小舌頭舔著吃。那個黑髮女孩在再次回到與Blaise秘談前回了一抹微笑。“我有個主意了,”她低聲耳語


那位義大利男生挑起一邊的眉毛示意心領神會了,Draco顯然仍沉迷於給自己的小黑鼬喂更多的食物中。那位金髮男生的思維比先前更渙散了,
而同時,Granger則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控訴他的小黑鼬實際上就是Harry Potter。老實說,Draco心知肚明。這說得通。但話又說回來,他
不在乎。當然,他明白Harry現在是只小黑鼬,而不是他自己本人,但至少這一次Harry選擇的是他而不是他的朋友。“終於。”Draco頗為酸澀
地想到。

他不太舒服地搖了搖自己的腦袋,並又喂給Harry另一片肉餅。Harry小口小口慢慢嚼著,就像Draco剛剛教導他的一樣。Draco因Harry如此乖巧
馴服於自己而被極大地取悅了。他現在只是希望,在對方恢復原形時別抽身離去。再也別。

伴隨著這樣的想法,Draco將Harry從自己大腿上抱了起來,再一次愛憐般地親吻他的頭頂,使得Harry禁不住快活地叫喚起來。Draco微笑,
Blaise與Pansy細細觀察著這一切,並因他們自己為Draco與 Harry的幸福所籌畫的陰謀而露出抹壞笑。

-=0=-

Draco必須要上的另一堂課,天文學,無聊透頂,Harry舒舒服服地在Draco製作自己的星象圖時呼呼打著盹。Draco在沒有被自己可愛的討人疼
的小寵物的分神下非常迅速高效地完成了自己的作業。在Blaise,Pansy,Weasley,以及Granger面前他假裝自己對小傢伙就是Harry這件事毫
不知情。但事實上他心知肚明,他沉迷於與Harry分享親吻與愛撫之中不可自拔。唯一一件美中不足的事就是要是Harry此刻是人形那就更好了


在鈴聲響起時Draco抱起了Harry,將他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胸口,並在Harry熟睡時親吻他毛絨絨的頭頂。下樓梯的顛簸終於還是將Harry吵醒了
,在他祖母綠般濕潤的大眼睛對上金髮男生的灰眸時,他歡快地朝Draco dook dook地叫喚著。Draco微笑,並再一次無比溺愛地親吻小傢伙的
頭頂。他們非常順利地到達了地窖,謝天謝地,就在Draco走進屬於他自己的級長臥室時Harry飛快地跳下了他的手臂,朝浴室竄去。

“怎麼——”金髮男生剛想開口,接著他注意到了Harry祖母綠般濕潤的大眼睛以及它堅持不懈地撓著浴室門的小爪子。Draco了然般地微笑,
打開了浴室的門,放Harry倉皇慌張地蹦噠到自己的小窩旁。那位Slytherin慢慢走到了自己的便池邊,拉下了他的褲子拉鏈。

Harry迫不及待地抬起自己的一隻小腿,開始尿尿。終於解脫之後,他放下腿,望向Draco,看到對方正往便池裏噓噓。Harry倒抽了口氣並情不
自禁地盯著看。“Dook,”Harry從喉嚨口發出聲低低的叫喚聲。Draco用眼角的余光瞟向Harry,他知道對方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

金髮男生竊笑,並不經意間拽了下自己的褲子暴露出了更多的私處,他注意到了Harry是如何快活地發出一連串的咕嚕聲並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
看的。終於,他搞定了,拉上了褲子的拉鏈,沖了便池,並認真洗了自己的雙手。Harry的神色很明顯地黯淡了。

“來這兒,我漂亮的小男孩。”Draco親昵地喚道,並彎腰半跪至Harry的高度。Harry快活地叫喚了幾聲,飛快奔向Draco,試圖偷偷蹭蹭金髮
男生的跨下。Draco並沒讓Harry多蹭幾下自己的跨下便已經把它拎到了胸前,不過他的胸膛也不錯。Draco微笑,親了親Harry的小腦袋,他當
然注意到了先前的跨下磨蹭。“你真是個非常漂亮的小男孩,”金髮男生貼著Harry光滑的毛皮低低咕噥著。

Harry開心地微笑,並蠕動著用自己小小的粉色舌頭去舔Draco的臉頰。“Dook dook 咕嚕咕嚕 dook dook!”小傢伙快活地叫喚著。

Draco被逗樂了,在自己起身時他不忘把Harry抱到了胸前,接著將那只小黑鼬放到了靠近大理石浴池旁的小盥洗臺上。Harry前爪懸空地直立站
起,並發出哼哼的抱怨聲以求Draco再次將自己抱起,但那位金髮男生假裝沒有聽見。Draco的指尖滑進自己的襯衫下,接著將它拉過他白皙結
實的胸肌。Harry的眼睛猛地瞪大,並不能自己地大聲叫喚著。

金髮男生在內心裏得意地壞笑著,同時將自己的褲子也拽了下來,讓Harry獨自一人糾結於自己的欲望中,並努力壓抑自己充滿愉悅的呻吟。當
Draco褪下自己的內褲時,他抬起一隻手滑過自己平實的小腹,打著圈地來到自己的陰莖上,接著再往下滑,用手指取悅著自己的雙球。Harry
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他除了從自己的兩隻爪子間死死地盯著這一畫面外其他的什麼也做不了。真是太美了,而且看上去很舒服的樣子……
Harry急促地大聲叫喚著。

Harry幾乎要被逼瘋了,他的下身對Draco的裸體做出了最直接的原始反應。這只不過是Malfoy而已,他到底出了什麼毛病?但他無法自拔,只
能瞪大眼睛迷醉般地欣賞著。他眼睜睜地看著那個金髮男生踏進了帝王氣派的浴池,拉上了浴簾,並打開了淋浴頭。Harry的眼睛眯了起來,就
仿佛他光憑著自己的視線就要把那道浴簾撕得粉碎了。

沒那份運氣!

但是,不,Harry不能就這樣放棄。相反,他選擇從盥洗臺上踉踉蹌蹌地跳到浴室地面上,接著邁開小步接近浴池。Harry拱起小鼻子試圖多多
少少吸入些浴簾另一側淋澆在那位希臘天神身上的熱霧。小黑鼬躡手躡腳地鑽到了那被詛咒的浴簾邊緣。悄悄將自己的小腦袋探入,他看見
Draco正在用一塊毛巾溫柔地擦拭著自己光滑的身軀。

Harry,沒做多想,企圖進一步接近那具美麗的身軀。他的小爪子一點點地靠近Draco,馬上就要摸到了……他意外地摔進了滿是肥皂泡的浴池
裏。Harry的前爪子拼命地劃著,胃裏一陣絞騰,他像個瘋子一樣拼命叫喚著,“Kek! Kekekekekekekek!”Harry厲聲尖叫。

奇跡般地,Draco在Harry心臟病爆發之前便將他撈了起來,金髮男生將Harry抱到胸前,“你在這做什麼,我漂亮的小男孩?”Draco對那只小
黑鼬低聲呢語道。Harry發出一連串低低的咕嚕咕嚕聲,並用他毛絨絨的小腦袋蹭著Draco的脖子。位於淋浴頭之下,他已經變得濕漉漉的了。
Draco浮起一抹假笑,他清楚Harry享受這一刻。他低下頭,輕輕親吻Harry的小臉蛋,接著讓Harry爬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小黑鼬dookdook地叫喚了幾聲,伸出舌尖舔了舔Draco的側臉。Draco朝他的小黑鼬微微一笑,接著再次用沾滿肥皂的毛巾擦拭自己的身軀,在
一天的運動之後認真地清洗自己。Harry低下小腦袋,濕潤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Draco的陰莖,他的眼睛在凝視時瞪得圓圓的。愉悅的dook
叫聲情不自禁地從Harry的喉嚨口逃逸,他實在太過興奮以至於他根本不在乎Draco是否聽見自己興奮的尖叫。

聽到了,Draco的確聽到了。僅僅是因為獲知Harry因自己而變得興奮就足以讓他硬起來——它確實發生了,Harry更加興奮地叫喚著,金髮男生
忍不住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他的手掌下滑,摸上自己的陰莖,接著溫柔地摩挲愛撫著那硬得發疼的下體。Harry入迷地凝視著,用自己柔軟的
身軀環住Draco的脖子,並伸出小舌頭細細地舔拭著Draco頸部與肩膀的交接處。

Draco愉悅地呻吟。他閡上眼簾,用頭蹭著Harry的身體,並在對方因近距離地欣賞到他濃密的鉑金色長睫毛而瞪大眼睛時微笑。Harry蹭著
Draco歡快地叫喚著,飛快地用粉色的小舌頭舔過年紀稍大的那個男孩的鼻尖。

“Harry,”金髮男生輕輕喘息。Harry幾乎就要錯過那道低低的呻吟了。但他還是聽見了,他驚恐地睜大眼睛瞪著Draco。而Draco,意識到了
自己的失誤,迅速在自己的腦海中編織可以蒙混過關的藉口,最終,他作出了決定,他閡上眼簾,扭頭避開Harry,裝出一副挫敗悲傷的樣子;
寂寥的表情。他關掉淋浴頭,鬆開了自己的勃起,踏出了浴池。

Harry感覺到有一隻寬大溫暖的手掌裹住了自己,他意識到正是Draco平滑蒼白的手指攬住了自己的腰,他朝那位金髮男生急急叫喚了幾聲。
Draco並沒有像Harry之前歡快地叫喚時那樣露出微笑,而僅僅是將Harry放置到了盥洗臺上。小黑鼬困惑地看著Draco飛快穿戴好衣物。但他無
法忍受這種冷淡的待遇。他想知道Draco究竟忽然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看起來好象他的,Harry的,名字以一種充滿感情的方式流逸出口
後,Draco就變得這麼挫敗沮喪了,看上去他心情低落極了?

“Kek” Harry猛地嘶嘶叫喚著。Draco的視線飛快回到了小黑鼬的身上,他正挑釁般地望著自己。離上一次他kekkek地叫喚已經過去了好長一
段時間了;他平常呆在Draco身邊時總是高高興興地dookdook叫喚著的。“Kek kek!”Harry一聲接一聲叫喚著,眯起他的小鼬鼠眼睛望著對方


金髮男生歎了口氣,完成了他的穿戴,“我很抱歉,Ebony,”他溫柔地說道,但他的眼神始終避開對方。Harry興趣高漲,他前爪懸空地直立
著,幾乎忘記了要表現出生氣的樣子。“只不過是……Harry Potter已經失蹤了好幾天了。”Draco平靜地說完了一整句話。Harry現在可不僅
僅是困惑了,他還非常好奇;為什麼Draco要在乎他呢?那個念頭久久縈繞在Harry的腦海裏:Draco在乎……

搖搖晃晃地蹣跚至盥洗台的邊緣,Harry落下前爪,將腦袋歪歪地耷拉向一邊,“Dook?”他問道,從Draco那兒成功地賺到了一抹虛弱的微笑
。這是他此刻所能做的全部了,也是唯一能阻止他向Draco坦白他的真實身份:Harry Potter;Harry很肯定他總會找出某種法子告訴Draco實情
的。

年輕的Malfoy靠近他,低聲在Harry身上施了一道乾燥咒,接著將他抱起,貼在胸口上來回搖晃愛撫著,“我想知道鼬鼠們是不是也認識Harry
,”他大聲地說道,將Harry帶回自己的臥室,坐在了床邊。Harry望著Draco,迫切地想要替對方分擔煩惱。Harry鼓勵般dookdook地叫喚著希
望這樣Draco就能將他腦子所想的說出來。金髮男生給了他另一抹小小的微笑,接著搖搖頭,“這很複雜,”他對自己的小黑鼬說道,就好象他
知道Harry在說什麼似地。

Harry撒嬌般地嗤了一口氣。Draco難以抗拒地浮起了另一抹微笑。他倉促的計畫看起來實施得相當完美;他成功地勾引出了Harry的好奇心和困
惑情緒,同時,還讓他不自覺地展現出了天真可愛的一面。但這是Draco制定的計畫,他必須將這個計畫繼續執行下去:在Harry仍保持鼬鼠形
態的時候告訴Harry他對他的情愫,所以當他再次恢復人形時他就別無選擇,只能接受Draco對他的告白了,因為對Harry來說,Draco並不知道
自己腿上那只乖巧可愛的小黑鼬就是Harry Potter,而事實上Draco十分清楚Harry就是那只小黑鼬同時也清楚Harry並不知道他實際上知道這個
秘密。

因繞來繞去的複雜想法搖了搖頭,Draco不得不對自己腿上那只舔著他並用雌鹿般濕潤的眼眸乞求著自己的可愛小傢伙繳械投降。他戲劇般地歎
了口氣,躺倒在床上,愛撫著Harry柔軟的皮毛。小黑鼬安安靜靜地研究著Draco,聽著Draco平滑低沉的磁性嗓音,以及金髮男生胸口那有節奏
的起伏。

“我猜那大概是發生在我們二年級時……好吧,也許更早些,”Draco開口了。Harry一頭霧水,那個男孩究竟是從哪講起的?“我一直都對他
抱有某種難以言喻的迷戀……Harry,我的意思是,”他補充說明道,僅僅為了讓他的小寵物領悟自己的意思。“但我認為我真正開始喜歡他是
在我們二年級的期中。”

如果不是因為Draco 寬大溫暖的手掌攬著自己的身體Harry差點就要從床上摔下去了。他神情恍惚地叫喚著。Draco懶懶地微笑,繼續講述。

“我嚇壞了,起初,因為我才意識到自己對Harry無可救藥的迷戀,但Pansy和Blaise發現了,絕大多數是因為我在公共休息室表現古怪。儘管
如此,他們真的非常支持我。”Draco告訴他的小鼬鼠,並確保對方安全地趴在自己的大腿上。Harry毫無怨言,要不是因為Draco自己早就摔下
床去了。“雖然他們很支持,但他們同樣也告訴我不要放任自己的迷戀。假如學校裏有人察覺到了……好吧,我清楚一件事,那就是並不是所
有的Slytherins都值得信賴。但Pansy和Blaise……我用我的生命信賴他們。我用我的一生瞭解他們,這就是全部。”金髮男孩幽幽說道。雖然
這表現得就像他不想再就此問題繼續與Harry深談下去,但Harry知道他想:他在對方解釋時一直目不轉睛地凝視著。

小黑鼬又開始dookdook地叫喚了,他仍為剛剛獲知的實情而驚愕不已。“好吧,好吧……後來,我總是觀察著他。不是那種偷偷摸摸的跟蹤狂
,真的,但足以讓我瞭解他真實的一面。我發現事實上他並不喜歡因打敗黑暗公爵而接踵而至的名聲榮譽。他最愛的顏色是綠色,還有他真的
應該被分進Slytherin的……”Draco安靜地歎息,將腦袋垂向一旁。Harry溫柔地叫喚著,提醒男學生主席他的存在。“但他從未喜歡過我,”
Draco哀傷地繼續,“我真的理解他為什麼不喜歡。因為我對他總表現得像個十足的混蛋。我不得不。”金髮男生低聲輕吟。

Harry慢慢叫喚了幾聲,緩慢但卻持續,試圖告訴Draco他已經原諒他了。他用自己的小後腿直立站起,伸出粉嫩的小舌頭反復細細地舔過金髮
男生的臉龐,他的嘴角,他的下顎,還有他的鼻尖。Draco微笑,吻了吻Harry柔軟的腦袋,引得Harry不由快活地叫喚,並用他的小臉蛋安撫性
地蹭著金髮男孩的頸部。

Draco朝那蹭著自己的毛絨絨小傢伙露出了笑容。他從桌沿抓起魔杖,對自己施了一道咒語,接著他的衣服全都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了他的內褲
。Harry的腦袋從Draco的頸部拔了出來,他驚喜地發現暴露在自己小爪子下的牛奶般細滑的肌膚。他無法遏制地連聲叫喚著,並充滿喜悅地貪
婪凝視著。

在那只小黑鼬用小鼻子蹭著他的乳頭並將毛絨絨的腦袋貼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時,金髮男生細細研究著Harry的表情。Harry是gay麼?這個念頭無
可就藥地深深糾結在Draco的腦海裏。他開始認真回想Harry的愛情生活。他曾在他十五歲時和Ginny睡過……接著是Cho Chang,他和她也上過
床。這幾乎是Hogwarts公開的秘密了。Harry同樣也和Michael Corner糾纏不清,假如Draco的消息是正確的話。那麼說,Harry是個雙性戀?他
不是太肯定。

前門傳來的一陣叩門聲將Draco從自己的沉思中驚醒,看起來,Harry也同樣詫異地被驚醒了。Pansy打開門,她一眼就瞥見Harry正緊緊地貼在
金髮男生裸露的胸膛上,而同時Draco身上什麼都沒穿除了他——微微撐起了個小帳篷的——內褲。她曖昧地朝他微笑,“Mandy Brocklehurst
想知道你是否有空,Draco。”她說道,依舊微笑。

Harry那小鼬鼠的耳朵咻地豎了起來,他微微蹙起了額頭。Mandy是位七年級的Ravenclaw。出於某些原因,他絕對不相信她是想要和Draco一起
學習。他輕輕地抱怨哼哼著,並在Draco胸膛上蜷成一團小球,開始鬧情緒。

Draco注意到了趴在自己胸口的那只悲傷的小黑鼬,他坐起,用手臂抱住Harry。“她想要什麼?”男學生會主席問Pansy。

Pansy輕嗤,“三個猜測,頭兩個根本不值得一提,”她說道,翻翻白眼,“她壓根沒想要學習課程,我可以告訴你這個。”

Harry幽幽歎了口氣,爬出了Draco的懷抱,這讓Draco多少有些不快,並且困惑,“Ebony?”他輕聲問道。Harry僅僅用他那雙呆滯悲傷的大眼
睛回望了下他,便繼續蹣跚走向Draco特意留出一道小縫的衣櫃。他在那用自己的襯衫給小鼬鼠做了個窩,並用只釣鉤固定好,掛在那,Harry
很滿意自己有個能窩的地方直到Draco與那個女孩鬼混完回來。

那個Slytherin女孩的目光從Draco身上,他正悲傷地望著衣櫃,移到衣櫃上,也就是Potter鬧情緒窩著的地方。她在內心裏假笑,所有一切的
確都照Blaise所猜測的方向發展了。Draco根本不想要Mandy,同樣顯而易見,Harry也不想讓Draco要Mandy。

“還有一個選擇,”Pansy悄悄耳語,視線又從衣櫃上挪回她的金髮朋友身上,“我想我可以告訴她你很忙。”

Draco點點頭,歎了口氣。Pansy準備走出房間,但Draco忽然起身,走到了她身邊。“Pansy,”他慢騰騰地開口。Pansy停住腳步,挑起一邊眉
毛,“你對動物非常熟悉,對麼?”Draco問道,用疑問的目光凝視著她。

黑髮女孩點點頭,“魔法生物課是我最優秀的課程。”她說道,眉毛依舊高挑,“為什麼你要這麼問?”

金髮男生稍稍移開目光,再次瞥了眼衣櫃,Harry依舊賭氣地蜷縮成一團。男學生會主席長長地歎了口氣,再次看向Pansy。“鼬鼠可以是gay麼
?”他用耳語般的音量偷偷問道。就連Pansy幾乎都要聽不見了。

但她還是聽清楚了。於是Pansy好意地笑笑,“它們當然可以。”她說道,使Draco臉上的笑容更深了。“鼬鼠與人類十分相似,雄性巫鼬同樣
可以懷孕,就和男性巫師一樣,你不知道麼?”Pansy問Draco。金髮男生搖了搖自己的腦袋,“好吧,還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不是麼?”

Draco點點頭,“謝謝你,Pansy。”他安靜地說道。

Pansy再次微笑,“不客氣,Draco。”她說道,接著離開了男學生會主席的臥室,她扭過腦袋看著Draco關上了門,她的目光狡黠地盯著他臥室
裏的衣櫃。她回到了她自己的級長臥室裏,並在她一眼瞥見Blaise時對他假笑。他正赤裸裸地躺在她的床上,僅僅用一條薄薄的床單蓋住他的
私處。“我想Harry今晚會撈著些樂子。”她說道,爬上了床。

Blaise看了眼Pansy,抓過她的襯衫並開始撕扯著,“你為什麼這麼說?”他問道,將那些衣物拉過他女朋友的頭部。

黑髮女孩爆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Draco問我鼬鼠是否也可以是gay。”她說道,並在Blaise褪去她的襯衫時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

那個義大利男孩在他女朋友的胴體上種下一個個吻,“你認為他們會——”

“Yeah,”Pansy說道,飛快地點點頭,“鼬鼠。他們會像對鼬鼠那樣抱成一團。”

Blaise詼諧地吃吃笑著,接著搖了搖腦袋,“就讓那對鼬鼠玩它們的遊戲去吧。”

-=0=-

Draco在Pansy離去後,關上了門,目不轉睛地盯著衣櫃角落。性愛並不是什麼他所不熟悉的事情,但他還從來沒有作為一隻鼬鼠形態經歷過。
而且他也不能確定Harry是否想要。但他可以試一試。金髮男生抽出了魔杖,在自己身上再次施了那道咒語,在他變形時他切身體會到了自己骨
骼以及肌肉的輕微震動。很快,他就四腳著地,緊貼著地板了。

小白鼬歡快地小步跑向衣櫃,同時為自己能夠擠進Harry留下的櫃門縫隙而感謝上帝。Harry安靜地蜷窩在了懸掛在釣鉤上的襯衫裏。Draco本能
地貼著地面匍匐前行,下意識地在他接近對方時不發出絲毫聲音。當他足夠接近對方時,他能清晰地聽見Harry傷心的輕哼聲,並看見大顆大顆
的淚珠滾落滲透進體型較小的那只鼬鼠的光滑皮毛中。

此時此刻他所能做的一切就是什麼都不說。他明白Harry受傷了,他以為自己今晚要去和Mandy睡覺,而不是躺在床上,像他們一直以來的那樣
愛撫逗弄它。但Draco現在就在這了,而且他正準備糾正對方的誤解。體型較大的那只鼬鼠開始大聲地叫喚,並充滿愛意地蹭著Harry的小身子


Harry用力吸了吸鼻子,抬起小腦袋,瞥見了抵在身後的一抹白色皮毛。他轉過身子,試圖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他又吸了吸鼻子,一聲微弱的哼
哼聲情不自禁地從那張黑鼬的小嘴中逃逸而出,淚珠仍滾動在他的雙眸底眶。Draco就在這兒,細細地舔去Harry臉上鹹澀的淚水。“Dook?”
Harry在對方溫暖厚實的舌頭舔過自己臉頰時輕聲喚道。那只白鼬依舊大聲地叫喚著,並用自己的腦袋蹭著Harry的頭頂
“Dook!”Draco滿懷愛意地叫喚,繼續舔弄著Harry的毛髮。Harry,肚子貼著地面,伏趴著,又一次輕輕吸了吸鼻子,將他的小腦袋埋在了自
己毛絨絨的爪子中。Draco悲傷地皺起了眉,用自己的爪子輕輕推著對方的鼻尖,試圖讓Harry看看自己。Harry沒有,Draco聽見了更多的吸鼻
子聲以及哼哼哀怨聲。Harry又開始哭了。“Dook,dook。”Draco悲傷地發出沉沉的咕噥聲。

小黑鼬搖了搖自己的腦袋,繼續將臉深深地埋在了自己的爪子底下。他現在不想陪在Draco身邊。他想一個人[or一隻鼠?笑噴,well,是我不
厚道]孤零零地呆著。而Draco在自己身上落下的親吻只讓一切變得更糟;Harry被那只白鼬強迫轉過了身,他能察覺到自己的陰莖已經從身下的
皮毛中突起。幸運的是,他仍保持著肚子貼著地面的伏趴式。他感覺到Draco正在自己身後挪動,並用他的身子蓋住自己體型較小的柔軟身軀,
而Harry不由再次感慨保持伏趴式的自己有多麼的幸運。

Draco快速地覆在了Harry的上方,親密地感受到了身下那只小黑鼬因抽泣而輕輕顫抖的身軀。Draco再一次悲傷地喚了幾聲,搖了搖自己的腦袋
,接著故意蹭在Harry脖子邊用力地嗅了嗅。Harry濕潤的大眼睛裏湧出了更多大顆大顆的淚珠,並努力試著不要去想覆在自己身體上方的身軀
有多麼的親密熱情。他在鬧情緒,該死的,他還要將情緒繼續鬧下去!但,顯而易見,Draco另有打算。

一旦那只白鼬發現了對方的敏感點,他立刻毫不猶豫地張開嘴咬住了Harry頸部以及肩膀的交接處。Harry不由發出一聲可憐兮兮的呻吟,那聲
呻吟是那樣的曖昧不清,以至於Draco很難分辨出那是因為疼痛,愉悅,還是惱怒。無論如何,Draco沒有鬆開嘴。他直起身,留意到了Harry在
自己身下所呈現出的癱軟狀態。Draco剛剛咬的地方就是通常母親會咬她們新生兒的地方。那地方的神經中包含一種可以鎮靜安撫身體肌肉的內
啡肽物質,它可以迅速使全身其他地方的肌肉,除了面部外,都處於鬆弛狀態。

因此即使在Draco咬住Harry的頸背處時他仍能夠清晰地聽見Harry哼哼的抽泣聲。白鼬開始拖著身子底下的Harry挪出了衣櫃,蹣跚地靠近床腳
,他靈巧地拖著Harry爬上了原先被自己丟棄在一旁的褲子,他依靠它跳到了自己的書包上,接著是床尾的行李箱上,最後順利抵達了他的
king-sized床上,Harry仍癱軟地趴在他身下。他拖著他們倆一起爬向了自己的枕頭,最終,將Harry放在那兒。

Harry哼哼地抱怨了一聲,用四隻小腳撐起自己,試圖鑽到絲綢枕頭底下。Draco迅速阻止了他,他很好奇,同樣也很悲傷,“Dook?”‘為什
麼你都不看我一眼呢,Harry?’他難過地想著,趴在了Harry的身側。Harry濕潤的祖母綠大眼睛直直盯著Draco的爪子,接著慢慢從白色的爪
子上移到了那位Slytherin的臉上,他發覺Draco正用充滿了渴望的大眼睛看著自己。“Dook dook?”白色皮毛的生物連聲叫喚,這一次的叫喚
聲十分的溫柔。

在Harry搖搖腦袋時他的雙眸中頓時充滿了悲傷。Draco又dookdook地叫喚,一直不停地叫喚,直到Harry再次抬起頭望向自己為止。他挨得更近
了,用自己的頭輕輕地蹭著Harry的,並貼著Harry黝黑光滑的皮毛從喉嚨底發出低低的咕噥聲。這是求偶的叫聲,Draco瞭解,他曾在夏季學習
中從一本書上讀到過。他正在要求Harry與自己交配。

Harry,事實上仍是個人類,並不真的瞭解這種求偶叫聲的含義。但某些——他的鼬鼠本能,他猜——使得他忽然對金髮男生的求偶要求異常熱
情。他渴望盡自己所能盡可能地取悅Draco。想要確定Draco選擇了他而不是其他任何人。Harry先dookdook地大聲叫喚了幾聲,接著從喉嚨底發
出了低低的咕噥聲,為Draco歡快地前後扭動著自己的耳尖。

白色皮毛的生物察覺到Harry抵著自己下顎的耳尖前後扭動著,於是他從喉嚨深處爆發出一連串沉沉的咕噥聲,使得Harry情不自禁地顫抖,並
回應般地dookdook叫喚著。Draco再次挪到了Harry的身後,等待著Harry將尾巴豎起,好讓他的鼻尖探入Harry的私處。“Dook!”Harry猛地大
聲叫喚了一聲,為這種全新的侵入感而忍不住直眨眼睛。Draco懶懶地嗅著Harry的雙腿之間,為這種濃郁的麝香味而迷醉。

他溫柔地將一隻爪子滑到了Harry的身下,讓那只小黑鼬翻過了身,將他已經勃起的陰莖暴露在了Draco面前。Harry害羞地哼哼叫喚著,又一次
用他的前爪捂住了自己的臉。“Dook dook!”Draco叫喚著,朝Harry微笑。Harry偷偷從爪子縫中瞥視,他看見Draco更緊地貼進自己,他的兩
只前爪分別放在了自己腹部的兩邊,而他的陰莖正懸掛在自己的上方,離自己的僅僅只有兩英寸的距離。

Draco為Harry偷窺自己的反應而禁不住微笑。他低下頭,查看他們身體之間,他愉快地看見Harry已經興奮了的陰莖微微漲大。他若有所思地想
著。Harry現在正處於發情期麼?雄性鼬鼠都會有一段發情期的。一定是這樣的,Draco心想。他自己的陰莖是粉紅色的,並已經完全地從身體
下方的皮毛中突起,但它還沒有腫脹。他聳聳肩,將剛剛的想法甩到了一邊,他緩緩將腦袋伏在了Harry的兩腿之間,伸出溫暖厚重的舌頭舔過
對方腫脹的勃起。

“Dook!”Harry大聲尖叫。他弓起背,瞪大眼睛看著Draco滑膩地舔過自己的陰莖。他的胯部從今天早上開始就硬得發疼了,Harry並不知道為
什麼。但看起來Draco溫暖厚重的舌頭在自己勃起上的快速滑動很好地緩解了這種痛楚,Harry著迷般地享受著。“Dook dook dook purrrr,”
Harry欣喜若狂地哼哼著。

Draco微微一笑,繼續舔弄著,非常高興知道Harry享受這種愛撫。Harry的前爪在弓起背時情不自禁地抓住了Draco白色的腦袋,但他又快速地
鬆開了,將鼬鼠的精液噴射的自己一身都是。他低低哽咽抽泣著,癱軟地倒回了枕頭上,Draco正在清理他高潮後的殘餘,他舔弄吮吸著Harry
的陰莖直到不再有精液流出。接著他溫柔地梳理著Harry的腹部皮毛,使Harry禁不住又開始dook dook地叫喚起來。

金髮男生翻過Harry的身子,用舌頭和鼻子舔弄著對方。“Dook,”Draco喚道,凝視著Harry祖母綠濕潤的大眼睛。Harry同樣發出一聲dook聲
,點了點頭。那位Slytherin微微一笑,細細舔過Harry的鼻尖,接著引導Harry再一次蹣跚地撐起後腿。Draco將自己的臉探入Harry的尾巴之下
,用力嗅了嗅,繼續更深地探入,以便更加貼近地嗅弄Harry的鼬鼠雙球。

“Dook,”Harry神情恍惚地喚了聲。他搖搖頭,試圖看清楚對方的動作。有什麼東西非常劇烈地影響了他,但他不知道究竟是什麼。

用力嗅入小黑鼬雙球的麝香味使得Draco的自控力差點就要一潰千里。他要和Harry交配,就現在。他猜測,是因為Harry現在正處於發情期,下
意識地,散發出荷爾蒙以吸引其他鼬鼠,讓它們知道他現在已經為它們準備好了。就像眼下的這樣,他很確定,他自己也在散發出荷爾蒙告訴
Harry他已經接受了邀請。他們讓彼此瞭解他們很快就要到那一步了,Draco無力抵抗衝動。

他再次挪到了Harry的腦袋邊,給了Harry的小鼻尖另一道舔弄,接著鑽到了Harry肚子底下,貪婪地嗅著Harry腿間的麝香味,並又一次將鼻尖
探入其中。現在他的雙球直接在Harry的臉蛋前方晃動著,Harry在能阻止自己之前深深地嗅入一口氣。他神志恍惚地叫喚著,接著繼續嗅聞,
同時覺得自己的兩隻後腿開始有些發軟。

猶豫地,Harry伸出自己溫暖的小舌頭,用舌尖掃過Draco陰莖後方的巨大雙球。Draco驚喜地大聲叫喚起來,用自己的舌頭滑過Harry的臀縫,
使那只小黑鼬因欲望焚身而難耐地哼哼呻吟著。Draco翻到Harry的一邊,飛快地竄到了小黑鼬的身後,繼續貪婪地享受著Harry散發出的麝香。

“Dook dook?”Draco小心翼翼地叫喚了兩聲。

Harry的耳尖飛快地抽搐了一下,告訴Draco Harry已經處於高潮的邊緣了,“Dook !”Harry激烈地尖喊。

體型較大的那只白鼬再一次深深嗅入Harry的氣味,接著爬上Harry較小的柔軟身軀。他舔了舔對方的臉蛋,小心地咬住了對方的肩膀,就是肩
膀上那塊可以使Harry全身其他部分的肌肉鬆弛下來並使Harry完全放鬆的敏感點。他開始撞擊Harry的身後,繞著床上爬,並使Harry每爬一步
都發出可憐兮兮的哼哼呻吟聲。

Draco細心地用自己的陰莖戳著Harry身後的小洞,Harry輕輕叫喚著,鼓勵他繼續。他溫柔地滑了進去,非常小心,生怕傷到身下的男孩。
Harry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開始安靜地輕聲叫喚著。Harry真的非常緊,Draco的陰莖輕輕戳著他的洞口,但不管怎麼說,Draco還是成功地讓
他自己全部滑了進去。在他全部插入Harry體內沒多久時,他就開始撞擊Harry的身後,於是Harry和Draco便一起在床上瘋狂地繞著圈子。

白金鼬鼠的臀部所做出的每一次有力的撞擊都使Harry忍不住在那張巨大的床上踉蹌蠕動爬繞著。Draco領著他們一起靠近了枕頭,他緊緊抓住
Harry的臀部,Harry的前爪無力地搭在了絲綢枕頭上。Draco將小黑鼬按在身下,狠狠地用自己巨大的勃起撞擊著較小那個男孩的小洞,使他們
二人(鼠?)都為此發出長長的呻吟。他抽插得越來越猛烈,當他聽到Harry諾允的dook聲時,忍不住將他勃起中的精液盡數釋放在了Harry的
小洞裏。Harry同樣也達到了高潮,將自己的精液射在了小黑鼬身下的枕頭上。

Draco饜足地長長歎息了一聲,接著歡快地叫喚起來,從Harry緊窒的內裏小心地退了出來,挪身移動到了另一隻疲軟鼬鼠的左邊。他仰躺著,
抬起自己的腿,準備清理自己,但他驚訝地發現Harry蜷到了自己腿邊,小黑鼬的鼻尖挨近了他的雙球,Harry開始細細舔弄起他的粉色陰莖。
Draco快活地叫喚起來,放任Harry蜷進了自己兩腿之間。

他的視線掃過Harry的陰莖,於是他慢吞吞地挪動,挨近,鼓勵Harry分開雙腿,把私處暴露在了Draco眼前,Draco緩緩地將臉埋進了Harry的腿
間。他開始舔弄清理著Harry高潮後的陰莖,就像Harry此刻對他做的一樣,兩隻鼬鼠都盡情地享受著交配後的溫情嬉戲。

Harry繼續著自己挑逗的舔弄,放任自己的凝視從白鼬粉色的陰莖頂端滑到了陰莖後的雙球上,然後再一次迴圈欣賞。他發覺Draco用雪白的尾
巴將他自己的洞口遮得嚴嚴實實的,不允許Harry窺視絲毫。Harry——出於本能地——知道那意味著Draco是支配者(dominant,攻)。他自己
的尾巴則在身後自由地嗖嗖揮動著,將自己的洞口完全展現在了Draco的眼前。這一切都準確無誤地告訴Draco自己對他來說是個完全順從者
(submissive,受)。

而事實上,Draco至始至終都在欣賞著Harry身後的小穴。一些奶白色的精液從那緊窒的洞口緩緩滑落。Draco蠕動起身,為了更好地研究Harry
的小穴,並開始緩慢地舔弄著那緊窒的粉色肌肉,Harry又一次意亂情迷地叫喚起來。Draco從較小那只黑鼬懷中抽身而出,將腦袋挪到了Harry
的頸邊,一口咬住身下小黑鼬的脖子,將他一起拖到了枕頭上。

小黑鼬看上去似乎一點也不在乎這看似粗暴的待遇,放任Draco修長的身軀緊緊地裹住自己。他們用完美的頻率從喉嚨底發出一聲接一聲的沉沉
咕噥聲,直到他們一起墜入夢鄉,在這次親密熱情的性愛後心滿意足地入眠。

-=0=-

Pansy與Blaise在結束了他們自己的床上活動後,又等了將近半個小時才起身打開了Draco的臥室門。兩隻鼬鼠在床上蜷抱成了一團,其中一隻
白鼬佔有性地覆在了另一隻黑色的小鼬鼠身上。“啊啊啊啊,”Pansy看著兩隻小鼬鼠發出了小小的尖叫聲。

Blaise翻了翻白眼,接著從袍子裏抽出魔杖,“Finite Incantatem(咒立停)!”他指著那張床小小聲念道。Pansy與Blaise瞪大眼睛看著
Draco和Harry兩人一起恢復了人形,Draco的身體(只穿著在他變形之前的那條內褲)佔有性地覆在了Harry身上。Harry在Draco的體重下平穩
地吐息著,儘管他仍是完全赤裸的。

“為什麼——”

那位義大利男生噓聲示意自己的女朋友不要說話,接著悄聲走到了床邊,拾起被褥,為了避免床上二人著涼而蓋在了Draco和Harry的腰間。他
走回Pansy身邊,輕聲耳語,“因為,Draco是主動變身為動物的,他是一位Animagus。而Harry是被我們變成動物的,所以當我們再把他變回來
時,他是一絲不掛的——因為在他還是鼬鼠時他就已經是一絲不掛的了。”

Pansy了悟似地點了點頭,理解了Blaise所說的邏輯,“你覺得他們明天會接受這一切?”她平靜地問道。

“我說不準。”Blaise輕聲坦白,“我只能希望Harry不至於在Draco還來不及作出一個詞的解釋之前就落荒而逃。”

Pansy點點頭,接著與自己的男朋友一起走出了級長臥室,衷心祈禱明天Slytherin地窖裏不會是一場恐怖的大騷動。

--END--
  1. 2014/05/24(土) 22:07:28|
  2. [DM/HP]
  3. | 引用:0
  4. | 留言:0
<<HP [HP/DM] Auror School Series | 主頁 | HP [HP/DM] Draco Malfoy and the Secret Underground Vampire Bureaucracy>>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rosetteanalissa.blog.fc2.com/tb.php/95-37d0fef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Analissa

Author:Analissa
這裡放的是我看過的或是感興趣的文章
文章都是未授權的
所以我們要低調...
另,文章以耽美為主
請不喜歡的大大自動避雷~
---------------------
如侵權請告知,會立刻刪文
(鞠躬)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類別

=未分類 (0)
=現代 (7)
都市情緣 (5)
遊戲網遊網配 (1)
靈異奇幻 (1)
=古代 (7)
架空古代 (3)
武俠修真 (4)
=未來異世 (2)
奇妙異世 (1)
未來科技 (1)
=重生穿越 (21)
重生穿越--現代 (4)
重生穿越--古代 (10)
重生穿越--武俠修真 (2)
重生穿越--未來異世 (5)
=HP同人 (139)
[無差] (5)
[HDH] (18)
[HP/DM] (40)
[DM/HP] (34)
[HSH] (3)
[SS/HP] (28)
[HP/SS] (3)
[LV/HP] (1)
[HP/LM] (2)
[其他] (4)
HP同人文總目錄 (1)
=公告 (2)

最新文章

月份存檔

Chatting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搜尋欄

計數器

QR 編碼

QR